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大结局
作者:元宝儿 更新:2019-09-26

他觉得再跟两个儿子交流下去,一定会被气出毛病,于是破罐子破摔道:“亦祯,亦泽,咱们爷仨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们整天与我作对,其实是对我这个当爹的有意见,与其继续闹下去影响咱们父子感情,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将话说明白。说说吧,你们俩个从早到晚的闹,到底想做什么?”

这次,两个孩子没再跟赵璟虚与委蛇,“爹,既然您非要打开天窗说亮话,孩儿也就不再跟您继续演戏了。还是之前那件事儿,您要是点头答应,咱们兄弟俩保证以后会乖乖听话,您要是仍旧像以前那样不肯答应……”

赵璟泽一改往日的嘻皮笑脸和玩世不恭,接下来的话他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话中的意思已经表现得十分明显。

赵璟这才恍然大悟道:“你们两个小崽子,你们才多大年纪,不行,这件事我绝不同意。”

说起这件影响父子三人感情的事情究竟是什么,还要从两年前说起鲎。

两年前,赵亦祯和赵亦泽这两位小公子也不过才六岁而已。

有一天,赵璟心血来潮,带着自己两个六岁的儿子去军营里看操练,那时两个小子已经开始跟爹娘学功夫了,虽然细胳膊细腿又矮小得像个豆丁,但这两个孩子在学功夫方面都很有天赋,王府里那些陪两位小公子练功夫的家丁一开始还能应对几招,随着两个孩子的功夫越来越好,家丁们已经不再是小公子们的对手褴。

偏偏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知随了谁的根儿,整天上窜下跳,喊打喊杀,没一刻闲得住的。

于是,赵璟决定带两个儿子进军营见识、见识,却不想,他这一个错误的决定,竟让两个孩子从此对杀敌打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可大祁国现在正值太平盛世,除了偶尔有几个山头经常出没土匪流寇之外,其它国家根本就没有入侵大祁的迹象。

“没有敌军入侵,咱们就去海上杀海寇,去山上杀土匪。爹,这天底下的坏人是怎么杀都杀不完的,您就给孩儿一个锻炼的机会,让孩儿跟着您手下的将领去外面历练、历练呗!”

这句话,是两年前赵璟两个儿子对他说出的心声。赵璟当时连想都没多想,直接就将儿子的提议给否决了。

开玩笑,除非他疯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同意年仅六岁的儿子去外面杀敌,他又不是儿子太多死不完,万一儿子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他这个当爹的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本以为那件事之后,两个孩子便歇了上前线杀敌的心思,没想到他赵璟这两个儿子年纪不大,心眼却不少。这些年他们致力于跟他这个当爹的作对,每次都能将他给气得火冒三丈,他还以为自己跟儿子天生不对盘,没想到两个小兔崽子之所以会将事情做得这么绝,是在故意给他上眼药啊。

“爹,孩儿已经打听清楚,下个月初一,任职在您麾下的那位何永诚何大将军,就会带着三万精兵去关门山剿匪,关门山是咱们大祁与东吴的交界处,那片区域匪寇横行,偶尔还有海寇出没。朝廷治理这么多年,始终控制不住那些流匪出没。孩儿在治理匪寇这件事上想了不少计策,只要您答应孩儿跟着何将军出兵,保证在短时间内给您做出一番成绩!”

此时的赵亦祯,哪里有半点儿八岁孩子的模样。

这孩子的容貌与赵璟有八、九分相似,简直就是赵璟小时候的复制品。包括他的脾气秉性,与赵璟也有着八、九分的雷同之处。

要知道,赵璟小时候就是让先皇和当今皇太后头疼的调皮人物,他生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如他所愿的乖巧听话。

可不管赵亦祯表现出来的成熟与稳重有多么的让赵璟叹服,他都不可能点头答应,让自己年幼的儿子随军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以身涉险。

“爹……”

两个孩子还要再行开口,赵璟已经不耐烦道:“总之这件事,咱们之间没得商量。”

别看他平时对儿子横挑鼻子竖挑眼,关键时刻,他绝对是二十四孝好爹爹。世上有几个当爹的能狠得下心让年仅八岁的儿子去冒这个险,更何况赵璟麾下的那些猛将又不是草包,何须他们两个八岁孩子跟过去帮忙出谋划策?

就在父子三人之间的气氛彻底陷入僵局中时,书房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从外面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洛筝。

“赵璟,答应祯儿和泽儿的请求,给他们机会出门去外面好好历练一番吧。”

“筝儿,你疯了?”

赵璟觉得白洛筝一定是糊涂了,难道这女人不知道,他们的儿子今年只有八岁吗?

白洛筝的神色却十分淡然,“赵璟,你不要过于草木皆兵,儿子难得这么懂事,小小年纪就想为朝廷效力,咱们当爹娘的应该成为儿子前进路上的踏脚石,而不是挡路石。我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什么,你觉得儿子年纪还小,不适合去那么危险的地方随军历练。可是赵璟,你应该清楚一点,无论何时,孩子在父母眼中都只是一个孩子,就算他们十八岁、二十八岁,三

十八甚至是到了五十八,只要咱们还健在一天,就一定会为膝下的子女操心费力。与其现在折了他们想要高飞的羽翼,为什么不给他们尝试飞翔的机会?”

白洛筝这番话,说得至情至理,让两个儿子听得十分感动。

虽然在王府,赵璟才是一家之主,可真正让两个儿子信服和敬重的,却是他们的娘。这也是两个孩子不怕赵璟的刀枪棍棒,却偏偏畏惧于白洛筝的一个冰冷眼神的主要原因。

赵璟却仍旧不肯妥协,死咬着一个借口,“他们才只有八岁……”

白洛筝道:“如今我大祁正处理太平盛世,你还可以借着他们年纪小,利用父亲的身份限制他们的自由,可世间之事风云变幻,万一在未来的哪一天,突然有外敌入侵,祯儿和泽儿势必要为朝廷做出相应的牺牲,既然这是他们生来就必须要面对的责任,你何不现在就培养他们独挡一面的能力,而不是在日后某一天敌军忽然入侵时,再让祯儿和泽儿面对束手无策的尴尬局面?”

赵璟虽然还是狠不下心,但他媳妇儿和两个一心想要证明自己的儿子已经将他逼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他再执意否决,万一两个孩子趁他不备偷偷溜走,来个先斩后奏,那才真是会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就这样,在赵璟极力不舍的目光中,两个儿子被他亲手送到了何将军的面前,下个月初一,随大军一起去关门山进行剿匪。

为此,何将军及一众将领非常不能理解摄政王的做法。这当爹的心得多狠,居然将两个八岁孩子扔进军营让他们面对如此危险局面?

面对自己老部下那审判的目光,赵璟真是有种哭都哭不出来的绝望感。

你们当我这个当爹的想让两个小兔崽子上前线吗,要不是两个崽子及崽子他们的娘,有事没事就在他面前讲一堆没用的大道理,他死都不会让自己儿子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去历练的。

当然,这把辛酸泪赵璟是没办法在人前表现出来的。

在大祁,赵璟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可以振奋人心的精神领袖,他时常教训手下的兵将要勇往直前,为朝廷抛头颅洒热血,现在到了自己儿子这里,他要是表现出心软,难免会遭人话柄,给世人留下诟病。

为了保护两个儿子的人身安全,赵璟也是操碎了一颗慈父心,他从自己身边挑出最得力的三十个心腹暗卫,一路保护两个儿子尽可能的不受到任何伤害。

两个儿子临走的前一晚,赵璟还耳提面命给两个儿子讲了一晚上对敌时的经验之谈。

第二天他是亲眼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慢慢消失的,那一刻赵璟真的很想哭,他的儿子啊,就这么被他亲手送到了危险的最深处,这万一两个孩子有个好歹,他这后半辈子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念头。

白洛筝见赵璟一脸的欲哭无泪,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祯儿和泽儿会安全回来的。”

赵亦祯和赵亦泽随大军离开的第二天,后宫里的老太后才知道自己的两个宝贝金孙居然被她那狠心的儿子送到了前线去冒险。

这下,赵璟可倒了大霉,直接被老太后叫进后宫狠狠斥骂了一顿,赵璟被老太太骂得无言以对,只能一个劲儿的赔说赔笑赔不是。

太后骂完了,赵璟还要面对他皇侄的责难。

这么多年来,要说最疼赵亦祯和赵亦泽的,不是皇太后,不是他们的爹娘,而是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将两个孩子带到快一岁的赵昱这个大堂兄。

当然,赵昱对自己这位九皇叔还是非常尊重的,平日里重话也不会说一句,不过这次,当他得知九皇叔居然狠心将两个小皇弟给送进了军营前去剿匪,赵昱于心不忍道:“九皇叔,您要是容不下祯儿和泽儿,将他们送进皇宫交给朕抚养就是。这么迫不及待的将他们送走,您说您于心何忍呢?”

赵璟被赵昱给气得直翻白眼,没好气道:“等那两个兔崽子回来了,你再仔细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之,为了两个儿子,赵璟也是受了不少冤枉气。

不但要被皇娘臭骂,皇侄挤兑,每天还要担心儿子在路上究竟有没有遇到危险,他派出去的那三十个暗卫究竟够不够用。

白洛筝被赵璟那杞人忧天的样子气得哭笑不得,忍不住呛了他一句,“之前是谁心心念念想要让两个儿子彻底在你眼前消失的,现在儿子终于如你所愿的出了远门,你又要摆出一副舍不得放不开的样子整天在我眼皮子底下自怨自艾。赵璟,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做娘们儿的好本质?”

娘们儿这几个字,一下子就把赵璟给气炸毛了,“我娘们儿?你居然说我是娘们儿?白洛筝,我今天晚上就让你领教一下什么叫做纯爷们……”

说着,一把将惹怒他的小女人给压倒在身下,至于压倒之后做什么,那就是少儿不宜了。

两个月后,关门山那边派人回京给赵璟送了一份捷报,他两个儿子居然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为朝廷立下了大功一件。

说那些流连于关门山一带的海寇流匪,被赵亦祯和赵亦泽这两个小家伙给收拾得哭爹喊娘,具体用了什么方法信上提得有些模糊,只说那狡猾的土匪头子最后被赵璟两个儿子收在身边当了小弟,不但对赵家两位公子言听计从,还以土匪头子的身份,跟朝廷签下了一份不平等条约。

条约内容无非就是他保证在未来的日子里不再为非作歹,还可以帮助朝廷剿灭其它匪寇残余。

当然,朝廷也要为此付出一定的报酬,据说那土匪头子被任命为当地的地方官,负责管理当地的民生和安全。

而他们之所以跟朝廷达成了这个协议,并且乖乖听命于赵家两位小公子的命令,是因为那土匪头子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把柄被赵家两位小公子给抓在手里,至于这把柄是怎么被抓住的,就要等两个孩子回来之后再仔细询问了。

总之,日也操心夜也操心的赵璟,在儿子离京两个月后听到这份捷报,喜得那叫一个手舞足蹈,逢人便骄傲的说,朝廷这次剿匪成功,他两个儿子立下的功劳可是不小,那份与有荣焉的满足表情,看在同僚眼中,真是让人眼红不已。

时间过得飞快,随着赵璟和白洛筝这对儿夫妻已经正式迈入中年,他们的两个儿子也从几岁的小豆丁渐渐长成俊美高大的男子汉。

摄政王和王妃二人并没有随着年纪的增长,就减少对彼此的浓浓爱意。

京城的老百姓经常有人能在街头巷尾看到王爷和王妃手拉着手,恩恩爱爱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内。

而赵家那两位公子,也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成为名门淑媛们恨嫁的首要选择。

赵亦祯完全承袭了其父赵璟当年的英姿飙爽,不但容貌俊美逼人,能耐本事也让一众大臣恨不能将赵家这位大公子当成自家女婿来看待。

和精明冷漠的赵亦祯相比,赵亦泽就是一个典型的笑面虎,他逢人先露三分笑,只不过那笑容中含了几分算计,就只有被他算计的人才深有体会。

此时的皇太后已经七十多岁,虽然满头华发,身体却依旧健康硬朗。

白家老太太也就是白洛筝的祖母,时不时就会被皇太后召进宫陪她聊天叙话,两个老太太脾气相投,爱好一致,三五不时还会带着太监婢女去寺院里吃斋讼经,探讨佛法。

白正杰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在一年前辞官归隐,带着妻子贺碧华游山玩水,决定好好享受享受人生。

白家偌大家业及逍远侯的位置,被白家长房长孙白佳聿承袭。白佳聿十八岁的时候,娶工部尚书家的小姐为妻,夫妻婚后和和美美,小日子过得绝对堪称红红火火。

赵昱二十岁立下皇后,这位皇后出身不高,却是赵昱从小就喜欢的一位姓简的姑娘,父亲只是朝中五品,能被赵昱封为皇后,让整个京城当时都为之震惊。

赵昱三十岁时,膝下已有一子四女,皆是简皇后为他所生。原因就是,赵昱身边除了这位简皇后之外,未曾立下其它妃子。

更让朝臣百姓为之震惊的是,赵昱在三十岁生辰当天,在满朝文武面前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宣布正式退位,将偌大的江山社稷,交给九皇叔的长子,赵亦祯继承。

赵昱退位的理由非常简单,他性格内向软糯,并不合适坐上皇帝的坐位。当年九皇叔不肯接下皇位,是因为九皇叔不愿意放弃自由。

那时的赵昱别无选择,因为赵家除了他之外,便没人有资格接管这个皇位。

现在,赵昱没了后顾之忧,而且,赵亦祯是大祁国君的不二人选,他聪明、冷静、处事手段狠戾果绝,如果皇位由赵亦祯来坐,他绝对能通过自己的本事,将大祁百姓带领到一个更高的领域。

赵亦祯并没有拒绝接受赵昱的让位,这并不是因为他贪恋权势,他只是想利用这个位置,为天下苍生做更多更远的事情而已。

同年九月,赵璟的二儿子赵亦泽被封为摄政王世子,待赵璟百年之后,将接管父亲留下的大片家业。

赵昱退位之后,便带着妻子简氏以及膝下儿女,离开皇宫,去过他真正想要过的生活。

有人会问,赵昱不乐意当皇帝,为什么不将皇位传给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就要讲到遗传学的问题上了,因为赵昱的儿子跟赵昱一样,对当皇帝这种事情十分忌惮,每天被困在皇宫这个大牢笼里被无数人奉为神明般看管着,这对于喜爱自由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束缚。

和硕元年正月初一,赵亦祯正式以帝王之尊坐上了皇帝宝座,改帝号为和硕,登基当天大赦天下,减免老百姓三年赋税,三年后,在原赋税基础上继续减半,一时间,令整个天下为之喝彩。而自赵亦祯登基之后,他也正式开启了大祁国有史以来,最鼎盛、最富足、最强大国家的新纪元,成为后世子孙争相效仿的一代明君典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