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作者:颓 更新:2019-09-26

episode恶魔的证明

“你知道计算机专业的那个男生吗?”

“你是说……?”

“好像是叫杜……杜测?杜沢?我想起来了,是叫杜泽。”

“啊,你说的是他啊,当然知道!听说他耳朵不好,是个怪人,总是一个人自言自语,做些奇怪的动作,他们班上的人也不怎么接近他。”

“嘿嘿,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有个死党是他们专业的,偷偷告诉你,其实那个男生好像能看见‘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你是说灵异体质?”

“宾果!所以那家伙才总是在‘自言自语’,其他接近他的人也总是莫名其妙地就避开他,因为有‘那些东西’在他身边。”

“这种传言你也信?”

“才不是传言啊!你知道吗,上星期国贸那班人不是扔铁饼打破了玻璃吗,坐在窗边的杜泽愣是一点都没受伤。”

“是恰好走开了吧。”

“那时候杜泽绝对坐在窗边,我死党亲眼见的!那些碎片就是完全避开了他!”

“这么神奇!”

……

杜泽听着走廊经过的两个男生之间的交谈,瞅了瞅身边让他变成校园灵异传说的某人。

注意到杜泽的目光,修微笑地问:“怎么了?”

杜泽摇摇头,猛然意识到这就是刚刚的男生说的“奇怪动作”,摇到一半的头顿时僵住了。自从他开学了,修就这样一直隐去身形跟着他上学,其他人看不到修,却会本能地避开修所在的地方,因此造就了众多的诡异传言。

某只蠢萌想了想,在一众认真上课的学生中毫无由来地摇头做小动作,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这货今天没吃药,整个人萌萌哒。

而且杜泽这一摇头,马上就坏事了。

“靠窗边的那个男生。”高数老师敲了敲讲台。“看你摇头,是对我刚刚讲的话有意见?”

在全班人的注视下,黑发青年僵着一张脸站起来,一言不发地与高数老师对视。高数老师眉头一皱刚准备训人,却没来由得感到了危险——他像是被一只野兽盯上了。高数老师腿一软靠在讲台上,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坐、坐下吧。”

杜泽刚矮下一半身体,整个人就僵住了。

「修……!」杜泽无声地喊出身后那只兽族的名字,就在刚刚,原本坐在他旁边座位的修挤到他身后了,如果他这一坐下去,刚好会坐在修的大腿上。

修伸出手将杜泽揽在坏里,为了防止自己鹤立鸡群,杜泽只能猫着身体半趴在桌子上,由于他坐最后一排,座位的扶手也很高,所以一时半会儿看不出什么异状。

【放我下来。】

修瞥了一眼杜泽传来的纸条,不但没放,兽尾反而缠上了杜泽的手臂。

“听他讲多无聊。”修蹭了蹭杜泽的脖颈。“不如做一些有趣的事吧?”

【我在上课。】

“回去我教你。”修满不在乎地说:“昨天我用人族形态看了看,不是很难学。”

——学霸不要来拉仇恨!少年你知不知道高树(数)上曾经挂(科)过多少学生的尸体!

“或者考试的时候我在旁边给你说答案。”

……不、不要这么可耻地诱惑他堕落啊!更可耻的是他心动了啊!

杜泽只能眼睁睁看着修的尾巴啪的一下将他的高数书抽得合上,那人的手已经从衬衫下摆探了进来,沿着他的腰线来回抚摸。

“你不用动。”修舔了舔杜泽的耳朵。“只用感受我就可以了。”

“……!”

杜泽趴在桌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脸,以免自己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或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所幸修还是非常有分寸,只是抱抱亲亲舔舔咬咬——不要弄出明显的痕迹啊萌主大人!qaq

“杜泽,你昨晚没睡吗?看你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下课后,来收作业的班长问了一句。

杜泽看似冰冷实则哀怨的目光向旁边平移。“……没睡好。”这是实话。

“看得出来。”班长非常理解地点了点头。“昨天被蚊子骚扰了一夜吧?脖子后面全是红疙瘩。”

杜泽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听到趴在他身上的侏儒发出吃吃的笑声,耳朵背全红透了。

经过慎重的思考,杜泽还是决定向修提出一个小小的,恩,建议。

“现出形体?”修反问道。

杜泽郑重地点头,这是他思考了一宿想出的对策,其间还被不满他走神的萌主狠狠“惩戒”了一番。只要修出现在其他人面前,能被其他人看到的修自然没法直接对他做出这样那样的事了。此外还有一个好处是,修绝大部分的种族形态是不能直接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的,无论是兽族、侏儒、精灵还是龙族都要经过一些乔装改扮,天族和魔族基本不可能让人看见了,这样一来,只有人族和亡灵形态可以使用了。

人族形态的修非常好说话,杜泽的如意小算盘打得啪啪响,亡灵形态的修也不热衷于欺负他,这一箭双雕的计划堪称完美——

……个鬼!

蠢萌读者彻底忘记他家的萌主大人外貌的杀伤力有多大了,一页知邱设定的修完全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杜泽和便装的金发青年前往教学楼上课时,某只蠢萌发现他简直寸步难行。

“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

“可以做个朋友吗?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

“啊!我曾经在梦中见过你!”

杜泽无言地盯着眼前一脸激动的少年——没错,是少年,眼前宣称修是他梦中情人的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汉子。原来萌主的魅力已经到达了男女通杀的地步了吗吗吗……

修没有说话,拉着杜泽走开了,在修的气场下,没有人敢阻拦金发青年的脚步。

即使走开了,杜泽仍然可以听到那个少年远远地在喊:“我真的见过你——那时候你不是在找一个叫‘’的人吗——”

……?!

杜泽猛地看向修,修对杜泽笑了笑,坦然道:“恩,他见过我——因为我曾经召唤过他。”

召……唤?

“就像是创.世神将你召唤至那个世界一样,我想见你,所以曾经召唤过这个世界的人。但‘条件’好像弄错了,我没有召唤到你。”

……、……哎!?

杜泽醍醐灌顶,当初打击太大,他只顾着自怨自艾,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件事——既然创.世神都可以把他召唤到《混血》中,没理由成为至高神的修做不到啊!

——不对!杜泽皱起眉,他想起最重要的一点:不是他不相信修的能力比不过创.世神,而是他们两个具有本质的差距——

“你知道了……”杜泽微微开启了口,再也没有神秘力量堵塞他的声音:“世界的真相……?”

井里的青蛙如果想要将池边的青蛙叫进来,首先它必须意识到井外还有青蛙,知道它从井底望的那片天并不是整个世界。这条真相看似薄薄的一层纸,但没有外力的帮助,鼓里的人终其一生也难以看透,所以规则在最后才会不顾一切地阻止杜泽说话,因为世界的真相一旦被得知了,它就会被思考,被观测,甚至□□涉。

“恩。”修伸手将飘到杜泽头上的叶子拂去,话语也像是那落下的叶子轻飘飘的没有丝毫力道。“我毁灭了世界,所以我得知了世界的真相。”

短短的一句话,其中所蕴含的信息让杜泽感到喉间发涩。自从修来到他身边后,两人都没有提起《混血》世界的事,他们分离的那段时间仿佛是一个禁忌,说不出,碰不得。杜泽想问修在他离开后的事,想问修是否真的毁灭了那个世界,想问修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他想问的有很多很多,然而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过幸福,所以不愿去揭开幸福底下堆砌的白骨尸堆。

杜泽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很是奇怪,像是老旧的收音机,意义不明地复读着:“毁灭世界……”

修站在那里,微风轻轻吹着他的金发,细碎的发尾被阳光镀了一层绒绒的边,英俊的面容完美得不像是人——他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知道‘无之证明’吗?”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祗凝视着这个世界的人,温柔的笑容依旧好看得让人感觉不真切。“在这个世界中,它被称为‘恶魔的证明’。”

杜泽本能地摇头,呆呆愣愣地听着修的解释:“恶魔在这个世界是想象中的生物,如果要证明它存在很简单,只要找到恶魔便是完美无缺的论证;但是要证明‘没有恶魔’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纵使找遍了全世界都没有找到恶魔,但无法证明恶魔只不过是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认为‘有’的人都可以说,恶魔存在这个世界中,只不过你现在还没找到而已——我相信你存在那个世界里,只不过是我还没找到而已。”

“所以我不停地找。”修轻描淡写地说:“直到我想起一条关于你的线索:在你离开之前,曾经有个人对我说我会后悔——我确实后悔了,所以我拼出了他的碎片,想要找到。那个碎片告诉我,整个世界只有它知道你在哪里,只要我毁灭世界,它就把你还给我。”

一丝残酷划过金发青年的嘴角,却将那名完美得有些虚幻的人描绘得更为真实。

“我找不到你。我毁灭了世界。”

一句一段,简简单单地陈述了两件事,其间的逻辑关系带着无人能承受的沉重。杜泽的呼吸被压得微不可闻,他想起当初在梦中和时间回廊中见到的画面。即使已经成为了晦暗的过去,但那时候只能只能旁观不能介入的无力和悲哀让杜泽忍不住说出迟来的提醒:“它在骗你……”

“我知道。”宛若天空飘过了一片乌云,隐约的暗色在修蔚蓝的眼睛中流转,他伸出手,不轻不重抚摸杜泽的后颈,似掌控似安抚。“除了你,我无法相信任何人——但我需要毁灭世界,因为我要论证你的‘无’,就像证明恶魔的存在一样。我开始一点点摧毁世界,将你有可能‘躲’的地方一步步缩小,让你再没有了‘躲’的余地。”

杜泽不由自主地抖了抖,那人的话像是织成金笼的栏杆,一根接一根螺旋地插在他身边,封死了所有活动的空间。他其实是知道的,现在待在他身边的那个人看起来非常正常,但这恰恰说明了他的不正常,宛若一颗即将爆炸的星球,无尽的力量极致地压缩在某一点,只缺一个小小的原子或者说引爆点,就会释放出毁灭性的能量。然而即使那股力量再怎么恐怖地收缩膨胀,只要没有引爆点就会始终处于一个扭曲的平衡。杜泽就是那个引爆点,所以他老老实实、心甘情愿地守着那个已经疯狂的人。

“我毁灭了世界,证明了它的谎,也验证了你的‘无’——既然这个世界没有你,再回忆起你的特殊,我意识到你很有可能来自世界之外。”修轻声道:“于是我发现了‘世界的真相’。”

创.世神是因为找不到自己的起源而发现了“世界的真相”,而修则是凭借绝对的力量和与他的记忆找到了“世界的真相”。

杜泽的嘴巴开合了数次,却始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修的手指从杜泽的后颈绕到前方,轻轻捧住了杜泽的脸颊。

“我在世界里找不到你,所以我要去世界外找你。得知世界的真相后,我开始能看到世界之外的规则。”修的眼睛微微闭合,似是回忆。“很多很多的规则,感知这个世界的规则、召唤这个世界的规则……还有前往这个世界的规则。”

一阵风吹过,似乎想要将修的声音吹散,借此抹去那叛逆的话语。

“我知道世界的真相,我是大气运者,我等到了世界创始人的准许,所以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短短一句话讲述了修来到这个世界的三个条件,杜泽震撼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薇薇安他们无法过来,因为他们不知道世界之上还有个世界;创.世神无法过来,因为他不是大气运者,没有规则的庇护,所以他注定要死;只有修,他是《混血》的主角,能在那个世界活至永恒,在得知世界的真相后,修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条件未达成——等待世界创始人的准许。

杜泽想起之前看到的幻觉,只觉得寒意从心底蔓延。

在那片四处封闭、什么都没有的黑暗中,修就这样一直等待那或许完全不可能出现的“资格”?当初修在时间之轮外边等了四年就失去了理智,从两个世界的时间对换比例来看,这个人究竟是如何度过那将近无限的漫长时光?

杜泽不敢想,因为那实在是太沉重了。单是想着那种世界毁灭后的虚无和黑暗,他就已经要窒息了。

“为什么……”杜泽的声音像是从喉咙中滚出来的,干涩并且沙哑。“一定要……准许?”

他只是在喃喃自语,没有疑问,更多的是悲伤和不平,然而修却给出了答案:“因为规则。”

风越来越大,然而即使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修并不大的声音依旧清晰无比。

“那个世界有规则,这个世界也有规则;那个世界规定了每天晚上升起两个月亮,这个世界规定了夜空里只能有一个月亮;那个世界规定了混沌大陆悬浮于虚空,这个世界规定了地球存在于宇宙;那个世界规定了生灵满足条件可以成为神灵,这个世界规定了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才能穿越世界屏障。”修轻笑着说:“每个世界的规则都是由‘上面’决定的,无论多不合理,哪怕是即时的毁灭与重生,只要创始人写下,那便是规则。”

杜泽听得直发愣,他呆呆地仰望天空,仿若窥见了某种禁忌的真实般感到不寒而栗。

修安抚地按着杜泽的脖子,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笑得很开心。

“闭上眼睛。”

杜泽下意识地听从了修的指令,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感觉照在眼皮的光先是一暗,然后猛地变得极亮。

“可以了。”

杜泽睁开眼睛,望着眼前巴洛克风格的奢华城市失却了所有的语言。

这里是……天空之城?!

杜泽的瞳孔猛地紧缩,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对面,在那里,一群人似乎在百般无聊地等候着什么。当其中的短发盗贼注意到这边时,他的神情一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嘿!怎么这么慢才回来?贼爷等得都快发霉了。”

“小主人,杜泽少爷,好久不见。”

“修大人/陛下,您回来了。”

「杜泽,好想你^^」

“锵锵~”

一只红金色的鸟飞过明亮的天空,轻柔地落在杜泽的肩膀上,火凤凰歪头瞅着自家母啾,用小脑袋蹭了蹭杜泽的脸颊。杜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他近乎机械地转头,傻乎乎地看向身边的金发青年,思绪乱成了一团。

“出去的时候,我遇见这个世界的创始人。”修微微低头,极近地凝视杜泽的黑眸,被倒影沉淀成墨蓝的双眼中尽是满足和叛逆。“我向他拿来了这个世界的创造权。”

这个世界的至高神亲吻着黑发青年的眉心,迎回了他唯一的爱人。

“欢迎回来,杜泽。”

***

锦衣终于在某次作者招待会上逮住了某只呵呵兽,面对跑过来找他算账的自家编辑,一页知邱只是非常和蔼地说:“我把《混血》给别人了。”

“给谁?!”

“《混血》的主角。”

“……”锦衣无语了一阵。“你还在坚持你那个‘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的奇思妙想?如果你打算开一本关于这个题材的新小说,我双脚支持你。”

一页知邱呵呵了一下,然后问了一句。“你听过‘缸中的大脑吗’?”

“那是什么?”

“假设你的大脑被邪恶的科学家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大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大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你的大脑传送信息,以使你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你来说,人、物体、天空——整个世界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你的大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加入一段美妙的初恋或者难以忘怀丑事。”

一页知邱看向已经完全被绕晕的锦衣。

“那么,你如何确定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

“如何确定……你不在一本小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