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千年帝国海军上校 更新:2019-09-26

  [[[CP|W:500|H:373|A:L|U:]]]缩退炉的余力遍及全舰化作朝舰底的人工重力,在船壳外壁都有着稀薄微重力存在的真空中,没有任何基于礼仪或形式的开场白,刀刃不断交错撞击出火花。

  数分钟之内的时间里,过千之数的利刃相交令真开始露出些许疲态,每一次的挥刀都是以极限的力量和速度将刀刃送出,理所当然会有如此的反应。

  每一次挥刀使出的力气和碰撞生成同等的冲击力交互作用在身体上,隐约能听见耳鸣的同时,肌肉、骨骼、神经都在隐隐作痛。无论怎样的不情愿,速度、力度都开始出现下降。

  与之相对,【星霜】的速度越来越快,,刀刃变成凛冽的光线不断聚集叠加,眼前爆炸出山洪瀑布般的光芒。密集如雨的攻击全数加诸真的肉体之上,鲜亮的红色人形飞上了半空,又被微重力捕获,摔倒在甲板上。

  仅仅片刻之间,羽压倒性的力量就将真逼入了败北的悬崖边。

  虽然是惨不忍睹的狼狈,不过全身上下并没有致命伤,驾驶服、头盔、维生装置也没有破损,总算是暂时保住了性命。

  “那种刀背造成的钝击伤要不了人命的,现在可以老老实实躺在那里欣赏胜利的终幕了吗?人类历史迄今为止规模力度皆为最大的一次变革即将完成,这里可是头等VIP席位。”

  透明长刃抗在肩上,黑头盔的面罩转向水蓝之星的方位,仿佛地平线那样无限延伸至群星海洋彼岸的白色甲板上,漆黑的手套伸向那片蔚蓝用力握紧成拳头。

  炮口完全张开,毁灭大地所需的能量已经积蓄完毕,只要一个想法、一道命令,世界就会毁灭。   宇宙、行星、人类——   万物众生匍匐在脚下,乞求着宽恕和生存。

  人类千百年来大一统的梦想此刻由神圣银河帝国达成,光芒四射的帝国及其支配者粉碎了所有挑战,在漫长的未来也不会再出现任何愚者胆敢违逆——   “还没完呢,我还能打……!!”

  喘着粗气,连话语的完整性都是艰难地维持,肋骨似乎裂开的样子。就算没有断裂并刺进肺叶,这具反复被G力压迫、刀背劈砍的肉体还能站起来,支撑着再次对羽发出战斗宣言并举刀相向,简直就是个奇迹。

  人类的世界并不是只有【必然】和【正确】之类的定义存在,过于偏执本身的立场而忽略周围,封闭了自己的心,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会变得稀薄甚至断绝。   封闭的独裁体制下会产生这样的恶果。

  ——看着弟弟转向自己的脸,真立即悟到了这个遥远的结果。

  明明已经攀上顶峰睥睨万物,事态的发展也正如计算的那样发展,面罩下却是没有任何表情、面具般的脸孔。

  无聊的空洞,连傲慢、蛮横、自私、轻率都不是。只有无法填上的洞。   “以现在的状况,绝无可能战胜我吧。”

  淡到连情绪都不掺杂的话语挥发着,处于俯瞰一切的位置所带来的余裕脑内作响。

  “不用再做任何缩短寿命的举动,新旧世界的交替已经完成了。”

  刀尖勉强抬起,脚步踉跄虚浮的就像一具活尸,真一步步的向羽逼近,将没有温度的恶意大声的顶了回去:

  “哪来的新世界!连现在和过去的一切都全部予以否定的世界不过是在缓慢等死的过程罢了!!”

  好累、好痛。连喊了这么几句话都想要倒在地上,只想着不理任何事情,好好地大睡。

  大脑不受控制的反映身体需求,真却不想就此顺从羽的恶意和灵魂深处窜起的疲惫,不能放任人类从大战的梦魇跳入另一个名为【独裁】的诅咒,那条万劫不复之路绝不可以踏上去。   “除了接受,不存在其他选择。”   连章法剑技都谈不上,只是随手一挥,真就被打飞了。

  完全脱离战斗的定义范围,单方面的施加暴力痛殴而已。

  “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自我调整来适应新的生活方式。人的适应力就是如此确实有效,你也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才是,至少能活得久一些。”   “……你还能活多久呢?”

  撑着甲板,难看的扭动身体爬起来,组织起的语句让羽短暂陷入沉默。

  “50年?70年?100年?也许会用什么怪技术让寿命延长到大家都想象不到的数字吧,不过啊……羽,像人类那样出生、战斗、死亡才是我的风格,而不是去当没有心的肉块。”   “……这算是你的觉悟?还是作为ACE的矜持?”

  “……这么好的机会不用来耍酷就太可惜了。再说我可一点都没有输给你的打算,那样的无聊结局我可一点都无法忍耐!!”

  如起舞般的旋转身体,所有的疼痛、疲惫被热血的暴风远远甩开。视界中只有被远远击开的星霜剑和羽带着一点讶异的表情。

  对切断和他人之间联系的空洞灵魂没有屈服的必要,握刀柄的右手再次旋转回水平位置,左手推动刀根。面罩下的红瞳急速贴近到一纸之隔停下时,刀锋已经削开质地良好的驾驶服质料刺入左胸,利刃毫无阻碍的沉入肋骨之间。

  空洞的表情在刃锋抵上心脏的那一刻碎裂,温柔喜悦的笑容浮现于眼前,迎着刺进身体的刀锋跨前一步让铁块从背后穿出,羽紧紧抱住了真。   【这样就好,这样就可以了。】

  无法理解送进脑海的低语,只是依稀间想起初岛那个小小的码头,母亲也是这样拥抱自己低诉最后的慈爱。鼻腔里隐约有淡雅的香味,弟弟松懈下来的样子和母亲的面孔重叠在了一起。

  好熟悉,这种被拥抱的感觉,以前也和弟弟这样相拥过。

  遥远记忆储存的感觉浮现的瞬间,真的额头一带闪现淡淡的虹光,时间停止了流动,拥抱自己的躯体、圆圆的红色液珠、就连远方星海中构成放射束的粒子运动也止步于此刻。所有事物静止下来,只有额前绽放的淡薄光芒朝前方及左右四周延展,逐渐和羽身上的气息混在一起,最后化作洗去真视野内的血红,向四周扩散的光芒。

  ——人类的可能性源于内在,欲了解宇宙,必先了解自己……   自己的声音?不,不是的。

  思维被光笼罩融合,自我意识和概念变得稀薄。不过,那个贯彻冷静意志的声调是羽的特质。   这是怎么了?

  对未知的现象和感觉,人类本能激发了恐惧反应,真下意识的想从光芒中抽身。   ——绝不因为恐惧未知而止步。

  自己说过的话被光芒复诵,抚平恐惧和羞愧的波澜,真任由光芒填满自己的内在,人类的温暖不断放大,眼前出现了幽蓝光芒。

  理性智慧之光,Orihalcon的海之光从黑暗中的一点开始膨胀,最终化为羽翼的形状,光芒照耀下的黑色金属巨人黑色巨人亮起血红的双眸,粒子湮灭的生命之火正在核心胎动。   “Angra.Mainyu启动系统状况良好,无异常。”   “粒子湮灭能量转换率98%,偏差许可范围内。”   “【朗基努斯】适配良好,无异常。”

  作业员欠缺情绪的声音不断报告着机体某部分的状态,有条不紊的固定节奏给人莫名的安心。   “终于完成了啊,世界第一的MS。”

  空间中第一次涌现情绪化的声音,充满小小自豪的灿烂笑声中透着属于青春期少年的阳光。   “完成了……是啊。”

  身畔传来低沉的回应,女人的声音与其说是情绪低落,更像是压抑伤感的强作镇定。

  翠绿短发、深蓝眸子、雪白肌肤以及姣好精致到雕塑般的五官,爱娜转过来的侧脸透着为人妻母之后女性特有的成熟、贤惠。即便身上的衣服款式是类似医务人员的白色工作袍,淡淡的甜香还是随着头部动作挥洒至空中,一直拂过鼻腔。   美貌下的填充物却尽是悲痛和难以释怀。

  “我从来没有这样希望这架机体不要完成,甚至有过破坏这项作业的念头,可是……我真的不想你再驾驶MS上战场,真的,一点都不想……”

  这倾注了莫大悲伤的语句,只要是尚有感知之人听到,恐怕都会为之心痛吧。胸口隐隐发出撕裂的痛楚,少年的声音再度开口:

  “抱歉,这都是我的任性所致。明明知道你的想法和愿望,却连小小的满足你都做不了。除了这样的手段,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可是背负数十亿的恶意和诅咒而死这种事情……!!明明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战争也都快结束了。政治、战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会到此为止,很快就可以有全新的人生……”

  宣泄情绪的语句被呜咽吞没,无法完整吐出的感情团块在体内翻腾,难以支撑这沉重压力的身体缩了起来,伴随呜咽起伏的背影是那样无助。

  那双颤抖的肩膀揽入怀中,无言的微笑将安抚心灵的重量和温度一点一滴注入爱娜的身心,还有未及出生地新生命内。

  “我是自愿做出这个决定的,这是我的意志、我的任性。世界和人类不能止步于慢性自杀的和平饲养,也不能耽于冷战式的危险和平、更不能重返彼此厮杀的灭亡之道。全新的可能性就在我们眼前时,要做的唯有守护,并在恰当的时机展现。否则,留给后人的只能是份量愈发沉重的黑箱,还有被扭曲的未来。”

  如同乔治.格莱恩那时一样,开启门扉的人或许只是单纯的心存善念,祈盼世界就此可以通向美好的未来。然而人世并非简单的善恶二元论就可以区分界定。单方面的善意和恶意几无分别,恶性也同样不是无价值的存在。彼此间互为表里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和运作。太过突然的加入未知混沌导致了脱序。人与人之间增添了更新更多的差别,由此引发联动的冲突。最后在有心者的刻意操盘下,繁衍出扭曲的恶性循环。

  “现在世界再度来到变革的门扉前,【调停者(Moderator)】的出现将成为实现人类彼此理解的契机。同样也有可能是诱发新纷争的火种。能够毫无障碍的与他人理解沟通,甚至直接与Orihalcon人工智能共享理解信息的人类新亚种——【调停者】,大众面对这一新出现的未知时,恐惧、无知和差别会让人群再度拒绝理解。歧视、敌视和纷争也将浮出水面。为了防止这些,完全的准备是必不可少的。”

  【调停者】,比COORDINATOR更进步、更加适应宇宙生活的新种群。这些词语对已经满目疮痍的地球圈来说不啻于颠覆体制的诅咒,倚赖畸形体制持续运作的既得利益者必定会毫不犹豫的采取行动,扼杀这尚在摇篮中的新生事物,放眼遥远未来的祈愿就此被尘封遗忘。

  “必须有人为未来铺路奠基,不仅是为了下一代,也为了现在还在努力生存的人们。”

  怀中的肩膀还在随着抽泣和呜咽而颤抖,鼻翼摩擦着有甜甜香味的耳鬓,满怀期待和骄傲的笑着:

  “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喔,不论男孩女孩都可以用呢。”   “是……是这样吗?”   “伊织,伊织.飞鸟(Iori.Asuka)。”   “伊织……吗?”

  编织生命、赞颂生命——复诵出新生命之名,理解这个名字含义。爱娜甩去了阴霾,幸福的光慢慢绽放扩散,吞没了四周。

  七彩虹光包容着意识,重新取回自我。在过于宏大宽广的光之空间里令自己感到虚无渺小,如镜像般倒映自己的少年对自己投以注视,眼神中不复刺的皮肤疼痛发麻的锐利。温柔、平静同时还有着旅人看见终点时的轻松超脱。   “你究竟想怎样……?”

  压抑情绪和过多疑问的声音颤动着,虹光随着真意识起伏而波动,绚烂的光芒中,弟弟朝自己点了点头。

  “人们要接受像兄长这样的【调停者】需要缓冲时间,这场大战后同盟的参与国都会陷入一段衰退的低潮,地球和PLANT两大阵营在面对这一全新存在时会出现一段无力应对的空白观察期,这就是机会。”

  这么说着的羽既无讽刺也无侮辱,只是淡淡的陈诉事实和谋略、

  “兄长、基拉和阿斯兰作为拥有多数民众所崇拜支持的战争英雄,乘此机会提出奥布复兴的诉求,两大政治集团出于地缘政治平衡及民意的考量是不会拒绝的。以此为基础,【调停者】的避风港完成了。”

  “可这样不就是从两极对抗变成三足鼎立吗?而且【调停者】都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社会大众对此的反应,这些问题……”   急切的疑问撼动空间,之前的问题也依然在心底发酵。

  “正因为有这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存在,我诉诸了这样的手段、这样的道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仅仅是名为【羽.飞鸟】的人类,还是人世间一切恶意具现的象征,也是人世间一切善意的镜像。”

  心防在答案揭晓的那一刻崩塌粉碎,理解了那个内容和蕴含的一切想法后,填满内心的只有无尽的哀伤跟悔恨。

  这场战争、整个计划的源头就是羽选择自己作为镇压住一切怨念诅咒的活祭品。将世间已经发生的和将会发生的恶事由一己来承担。借着世人对自己的恐惧憎恨转移对出现【调停者】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并且就连【调停者】本身也能顺理成章的解释为【独裁者支配人类的邪恶技术给受害者带来的后遗症】。

  在绝望的沙漠中不厌其烦的寻找着一粒希望的温柔少年,以全世界都能获救为目标。选择了舍弃人类本质在内的一切,成了被人人怨恨再怨恨、永不超生的悲哀活祭品。将一切的罪责都延揽于己身,以自身作为恶之镜映衬出世人的善意。

  “最先经受植入Orihalcon的PLANT本土民众中应该会出现第一批【调停者】,然后全世界都会陆续出现。到那时候,大家都会很忙吧。不过兄长的背后有着包括V.V、白泽在内诸多同伴的支持,莎朗和储存在她那里的的技术资料也能为你提供协助,兄长一定能撑过去的。”

  “傻瓜……你这个大傻瓜!!你就这样走了,爱娜和你的孩子的怎么办?露娜又该怎么办!”

  任性的摇着头,紧紧抓住光粒虚像的肩膀,口中的话语最后变成了幼儿般的呜咽:

  “我……该怎么办才好,你让我……就这样……背负着弑亲的罪业……苟活一世吗……”

  “不是这样的,哥哥。这个行动源于我自己的意志,不是任何人的责任。【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这种推卸责任的话,我说不出口。身为世界的一份子不能只是自怨自艾,切实的采取行动改善世界是我的想法。以最低限度的牺牲达成这样的目标,哥哥应该感到自豪才是。”

  ——不是任何人的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自己就应该承担下来。和小时候一摸一样,羽就是这样笨拙而善良的一路走过来。

  “你这个人总是这样,连你也这样擅自离开我……!!”

  “大家在等着化不可能为可能的英雄归来呢,我的时间已经到头了,哥哥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守护这个世界,让可能性的种子延续下去。终有一天,人们是能够跨过门槛、真正实现彼此理解和信任的。这样的未来要花掉多长时间,只要生命还在延续,通过遗传因子这具时间胶囊,终会有到达的一天。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任性。我看着哥哥、基拉、阿斯兰还有雷奋身作战的样子。我相信可以将一切交付于你们,放心的离开了。”

  羽的光影,还有与自己生命因缘的羁绊在解脱的语音中逐渐稀薄暗淡下去,从脚底开始化作粉雪状的光粒飘舞到空中,融于虹光的波澜。

  “不要!不要就这样走掉!这种事情我办不到啊,明明有才能的那个是你啊!!”

  嚎泣和悲鸣从溢满哀伤的身心里不受任何控制的冲了出来,状况却毫不理会真顾不一切的呼喊祈愿,也不受他的感情所左右。羽渐渐化为无数的光粒,完全和温柔的彩虹融为了一体。

  “这是……我最后的……任性,请和大家一起……好好活下去吧。”

  最后的温暖传递至体内后,光芒和羽都已经远去。眼前只有数亿星星照亮的虚空,其间已经看不到平行对射的光轴,残骸的浪潮横向涌过眼前。紧抱住自己的弟弟此刻已经被冰冷的真空所包裹,一切反应都没了。

  抖个不停的指尖抓住失去力量的黑色驾驶服,开始僵硬的肉体并不给他任何回应。面罩下的面孔像入睡一样展露着笑颜,无论如同得了疟疾般抽搐的双手怎样摆弄,陷入永眠的肉体只是随之晃动,一丁点的回应也不曾有过。承受重量的胸口只感到痛楚的洪流,悔恨的泪水决口般流个不停,怎样的呼唤也拉不回只有一次的生命。   战争结束了。

  以数万生命的逝去、千百倍于此的悲恸在人类世界沉淀为代价,祈祷和平的愿望实现了。

  那一刻全面爆发的绚烂光芒带走了此地众多的残留思念,失去肉体的思念沿着彩虹铺就的大道飞舞,脱离一切烦恼愁苦,朝那没有束缚的彼岸远去了。

  众多思念中的一道看了一眼拼命想将温暖注入怀中冰冷肉体的真,停顿了片刻后奔驰在模糊空间与时间概念的光之道上,降临于最后的拜访之地。   “爱娜大人!那位……那位大人……他……”

  缪拉失去情绪控制的悲泣在沉默支配下的中央管制室里回响,明明早已知道这样的结局,不知道为什么涌出眼眶的泪水夺去了全身的力气,最后瘫坐在了地上。

  “您的大志是绝对没错的……我们的……目标……可是……您就这样走了……”

  耳朵里涌进缪拉语无伦次的呻吟,爱娜什么也没说。而是因为她比任何人都先一步理解了状况,并且接受。此刻莫大的悲痛席卷了全身,一直辐射到周遭的空气里。   【爱娜】

  虹光中模糊的人影伸出了聚集光粒成型的手掌,从因果律的转轮中脱离的思念从光芒中传出撼动人心的呼唤。   “你来了……”

  因为腹中育有新生命而变得迟钝的身体站立起来,修长的手掌伸向那道超脱世界的光芒,指尖触上熟悉的面容,喉咙中榨出混杂了各种激情的颤音。光之臂包裹上女性的手,虚无的重量和切实的温暖跟爱娜重合在一起。

  想要抱紧却无处可抱的光芒在胸口震动着语句,眷恋、不舍、遗憾、幸福……众多感情和那个人的气息一起注入胸膛,留下最后的温柔,羽的影像失去了形状,随着彩虹的洪流一起消失在视界的边界外。

  爱娜呜咽着弯下了身子,紧抱着胸口那团逐渐消散的温暖。无论怎样想要留住这股暖流和光芒,所能作为的只有动摇触及之人的心灵,让灵魂与之共鸣的恸哭……

  隶属帝国的战舰纷纷射出【停战】的信号弹,MS和无人机同步脱离战线返回各自的母舰。

  有如千百祭典烟花的信号弹花丛中,体型最为巨大的战舰伯伦希尔号合上了【雷神之锤】的炮口,女武神修长的胴体在永夜中开始转向,对眼前异象已经目瞪口呆的人群无聚焦的注视着巨舰在星海中调头。   “真大人也请离开这艘不详之船。”

  跨过真空的稚嫩童音拂过真的感官,模糊的视线里只有已经冰冷的弟弟,搂紧那具肉体在怀中,不想让任何人再去惊扰他。

  “本舰已经化身为Mater的灵柩,您这个样子只会让我困扰。”

  甲板下弹出数支机械臂,维修船壳的钢铁毫不费力地将羽从精疲力竭的真手中夺走,将他远远抛入太空之中。   “爱丽丝,等等……!!”

  “我的Master是羽.飞鸟大人,除此之外我不会奉仕任何对象,现在请让那位大人安睡吧,一直以来,他已经太累、太累了。”

  浮现眼前的虚拟少女提起裙角,面带微笑点头行礼后,视网膜上再也找不到那条滚满蕾丝边的连衣裙。红色人影怔怔的漂浮于虚空,如羽毛般落入赶来的∞.Justice掌中。

  最后那恬静洽淡的微笑,在真的眼中和妹妹真由往昔的面孔叠合在了一起。

  不再关注游离身边的微小生命,白色巨鲸跃动这身体,追逐那道思念的光带,从所有人的视野里脱离,向着彼岸翱翔而去了。   ##############   CE79年,奥布初岛。

  一辆宝石蓝轿车在海岸线公路上疾驰着,车载播音设备正在放送新闻节目。

  “……基于战后世界和平发展的共识,同时为了日后太阳系外类地行星的开发移民协同各国的行动。《人类统和邦联宪章》的起草工作终于进入了尾声,预计将于下月在月面都市哥白尼由各邦联参与国代表签字生效。”

  “【末日科技管理委员会】法定责任人真.飞鸟主席将就最近南美地区小规模冲突中,冲突双方违反《限制末日科技军备化公约》中的相关条款,使用Orihalcon人工智能以及无人作战兵器一事提出要求核查的动议……”   “都停战5年了,还不是全然的天下太平啊。”

  轿车稳稳停入泊位,女主播感性的声音也消停了下来。发出抱怨的女车主打开车门张望了一下四周,发色偏近紫色嫣红短发女性阖上车门,漫步于鲜花簇拥的海滨小道上。

  那场决定人类命运的大战已经是5个春秋之前的事情了,意图满足一己私欲而以暴力来扭曲世界的独裁者羽.飞鸟在终战时殒命,其苦心经营的帝国也随之土崩瓦解,人类和世界又一次得救了。

  连年的战争让各国的国力濒于凋敝,民众早已对战争感到厌倦。无力进行任何军事动作的各国随即展开了一系列多边谈判。停战一个月后包括奥布独立、PLANT获得自治权,各方退回开战前的国境线等内容在内的《停战宣言》由各国签字批准生效。

  而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由于战争遗留问题以及客观技术进步,承认Orihalcon型自律人工智能以及能够直接与之沟通理解的特殊人群[调停者]之存在,今后将以法律形式赋予其平等合理之地位。】——这样的条款。

  舆论及民众多少受到了一些冲击,不过大家对意识形态、种族差别之类的热情早就被燃尽了。小小的骚动持续了三周之后,所有的关注又转向了战后重建复兴上去了。

  由于ZAFT的【海狮作战】,五大氏族的成员多数在战争中死亡,剩下阿斯哈家、萨哈克家也影响力下降。新生的奥布更名为奥布共和国,同时改制为议会制国家。在战后的一年里,接受复兴家园感召的奥布海外难民陆续回国,同时还有从PLANT迁居过来的新移民加入。现如今战后的第五个年头,这个国家基本上恢复到了战前的繁荣状态。

  除去国家本身的底子就不错,新移民带来新技术等因素,【末日科技管理委员会】这一国际公立组织的存在同样不可忽视。

  独裁者虽已死去,但其遗留下来的技术和产品还存留着,其价值怎么估量都不过分。不论出于公理还是私利,各国一致同意创立一个专门处理这座宝库的公立组织,由其确实承担起【管理末日科技】这一责任义务。其领导责任人为奥布出身的大战救世英雄真.飞鸟。提供协力的是其战友以及同为英雄基拉.大和,阿斯兰.萨拉,雷.查.巴勒尔等人。加上组织总部设立于奥布,无形中也提高了奥布的影响力。

  鲜花步道已经走到了尽头,眼前剩下的尽是些崎岖的海滩礁石。历经潮汐海涛的冲刷和炮火雕琢的岩礁滩边缘,海风吹拂过一名女性的背影,翠绿色短发微微扬起,一头黑发的小女孩从母亲的腿边钻了出来,认出走来的嫣红短发女性后,兴奋地从母亲身边跑开迎了过去。

  背衬在夕阳的余晖之下,隐约可以看见女孩眼眶中那双充满活力的红瞳。   “露娜妈妈。”   “小心点,伊织,别摔倒了。”

  露娜小心的抱起有如小动物一样缠上自己的伊织,然后笑着问候另一人。

  “你还好吗?爱娜。我想你多半又到这里来了,所以就找过来了。”

  “真是抱歉,不过……总觉得只有这地方,【他】的气息仿佛就在身边一样。”

  容貌一如往昔的美艳动人,但憔悴依然无法从脸上完全去除。

  爱娜在战后没有被以战犯罪名起诉,不过还是被软禁在家半年之久。顺利分娩了伊织后,在大家的帮助安排下,由缪拉陪同她带着一众子女移居到了奥布。

  在此期间,露娜不止一次建议爱娜搬到更高级的公寓里——最好是她家,这样也可以减轻些负担。可是每一次都被爱娜婉拒了。虽然暂时放弃了这些念头,露娜还是继续力所能及的帮助爱娜全家,渐渐地,孩子们和她也最为熟络。

  “……我也这么觉得,多半这里是他人生的重要之地的关系吧。”

  伊织年幼的脸庞上,露娜依稀看见羽面容,然后愉快的笑了起来:

  “他如果见到故乡大变化了一番的话,也会很高兴吧。”

  “会吐糟吧,【还不尽人意啦】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话语也许会说哦。”   “那种话就是死鸭子嘴硬啦。”   “他那个人……比一般人更在意面子。”

  说不清嬉闹还是斗嘴的交谈中,眼前的夕辉出现了模糊的身影,黑发少年站立在水天线的虹光里,温暖人心的笑容正对着她们。

  这个世界还在摸索中前进,即便有些磕磕碰碰,有些不尽人意。但世界并不是丑陋到无可救药,人与人之间除了杀戮,还可以互相信任,携手前行。

  羽是这样想的,并且相信着这一点。就算是此刻也一定以鼓励欣慰的眼神看着人类吧。

  带盐味的风抚过两双沾染泪水而视线模糊的眼睛,恍惚间看见少年点了点头,随着虹光一起消失了。   “那个人是谁?”   抓紧母亲的裙角,露怯怕生的童音随风而动。   “那是天使哦。”   “天使?”

  迎着伊织无邪的困惑面孔,露娜擦拭过泪痕的脸绘出自豪与肯定的笑颜,骄傲地回答着:

  “温柔坚强的注视着世界,注视着人类。衷心的祝福着万物的天使,那个天使今天也在高兴的看着伊织,看着大家吧。”   ——全书完   %%%%%%%%%%%%%

  全书至此已经全部完结,感谢长久以来一直关注和支持本书的诸多读者,没有你们的支持,《Destiny恶魔之翼》未必能走到今天。至此中秋佳节之际预祝各位读者合家团圆,幸福美满,事业有成,中秋快乐。

  不久之后本人又会因为工作的关系而移动大概半年左右的时间,不过在此可以预告,在明年春节后会进行原创作品并上传,届时还请诸位赏光支持。再次感谢诸君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