第23章亡者的恩泽
作者:拂晓晨星 更新:2019-09-26

    脚下有些踉跄的陈烨,动作迟缓的钻出车厢,掰开了僵硬的五指,扔掉了那枝手枪。在他**有着一摊污痕,殷红的**正顺着衣服流到脚下,和浮尘一起混合成了血红的泥浆。“玩的如何?高兴吗?”龙珀仔细观察着陈烨的表情,似乎就像是在检查玩具的孩子,天真的双眼中满是兴奋的味道,“知道你没死后,我可是绞尽脑汁特意替你安排的这场游戏。”“一直在等你想起留下的那两把刀啊,还以为你会冲出来拼命,没想到你真能下得了手!!”**的脸颊失望地微微鼓起,龙珀叹息着摒退身边的紫袍人,“我还吩咐他们一定要等你的小刀刺到我喉咙时才准出手,唉,结果这么不好玩……”叹息着的龙珀满是狡黠的打量着他,身边两名紫袍护卫冷冷的看着似乎要择人而噬的胖子,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面部不住扭曲的陈烨,用衣角擦去了颊上的血珠,突然露出了一个龙珀都没有想到的表情。他笑了,笑的如此轻松,笑的如此平常……“想想真好笑,这已经是今天第几次有人对老子说:好好活下去了?”一脸轻松的胖子耸了耸肩膀,看着双眉微皱的少年长老,“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一样,非要用命来换老子活命的机会,真是可笑,老子2天欠的人情比20多年欠的还多。”看着神情平淡的胖子,龙珀相反一阵莫名,难道是这个家伙疯了?这个反应竟然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微笑着的胖子相反近了长老,继续着唠叨。“好好活下去,这话说的真容易,老子就像你脚下的一条小虫,死活还不是你的一句话,和他们的命又有关系。”“而且老子背的仇恨越多,活命的机会越少,老子表现的越好,就离棺材越近,是不是,我的长老?”面对着胖子一连串满是戏谑的自嘲,相反感觉无法应对的龙珀目光渐渐锐利了起来,两名紫袍人立刻会意的踏前了一步,一左一右**了滔滔不绝的胖子。“反正老子是死路一条,那能不能让老子死在个风景好点的地方?这地方太潮。”“真没意思。”自己苦心策划的剧本却只换来了半场**,有些失落的龙珀对着禁卫军扔下了这句命令,就在护卫下走向了宝马。“带他去海边,然后让他死在夕阳下。”听到长老的命令,四名禁卫军立刻走了上来,押住了满脸轻松的陈烨**了打头的一辆宝马中,然后笔直驱车直冲出仓库,在一片火红的夕阳中驶向码头方向。“死在夕阳下吗?这也很不错呢。”通过经过特殊处理的车窗,陈烨看着那一轮金轮般的太阳,已经有多少时间没有这样看过白天的景色,短短时间,自己竟然对那阳光有着一种特殊的渴望。自从一脚踏入这个黑暗世界后,所有的经历与回忆就像是电影般一幕幕在眼前回放着,看似短短的时间却是浓缩了无尽的喜悦和悲伤。说不清心中滋味的胖子咬紧了嘴唇,紧紧捏住拳头,指甲深深刺进掌心,鲜血顺着指缝在坐垫上画出了几条殷红的细线。用**的痛楚冲散了心中的苦痛,胖子的眼神隐隐流动着微弱的杀意,那神情就像是慢慢潜向猎物的花豹……很快驶到一处寂静的码头,大海那染成金**的波浪闪动着点点金光,开车的禁卫军踩下了煞车,看着后座右侧的同伴举枪顶住了胖子的脑袋。“OK,小子,我一开车门,就自己走下去吧。”头盔的细缝中传出带着金属振鸣的声音,禁卫军饶有兴趣的看着胖子,似乎在等着那场好戏,“省的我们动手。”“放心,痛苦很短,那火焰的热量会让你很的。”用枪管捅了捅胖子的脑门,右侧的禁卫军将手放在车门的把手上,对着左侧的同伴使了个眼色。看着车窗外的阳光,挤出了一个笑脸的胖子突然将头撞向了前方!!!大吃一惊的禁卫军本能地扣下了板机,呼啸而出的子弹正好掠过胖子的后脑,打碎了左侧同伴的脑壳,在车窗上溅出了一片红雨。还没等他将枪口转回,撞晕了司机的胖子已经将左手的银刀送入了他的胸膛,然后一拧,绞碎了他的心脏。“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禁卫军眼看着三个同伴瞬间被胖子解决,连忙打开枪套,抽出了手枪。还未来得及扣动板机,食指处突然一片冰凉,满脸狞笑的陈烨右手握着破法刀从他指间划过,断指在空中飞扬。惨叫着的禁卫军本能的捂住残掌,动作像猎豹般敏捷的胖子,已经恶狠狠地把匕首**他的脑门。最后,割断了晕倒司机的脖子,因为紧张而用力过度的胖子重重倒在椅背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经过林铃**的速度,再加上紫袍人没有搜掉的两把匕首,让胖子在生死之间有了一搏的机会,终于赌赢了这把大注。不行!要赶快离开!!!长久的失去联系后,车上的定位系统会立刻招来支援!已经算是深谙血族部队习惯的陈烨一把拖过了身边的尸体,开始剥下那套能够隔绝阳光的盔甲。突然车窗玻璃变成了碎块,金光闪动间,一只套在黑色手套中的大手紧紧抓住了胖子的衣领,将他拖入了一片金色的阳光。在这片几乎让人晕眩的阳光中,被重重摔在地上的胖子拉着皮衣,试图遮去阳光似的缩成了一团。“主上编写的最后一幕,觉得如何?”将胖子拖出宝马的那名紫袍人,一脚踩住滚在地上的陈烨,另一名紫袍人则守在车边静静等待着。彻底**在这片阳光下,胖子**血液所隐藏的力量就像油脂般,会被阳光点燃,然后在升腾的烈焰中化为随风飞散的浮尘。“小虫好不容易爬出了陷阱,结果却又被一脚踩死。”但是,完全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在地上翻滚挣扎的胖子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在互相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后,踩住陈烨的紫袍人从衣内抽出一柄蛇形的长剑,缓缓搁在胖子的脖子上。在那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下,陈烨不由剧烈的抽搐着,在缅甸被阳光照耀的痛楚瞬间在脑海中浮现。但很快,那种被火焰焚烧的痛楚却没有出现,惊讶的他睁开了眼睛,模糊的金色光韵中,只有一柄蛇形长剑在闪动着冰冷的寒光。要被杀死了!!要被杀了!!!!蛇形长剑已经贴上了脖颈,在冰冷的剑锋**下,陈烨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那强烈的恐惧,似乎引动了潜伏在意识**的东西,一个陌生的意识从那心灵深渊中浮起,开始渐渐取代胖子的意识!!不!!!!!!!!!!!!!!!!!胖子不由在心中发出了惨叫!!不久前体会过灵魂被替换的感觉再次闪动,自我意识渐渐被黑暗所吞噬,极度恐惧的胖子不由剧烈抽搐了起来!!!不明究竟的紫袍人只能用力踩住陈烨,狠狠一剑刺了下去,从剑尖处传来的却不是那**的触感,落空的长剑只能深深**地面。被踩住的胖子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他身边,挥出的右掌重重切在了他的肋骨之上。发出一声闷哼的紫袍人,立刻被这股巨力扫到半空之中,重重摔在了宝马的前车盖上。忍住剧痛的紫袍人一个猛滚,紧随而来的胖子重重一拳砸在了车盖上,承受不住的车盖立刻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扭曲声,留下了深深的拳印。“开什么玩笑!”眼前胖子闪动的身影几乎变成了一条虚线,既痛又怒间紫袍人不可置信的怒骂着!!身为亚洲四大家族之一,龙家出身的精英御卫竟然抓不住胖子的动作,强烈的耻辱感渐渐超越了痛楚。接连挨了几下重击的紫袍人拼尽全力,渐渐追上了陈烨的动作,眼看一剑就砍中那粗壮的脖子,胖子的身影再次消失了。瞬间,令人眼花缭乱的无数身影在空中闪动,在那片夕阳中,紫袍人彻底失去了陈烨的踪迹,只留下了一片虚无缥缈的残像。“绯舞!!怎么可能!”胸口就像是同时挨了数千下重击,心肺俱碎的紫袍人圆睁着双眼,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死在了地上。看着陈烨疾停下来的身影,另一名紫袍人猛退了半步,那令人无法置信的速度和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新生血族该有的东西!!只有一个久经战阵的高等血族,才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与技巧!!“害怕了?”听着那阴沉的询问,紫袍人惊恐的看着陈烨身上发生的异相,全身的肌肉似乎在隐隐流动,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慢慢开始幻化出了另一个身影。紫色的头发,不住升腾着血焰的双瞳,那越来越清晰的面孔,竟然是如此熟悉的一个身影!!!“害怕才好,杀起来才有乐趣。”两眼中闪动着凶光,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后,陈烨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夕阳的余辉中。如惊兔般的紫袍人硬着头皮,开始招架那恐怖的攻击。对手却像是故意折磨他似的,招招打向他的四肢,这种戏耍带来的痛楚远远要超过**本身的痛楚!!以龙家精英御卫身份而自豪的紫袍人,不由发出了怒吼,但不管怎么拼尽全力,实力差距下他最后的努力只是增添了对手的乐趣。使用武技体术格斗虽然不及魔法对战那样华丽,但每一招都透着致命的血腥。实力差距悬殊的结果,就是紫袍人身上伤口的越来越多,眼前开始发黑的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抵抗,玩腻了的陈烨五指间包裹着一层银色的斗焰,插向了他的心脏。再也不能够承受这种侮辱,只求能够速死的紫袍人就这样听任胖子抓向了自己的心脏,但他那流畅的动作瞬间嘎然而止,就像是失去了发条的玩偶般倒在了地上。用手紧紧捂住胸口的陈烨倒在地上,面色变成一片灰暗,满是痛苦的脸上浮起了紫色的血管,在表皮之上如小蛇般的起伏。不可置信的望着地上的胖子,紫袍人这时才有机会抽出了蛇形长剑,吃力的挪动着脚步。“你这个该死的虫子,竟然,竟然把我逼到这步。”“这……该死……的脆弱身体……”一脸不甘的陈烨双眼喷**着怒火,窒息般抓挠着胸口,然后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死吧,你这个怪物!!”虽然对方有着诡异的力量,但被一个年青的新生打成了这付样子,感觉颜面尽失的紫袍人捏紧了手中的剑柄,高高举起了蛇剑。一道黑色的雷火突然从天而降,化为了一枝黑焰长枪穿透了紫袍人的心脏!!双眼茫然的看着将自己钉在地上的黑色焰枪,那黑色火焰吞噬着周围的光芒。紫袍人伸出双手,似乎想**这柄焰枪,还未接触到那沸腾翻卷的火焰,手掌便已经融化在这燃尽一切的黑焰中。“为什么,伊家的,梵狱黑焰枪……”语气中满是疑问,紫袍人的身躯已经化成了飞灰,在那黑焰吹起的热浪中烟消云散。夕阳的余照下,码头又恢复了一片宁静,面色渐渐恢复正常的胖子躺在地上。在他身边,是两具人形的黑色灰烬,还有一柄渐渐消失的黑色焰枪。直到夕阳斜下,陈烨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疲劳而又痛楚的感觉残留在全身的神经中,他死命的坐起了绵软无力的身体,回味着刚刚那一切。无数残留的意识还在脑中飞舞**,然后散裂成无数的画面,在脑中刻下了无数全新的记忆。就像是一锅开始冷却的沸水般,无穷无尽的记忆和知识慢慢停止了涌动,重新在意识深层组成了清晰的块面。在刚刚那场梦魇中,无数的招式和记忆在意识中结成了狂风暴雨,自己只能作为一个无力的旁观者,听任另一个意识掌握着自己的身体。在那些记忆和知识的驱动下,从血液中唤醒了一股岩浆般的热流,通过血管传遍全身,引发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几乎是无限增幅的力量在身体中堆积,眼前的景物一片血红。自己在那黏稠的空气中高速移动,凭借着原始的兽性,肆意凌虐对手。那不断涌出的血液让那杀戮**变的越来越强,直到感受到那种心脏撕裂般的痛楚,才如断线木偶般倒在地上。想到这里的陈烨突然记起了什么,双眼立刻望向绯色的天空,一个瘦弱的身影正在天幕下飘荡。破裂的紫色裙摆就像是飞舞的火舌,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动,伊玉夜面无表情的浮在半空之中,破碎的衣襟中**出了半边微微隆起的粉红**,还有那白如玉石般的****。那种苍白的颜色更是映衬出了几道刺眼的血痕,鲜血顺着滑嫩的**撒到了空中,然后化为一团黑色的雾气,在微风中消散。看着慢慢落向地面的少女,陈烨突然猛冲过去,一把将她从空中揽进怀里,拼命的收紧了双臂。“你还活着!!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疼啦。”略一迟疑,伊玉夜微笑着伸开了纤细的手臂,抱紧了不住哽咽着的胖子,“本来还有一口气,现在都要给你勒死了。”心神皆疲的胖子,却还是这样紧紧抱着伊玉夜,久久不肯松手,一向如火焰般活跃的少女,在此刻却是如此的温柔似水。“抱歉。”就这样过了许久,胖子才慢慢收回手臂,尴尬地看着怀中的少女。“没事。”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玉夜的粉颊却透出了红晕,连忙拉紧碎裂的衣襟,掩住了**的**。“就帕梵?那个老太婆也想和我拼命,还得再活上一千年才够。”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紧住了心脏,露出笑容的陈烨突然面色一阵惨白,心脏就像是被无数的刀片切割,碎裂般的痛楚不断撕扯着他的神经。全身的血液再次燥动起来,就像是滚烫的开水般沸腾。胖子身体上再次浮现出紫色的血管,察觉到异样的伊玉夜立刻将手掌抚上了胖子的额头,一股寒气顺着全身的血脉开始游走。额头上那冰冷的触感渐渐抚慰着**的痛楚,身体失去控制的陈烨在玉夜**而又芬芳的怀中,嘴唇无力的开合着。“别再逞强了,否则你的心脏会碎裂,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五根纤纤玉指封住了胖子的嘴,玉夜一脸的爱怜与痛惜,“你这个新生对于太古之血来说,是一个太脆弱的容器,随时会有崩裂的可能。”在那奇异的寒冷下,胖子很快连蠕动嘴唇的能力也失去了,只能用疑问的目光求助似般望着少女。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相拥着,源源不断的寒冷气息从玉夜身体中传来,驱散胖子血液中灼热的温度,然后潜入经脉,慢慢平复那沸腾的血液。浑身**的胖子就像是抱着一块千年寒冰,灵台慢慢开始平静。“你想问的我都清楚,我慢慢的解释给你听,你先看下自己。”松开了盖着胖子的五指,右掌在空中轻轻一招,被夕阳染成金黄的海水中慢慢升起了一股细流,无数水珠在玉夜掌上汇聚,慢慢化成了微微荡漾着的水镜。艰难的转动着眸子,胖子惊恐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满头的紫发,闪耀如宝石般的紫色瞳孔,这再也不是那张属于自己的面孔!!美丽而又精巧的五官,变得细致而又修长的身体,去掉那几份男子才有的气概,这,几乎就是林铃的容貌!!!!!!“很惊讶吧,只有纯血的族人,才能将自己所有的生命寄居在另一个人身上,这就是我族传说中的魂之传承。”伊玉夜轻轻抚弄着陈烨面颊,不由一阵苦笑,魂之传承虽然不算什么高深的伎俩,但那种将身体彻底碾碎的痛楚却是如同地狱般的煎熬。看胖子刚刚的身手,应该是完全继承了林铃的全部力量。回想当初自己修行时,光是练习的痛楚已经让人无法忍受,林铃竟然可以坚持到将最后一颗生命精华滴入胖子口中,这份心意实在是无法考量。“虽然林铃是5代族人中最年青的一个,但光是两千年的修炼和纯正血统,对你来说,已经是一笔莫大的财富。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完全不畏惧阳光的在白日中行走,你可以随意操纵五代长老那令无数血族羡慕的力量,而且更为珍贵的是那两千年的回忆,已经是无法想象的赠予了。”伊玉夜一边轻轻讲述着,一边将自己的意识投入了陈烨的身体,那因为过度使用力量所造成的崩裂已经开始停止,胖子的生气正在渐渐恢复。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体,重新将神念抽了出来,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脸郑重的看着胖子。“有一件事情**警告你,虽然林铃已经将全部的力量都送给了你,但你这新生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脆弱的瓷瓶,如果长时候负载那庞大的力量,就会四分五裂经脉寸断而亡。”“那这力量只是一种负担了。”寒意已经从**消失,渐渐取回了对身体的控制权,陈烨苦笑着问道,“我该怎么办。”“林铃的回忆就是你的回忆,按照回忆中的方法锻炼自己。以你现在的身体来说,最多只能负载三分钟,超过这个时限,首先你的心脏就会碎裂,然后开始经脉一寸寸的被烧毁,明白后果了?”点点头的胖子慢慢撑起身子,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取出一个指环,满脸郑重的放在了玉夜手中。“你曾经说过,只要在力所能及之处,就可以答应我一个愿望是吧?”“没错。”将黑玉戒指戴回了手上,伊玉夜看着胖子,微微点了一下头,“但是你不会愚蠢到想让我和芙蕾去帮你报这个仇吧?!如果是要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倒是很快就能帮你达成这个愿望。”“当然不是,伊台辅大人。”胖子尴尬的看着水镜中的自己,那种充满黑暗气质的美貌实在是有点过于**了,“我就一直这个样子了?”“如果你需要立刻能够变回来的,只是暂时的基因转换,但是你真的确定不需要优胜劣汰一下?”双眉一挑,玉夜好奇地望着胖子,“还有,你怎么知道这个称呼?!”“不,那些记忆还乱七八糟的堆在脑子里,只是似乎我应该这么称呼你。”胖子用手捶了捶脑袋,满脸苦闷的晃着头,那些杂乱的回忆又开始慢慢浮现,不时在脑中留下了一些残像,“我想求你的是另一件事情。”“说。”“请送我到一个有希望可以让我报仇的地方!!”“好!!”伊玉夜看着浑身坚毅的陈烨,用力点了一下头,用手提住他的衣领,化为一道虚无的黑影,消失在那残留着半边夕阳的海平线中。(连载已结束,谢谢关注。)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