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风雨琉璃 更新:2019-09-26

阿玉昏迷了,就在那无边的黑暗中游荡,虽然他及时的在空间壁障破裂的瞬间就立即自杀,回到了现代,但是那空间壁障破裂对他的灵魂依然产生了影响,在回来后,这魂魄依然处于受创的状态,这让他从自杀后就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开始能听到外头的一些声响:

“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啊?居然连这么大的漏洞都发现不了,要不是阿玉这小子运气好,人机灵,这个时候估计都已经光荣了,这可是咱们这儿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不是你们工作失误是什么?“

这好像是组长的声音?这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也是,好歹是他手下的兵,他这要是也不出头,那可就失了人心了,阿玉心里很是欣慰,觉得自己很是幸运,有个能替他说话的人,听着这话头就知道是在和技术部的人扯皮,恩,等自己醒了是不是能多要点补偿什么的,顺带请组长喝上一杯?

这个时候阿玉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些,而不是第一时间想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得不说,阿玉的心不是一般的大啊!或许这就是死啊死啊死习惯的好处了,他竟然都没想过自己已经死了什么的,只想着好处了。

“就是,就是,阿玉这么好个人,可惜了,都昏迷多少天了。哎,倒霉孩子啊!这伤了魂魄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这个声音也很是熟悉,好像是那个谁谁谁,啊,是了,是那个精神病医生的,这家伙怎么也在?还有什么魂魄。这家伙说话怎么也不着调了?不是一般都是说什么脑电波的吗?

“这事儿真的不能怪我们,那里头除了阿玉,就一个穿越的,我们没有发现也是可以理解的嘛,这么大的空间位面,多出一个人的漏洞真的很小的,谁知道那里还有两个重生呢!这重生可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也没法子检查啊!都是等着有了空间扭曲才能发现的事儿啊!”

这个声音不知道,不过听话头也知道,这一定是技术部的人,看看,理由多好,等等,两个重生?这是哪两个?恩,那个什么桃谷七仙一定是穿越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东方不败和林平之是重生的?乖乖,两个变性人还有这优惠待遇?难道说他们已经悲惨到了天地大震的地步了?细想想,好像还真是有点那个啥,不说别的,人东方不败可是被设计,诱惑,到了最后变得不男不女的,也许一开始他以为最多只是不能当个正常男人,那里能想到最后变得喜欢男人这么恶心?林平之更是悲惨集中营的存在,果然,可悲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也总会有为他们不平的,就是老天爷也不例外啊!

“少找理由,不管怎么说,这四个啊!四个人呢,你这不是让我们自己同志去送死嘛!这都什么年代了,干个业务员都能送命,这以后还有谁来咱们单位干?这要送命的活计,就是工资再高,也不成不是,更何况我们单位这要求高的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们要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估计咱们就等着下头的人都辞职吧。”

阿玉想吐血了,他刚才还为组长为他说话高兴呢,一转眼人家不全是为了他啊!这是怕事情闹大了,下头没人啊!

“阿玉多好啊!就这样了,还记得吧《永乐大典》给弄回来,就这份敬业的精神,就不是一般人啊!魂魄受伤,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呢,前儿明心道长还来问,说是能不能请咱们的人去一趟东晋,把葛洪的一些失传道藏给弄点回来,我还答应了,这可怎么好啊!我都观察了好久了,这么些人里,也就是阿玉有这个本事,估计能完成这事儿,没了他,咱们在培养一个,可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道长?这和道长就有什么关系了?阿玉脑子很乱,他觉得似乎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看清楚过自己的单位,甚至连那些个工作人员他都从来没有弄清楚过,比如这个精神病大夫。

阿玉也是当过道士的,听到他的几句话,在想想以前他的一些用词,还有一些动作习惯,他突然发现他一直以来以为很有些童趣的精神病大夫确实更像一个道士而不是一个医生,阿玉大惊!

到底这单位基地里,有多少人都是表面身份和实际身份有着巨大区别的?他不明白,若是真是他猜想的这样,那么这所谓的穿越,所谓的系统,所谓的位面经历又是什么?

就在阿玉自我怀疑的档口,他不其然又想到了这段他昏迷的时间里的经历,一下子心又安静了下来。

阿玉在遭遇到空间壁障的抹杀时,因为正好自杀身亡,所以没有被列入必杀的行列,可是就是这样他也受了伤,导致他不能及时的回归自己的本体,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时空间壁障分外的脆弱,给了阿玉自由穿梭的可能。

阿玉在穿过空间壁障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片茂密的草原,不远处还有好些蒙古人的帐篷,阿玉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很明显这里是蒙古人的地盘,他好像一直和蒙古人没有什么交集,他来这里做什么?是重新开始一个人生?还是来旁观?

答案出来了,就在他疑惑中,他看到了一个人,从不远处过来,脚步轻盈,神色悠闲,一看那张脸,阿玉就开心的想要笑出声音,这不是别人,就是杨过,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杨过突然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能看到他真是太好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这次的空间穿越到的是他曾去过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认知,而不是一切茫然,没有头绪要好多了。

“杨过。“

阿玉这么招呼着,突兀的出现的声音让杨过一愣,随即准确的往发生的地方看去,这一眼,杨过也楞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十七八岁的人,很熟悉的人,是的,这一次,阿玉是带着身体的,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这世上不明白的事情多了去了,何必要全都弄明白,要这样他是不是还该弄明白自己是怎么穿越的?

所以阿玉没有在意自己是不是有身体,也不在意他为什么来这里,他只是知道他又一次看到了他想要见到的人。

杨过看着阿玉,不用一会儿就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快步走过来,带着满眼的惊异,惊喜,还有一丝丝的眼泪,颤抖着声音问道:

“是阿玉,是吧,你是阿玉。“

阿玉笑着点头。

“你,你怎么,怎么,你活着?怎么可能,不,我不是说你活着不好,可是,那个坟墓,那个我去年还去扫过墓,这个,这个,太,太不可思议了。”

阿玉也知道不可思议,可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默默鼻子,然后笑了笑,坦白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知怎么就过来了,不过我想我真的是死了,只是这世界奇妙的事情太多,也许牵挂太多,所以我就来了,一来就在这里,然后就看到了你,杨过,也许,这也是缘分,何必想着想这么多呢。”

阿玉说的分外的潇洒,而杨过被就不是什么扭捏的性子,听着这话,想了想,索性也不在说什么,就在阿玉边上坐下,和他说起了分别后的事情,并且说起了他这次过来的目的,他就是来杀蒙古人的,因为他在蒙古人和宋人交战的附近看到了蒙古人屠城的事情,心下愤慨,所以想多杀一个蒙古人,给那些百姓报仇。

听到杨过的目的,阿玉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最终的结局,可是他一点也不反对这样的徒劳杀戮,说白了在阿玉这个看过了元兵残忍的人来说,少一个蒙古人,以后说不得就少了几个百姓的惨死,只是他也不能和杨过说起后面的历史,即使如今他是灵魂状态,即使他很想改变蒙古人入侵中原的结局,可是这历史大势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这里头有太多的问题,南宋灭亡不仅仅是蒙古人的问题,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朝廷中的政治问题,百姓中的土地兼并问题,人性中的奢靡盲目自大问题,还有整体的重文轻武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一个朝代没落的主因,就是没有了蒙古人,也会有别的人,所以他说不说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而阿玉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杨过,让杨过尽力搜集书籍,武学,甚至天文地理等等一切可以收集到的知识,全都藏起来,给后世子孙留下一笔大大的精神财富,这比什么都重要,战火毁灭的不仅仅是人的*,生命,更在毁坏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在他们什么都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把历史和文化,技艺流传下来,这是最实在的事情,也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传承。

阿玉说完了他的见解,杨过听了很是点了点头,他从小就听阿玉的话,可以说是阿玉把他养大的一样,如今阿玉说的他自然会听,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听了阿玉的说辞,细细的想想也觉得很有些道理,想想他的祖父杨铁心,还有郭靖的爹他们,可不就是宋人自己人害的?贪腐,苟且,大宋的官员都成了这样,这样的朝廷,怎么会长久?

看到杨过点头,阿玉觉得心里很是安慰,阿玉知道杨过,这是个重承诺的孩子,他答应了自然就会去做。而他自己,也算是为了这个民族做了一点事儿了,想想他当初接到的关于《永乐大典》的任务,说白了,还不就是为了拯救民族文化嘛!有了杨过插手,也许,能保留下来的书籍会更多,这样也让以后民族的崛起多几分底气了。

就在阿玉看着杨过点头答应之后,有一束很是微弱的黄光直射到了阿玉的身体里,只是他们谁都没有察觉到,倒是阿玉的身体突然开始变淡了,杨过眼睛里闪现出慌乱,他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他知道的再多,经历的在多,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情形,倒是阿玉自己知道,所以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很是松快的说道:

“是我时间到了,该走了,看来还真是为了你来的,过来一趟就是为了见你,也是,这个世界才,除了你我还牵挂谁呢。”

阿玉这是感慨啊!他在这个神雕的世界,就顾着攒钱,就顾着忙乎了,连个社交都没有,真是太亏了。只是他不知道这话在杨过的耳朵里一过,那就变了味了,他听起来就是阿玉除了自己。那是谁也不在意的,他可不知道阿玉能穿越很多的空间,他能看到的就这么一个世界而已,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有这么一个人,即使死了,也能想着自己,难得回来一次,唯一看的人也是自己,这让这个一向以来有些清冷的孩子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眼泪立马就出来了,只是他已经是个大男人了,自然不好意思再说些个肉麻的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阿玉消失,然后尽心的去做阿玉说的事情而已,后记:杨过家的古墓成为了历史上最大的图书馆,这个事情或许就是这一次阿玉到来的最大收获了。

。。。。。。。。。。。。。。。。。。。。。。。。。。。。。。。。。。。。。。

离开了神雕,阿玉的身影又出现在阿飞这里,看着那依然是三进的屋子,看着边上重新翻新的祠堂,阿玉眼睛里充满着温暖的颜色,他又一次回来了,不是作为在天空中的看客,不是梦中的样子,而是真的在这门口了。

轻微的声响传来,阿玉转头一看,那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个青年就在门口站着,简单的青色长袍,腰间斜挂着一把长剑,只是和那平静的表情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睛睁得老大,眼神带着无数的光彩。

“阿飞,你好吗?”

阿玉开口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也有声音带着哭腔的时候,也从不知道自己的泪腺是这么的发达,居然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了。

而另一边的阿飞也傻了,若是这个时候有谁认出这是快剑阿飞的话,那么绝对一个个会跌落下巴,因为阿飞在哭,同时也在笑,是的,那是带着泪水的笑容,那么灿烂,那么温暖,几乎从来没有在这样一个孤独的孩子身上出现过的表情都出现了。

阿玉什么话都不说了,他没法说,他知道阿飞最喜欢什么,最重视的是什么,所以他只是默默的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然后就在阿飞的面前开始舞剑,从柔云剑法,到绕指柔剑法,到太极剑法,他把自己所有会的剑法都练了一遍,然后看着自己逐渐的又一次开始变淡的身体,笑着对阿飞说:

“阿飞,这是我最后能给你做的,好好的,阿飞,你有家,你有朋友,你还有我,永远看着你,想着你,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还会回来看你,记得,阿飞,好好的。”

几乎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动作的表情,阿飞狠狠的点着头,然后在阿玉面前,拿着剑把刚才阿玉练习的剑法从头到尾的练了一遍,不得不说阿飞真的是武学奇才,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居然就像模像样了,他也不问阿玉怎么得来的剑法,也不问为什么阿玉会出现,更不去看阿玉正在变淡的身体,只是专注的把手里的剑法练习完整,虽然他眼睛里还带着泪花,虽然他的手有那么一丝的颤抖,但是他依然没有说话。

阿玉很高兴,真的,他们不用说话,只要动作就能看到对方的心,他知道阿飞懂了,阿飞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阿玉,他会好好的,努力着,等着阿玉再一次回来,这就够了。

就在阿玉身体彻底消失的那一霎那,阿飞的眼泪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流淌的像是奔腾的小溪,嘴里也呜呜的发出小兽一样的呜咽,只是他手里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他在继续练剑,把阿玉刚才演示的剑法一丝不苟的练完,这是阿玉想要他做的,他就去做。

阿玉不知道他把金庸的剑法带到古龙的世界会有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他不在意这个,他只想让阿飞更强,至于别的,这是个连地名都没有的世界,你指望他会改变历史吗?这估计是所有武侠小说里最早的架空小说了,还能有什么影响?阿玉不在乎,真心不在乎。

。。。。。。。。。。。。。。。。。。。。。。。。。。。。。。。。。。。。。

又一个新的地方,阿玉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看着远处的马车,他欢喜着,雀跃着,因为他看到的是花家的马车,不用说,经过了前面两次的无故穿越,他也明白了,这是上天给了他和众人见面的机会,他要珍惜,所以他二话不说就往那马车狂奔,一边跑一边喊:

“表哥,表哥,陆小鸡在不在?”

听到这么突兀的声音,那马车立马停下来了,从车里探出两个一脸震惊的脸,果然就是花满楼和陆小凤,花满楼虽然看不见,可是他的耳朵,他的鼻子那是属于鬼仙级别的,立马开口说道:

“是阿玉,听声音是阿玉。“

“那里不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这么大胆,当着面就喊我陆小鸡,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孩子。“

嘴里这么抱怨,可是陆小凤眼睛已经红了,他真的从没有想过还有能看到阿玉的一天,虽然他很是疑惑为什么阿玉明明死了,可是还能出现,但是这不妨碍他高兴,真心的高兴。而花满楼也高兴,只是他更习惯了冷静,所以他开口说道:

“听得到声音,可是没有他的味道,阿玉,阿玉,你看到的他的样子?难不成这世上真的有鬼神?“

这个时候阿玉已经到了他们身边了,听了花满楼的话,阿玉也不说什么,更不需要解释,只是说道:

“好多事儿,太多了,不和你们说废话,陆小鸡,看刀。“

阿玉一直很想知道小李飞刀和灵犀一指对攻会怎么样,终于有机会了,怎么能放过?这一把刀虽然只是虚拟的,但是却依然让陆小凤吓了一跳。

“阿玉,你厉害了,那里学的,这本事够劲,难不成你也准备闯荡江湖了?你不是要当大夫吗?“

这一说,阿玉立马停下了,看看在陆小凤手指尖开始消散的飞刀,撇了撇嘴说道:

“好了,你厉害成了吧,真是的。也不知道让我一下,让我高兴高兴,真是小气鬼。“

说完再不理陆小凤,转头开始对着花满楼背书了,他背的就是那从薛慕华那里弄来的医书,等着背完,阿玉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又一次开始消散了,阿玉笑着和花满楼说道:

“这医书里都是绝对的好方子,表哥,你把书背给西门听,他也精通医术,说不得能结合了这医书里的那些个方子,让你的眼睛好起来,表哥,我说过,我要给你医治眼睛的,你看,我一直记得,对吧!我很是守信的。“

说完这句话,阿玉的身体已经淡的几乎没有了,声音也开始飘渺起来,而花满楼已经是满脸的泪水,听到这声音不对,难得的惊恐起来。

“阿玉你怎么了,陆小凤,阿玉怎么了?啊!告诉我,快告诉我,阿玉怎么了?“

阿玉不见了,陆小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着好友说道:

“来无踪,去无影,阿玉就像凭空出现,如今又凭空消失了,七童,我真的很是羡慕你,有这样一个表弟,他这次估计就是专门为了送医书回来的,背完就消失了,七童我们去万梅山庄,不能让阿玉的心思白费,他来一趟肯定不容易,七童,如今我信了,人间果然有鬼神,阿玉也许已经成仙了。“

。。。。。。。。。。。。。。。。。。。。。。。。。。。。。。。。。。。。。。

“阿玉,阿玉你醒了,阿玉你怎么不说话?”

病房中组长对着正睁着眼睛发愣的阿玉说话,一脸的焦急,总算把发呆的阿玉喊得回了神。看着组长这个样子,阿玉笑了笑:

“好了,我不是没事儿了吗,放心吧,好着呢!”

听到阿玉说好,组长总算是放心了,忙开始说起别的:

“你这次回来功劳很大,上头说了,给你往上提一个级别,不过不是我说,级别有什么用,涨工资才是正紧,只是阿玉啊!有一个问题,我得问问你的意思,这涨了级别你就可以选择了,以后你还出差不?这个你可得想好了,出去好处是不少,奖金高,还能有外快什么的,可是不出去,好歹自在,也没有危险,上头说是系统重新整理了一下,应该能避免不少的漏洞了,甚至说是给格式化重新打了补丁了,可是这到底是出过事儿的,我心里也不怎么放心,所以索性来问你自己的意思。”

说是问阿玉的意思,可是有是说出差的好处,有时说系统升级补丁的事儿,明显上头是希望阿玉继续出差的,毕竟阿玉在昏迷的时候也听到了,很多的人都想着从穿越中搜集古代文明,这绝对不是一个俩个人能完成的,像是阿玉这样有经验,有本事,又有成功经历的人绝对是上头争取的大头,依靠的核心,而组长能来问,也是上头的一种安抚,毕竟若是直接下令也不是不能够不是,只是阿玉刚刚出过岔子,生怕他有心里阴影,这才用了缓和的法子。

阿玉这个时候能说什么?老实说他心里确实有阴影,可是想想那些在位面中生死相交的兄弟,朋友,他突然觉得那些个危险也不怎么重要了,真情无价,这才是他一次次穿越的最终收获,比什么都贵重。

“去吧!都习惯了,这里空气太差,还是古代的空气比较适合我,再说了,我还没有弄到最牛的武学呢,怎么能放弃?”

阿玉开玩笑一般的说笑着,还眨眨眼,似乎很是调皮的样子,配合着他的娃娃脸,让人看的哭笑不得起来,

“你啊!真是个。。。得,不说了,你胆子大,这样吧,我争取给你多要些好处,你不是一直喜欢看以前去过的地方的朋友嘛,听说这次系统升级后,这返回什么的有了新的通道,安全系数也高了很多,以后你去一个位面就给你一个返回名额,让你如愿。”

“这感情好呢!我就喜欢这样,还是组长好啊!组长英明!”

“少油嘴滑舌,才脱离危险就贫嘴,也不知道你这胆子是什么做的,真是傻大胆,好好修养吧!上头给了你半年的假期,有的你美了,这可全是带薪假期呢!看看,我眼睛都红了。”

看着组长带着一丝放松,还有一丝的歉疚离开,他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兄弟们,我还会再回来了,等着我,等我学了更多的东西,我再回来,让你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阿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