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作者:紫霄先生 更新:2019-09-26

待罗玉二人出山,已是午时。罗玉自然要回洛阳,老龙却打算往北走。罗玉问他为何不与他同去洛阳,老龙回答说,是因为他觉得周王与朝廷之间迟早会有一战,他可不想凑这份热闹。于是,罗玉也不再勉强,只是告诉老龙有事可去祥武镖局或天风楼找他。这样交待着,二人便将分别。

老龙坦率地问罗玉道:“身上有多少钱?”

罗玉回答说刚好还有十两银子。老龙不客气道:“给我九两,你自己留一两吧。”

罗玉已经习惯老龙这种洒脱不羁的性情了,笑着将九两银子递给老龙。老龙看来很满意,与罗玉道别后,便大步流星的朝北走去。

告别了老龙,罗玉便一意前行。他不知道已经有三双机敏的眼睛悄悄盯上了他——是宋庭霜与莫家兄妹。

自宋庭霜力排众议,迎莫翠兰重回山庄后,宋庭霜自断手指以后,宋、莫二人的感情自然更近了一层。

宋庭霜是一个擅于隐藏自己的人。他当然不会直截了当的向莫翠兰示爱,但通过一件一件的大事小事,莫翠兰还是渐渐明白了他的心意。

莫翠兰是个烈性的女子,人若对其有恩,她是必定报答的。但人世间最不可勉强的便是男女之情。莫翠兰对于宋庭霜是敬多于爱,是感激之情多于男女之意。

宋庭霜多少也能体会莫翠兰的心思,只是两人都未把话说透,就这样半明半暗的僵持着。唯一不同的,便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前多了。似乎彼此都在适应彼此的存在。

此番与罗玉狭路相逢,实属偶然,但三人均以为是除掉罗玉的好时机。莫翠兰在山庄立过手刃罗玉的毒誓,就更不用说了——最想杀罗玉的是莫翠兰,最不想杀罗玉的也是莫翠兰。别人看到的只是想杀罗玉的莫翠兰,那个不想杀罗玉的莫翠兰怕只有莫翠兰自己知道了。

莫翠兰还是担心会不会错杀了罗玉。宋庭霜答应她到时会问个清楚。

就这样,三人阻断了罗玉的去路。罗玉也认出他们来。

宋庭霜单刀直入道:“罗玉,你与那周王之女朱允柔是何关系?”

罗玉道:“朋友。”

宋庭霜又道:“齐云观的萧守初又是你何人?”

罗玉道:“师叔。”

罗玉刚一答完,便听宋庭霜发令道:“杀。”

莫家兄妹双剑合壁,上下相攻而至。几十回合下来,没占到罗玉一分便宜。宋庭霜多少了解罗玉的实力,他知道要取罗玉首级,非得亲自出马不可。想到这儿,便拔剑加入战阵。

宋庭霜之剑法,尽得“云虚神术”之精髓,只是功力未臻化境,但已经可与罗玉争锋。更别提尚有莫家兄妹之助。

如此一来,罗玉便陷入被动之中,虽然仍可防守,但情势着实危急,屡次都频临险境。正暗自叫苦之际,却听身后有人喊道:“云虚神剑果然非同凡响。”

四人闻声均停止了厮杀,定睛向那人看去——原来是双方都认识的一个故人来了。四人几乎同时叫出声来。莫论非叫的是“老丐”,莫翠兰叫的是“丐伯”,宋庭霜叫的是“云虚子”,罗玉叫的是“老龙”。

“哎呀,四个人叫出四个名字来,我迟早被你们叫得五马分尸,都叫我老龙吧,别叫其他的了。”老龙一边抱怨着,一边来到罗玉身边。

罗玉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老龙道:“我想来想去,只给你一两银子有点少了,想回来再给你一两。没想到你却跟我的老朋友打上了。”

罗玉道:“是宋庄主非置罗玉于死地,罗玉亦无可奈何。”

老龙问宋庭霜道:“庭霜,墨梅山庄不是专讲行侠仗义,锄暴安良吗?怎么杀到罗玉头上去了。”

宋庭霜道:“我怀疑罗玉是又一个被周王收买的武林高手。所以为天下人除害。”

老龙不屑道:“据我所知,现在周王正满世界的追杀罗玉,今天一大早,罗玉还跟空住法师杀的天昏地暗,你却怀疑罗玉是周王府的人,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莫翠兰听了老龙的话,心中越发惶恐,她凑近宋庭霜,轻声细语道:“宋庄主,我们是不是误会罗玉了?”

宋庭霜也不置可否,转瞬又问老龙道:“这些事情是您老亲眼所见否?”

老龙道:“何止亲眼所见,我还帮罗玉***人来着——哎呀,这事说来话长,我肚子饿了,你赶紧找个酒家,我们边吃边聊吧。”

宋庭霜被老龙搞得晕晕乎乎。结结巴巴道:“那罗玉……罗玉怎么办?”

老龙坦率道:“罗玉自然是一起去了。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真不知你这个庄主是怎么当的——别废话了,带路吧。”

罗玉与墨梅山庄之间的恩恩怨怨就在老龙的调停下,最终化干戈为玉帛了。大伙儿喝酒谈心,互诉衷肠,也可谓杯酒释前嫌了。罗玉也解释了他与朱允柔之间的是是非非。只是仍然不解墨梅山庄为何与齐云观为敌。便问道:“萧守初对我三丰祖师有救命之恩,与我师傅殷梨亭也多有往来,众弟子皆尊其为师叔,不知何故却得罪了墨梅山庄。”

宋庭霜道:“阁下有所不知。并非那萧守初得罪了我墨梅山庄,而是萧守初得罪了天下人,故墨梅山庄代天下人而诛之。”

罗玉又道:“这又是为何?”

宋庭霜道:“那萧守初看似道家宗师,实乃周王第一谋士。是周王的‘山中军师’,其用心险恶,毒计频出,助纣为虐,祸害天下。”

罗玉大惊道:“罗玉实在不知这些啊。恐怕整个武当山都被此人蒙蔽了。”

宋庭霜又道:“阁下可知姚广孝否?”

罗玉道:“姚广孝不就是燕王朱棣的军师吗?”

宋庭霜道:“正是,只是那姚广孝原是和尚,而萧守初却是道士。但此二人为虎作伥,祸乱天下的本质却无二致。此二人实乃天下苍生之死敌。”

所有一切都已昭然若揭,罗玉心中可谓百感交集,他恨不得立刻飞回武当山,将此消息禀告师傅,至少也因在晚上写封信到武当山——这对武当来说不啻为大事一桩。

莫家兄妹自知先前错怪了罗玉,甚至还出手打伤过罗玉,此时心中都觉愧疚,便纷纷举杯向罗玉陪罪。莫翠兰还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但她心中却无比畅快,因为她心中那个曾经死去的英雄,又活回来了。

莫论非打趣道:“你可有所不知啊老弟,我家妹子都已经立下毒誓,要亲手杀了你呢。”

莫翠兰责怪道:“都过去的事了,你还拿人家取笑。”又举杯向罗玉道:“罗大哥,先前屡次冒犯于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喝了这一杯,就原谅翠兰的无心之失,好吗?”

罗玉笑道:“莫姑娘严重了。所谓不打不相识,天底下的缘分啊,都是打出来的。”

罗玉的这句话,令宋庭霜有所不快。他知道莫翠兰对罗玉的感情非同一般,他怕这份感情死灰复燃。

然而总的来说,席间的气氛是尽兴的,欢腾的。眼见宋庭霜与罗玉和好,老龙也挺愉快。酒足饭饱之后,便向众人告辞道:“恕我不能相陪了,我得走了。罗玉,银子我就不给你了,庭霜钱多,不够的话,向他拿吧。”

宋庭霜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只是你老是东奔西跑的,也不是那么回事,依我之见,不如同回山庄,岂不更好。”

老龙道:“你那个山庄,乱七八糟的规矩太多,我住不惯,我有地方去,你们就别操心了,再说洛阳人事不宁,扰我清净,我也不想久住,就此告辞,你们不用送。”

说完,老龙便起身往外走去,罗玉等人想送他一程,老龙一个劲的拒绝,把已经站立起来的人,又一个个的按回各自的座位上,这才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谣走掉了。

罗玉等四人目送老龙远去之后,皆摇头相视一笑,而笑完之后,却又倍感凄凉和苦涩。他们都知道,这辈子要想再见到老龙,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了。说不定这回便是彼此的永别。

坐定之后,宋庭霜又问罗玉的打算。罗玉回答想先回祥武镖局,安顿下来后再作计较。宋庭霜想邀罗玉去山庄居住,便道:“老弟若不嫌山庄待客粗陋,不妨与我等同往山庄。”

莫翠兰听到这话,不觉胸口“砰砰”直跳起来。在她内心深处显然是希望罗玉能答应宋庭霜的邀请,但她一个姑娘家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何况当着宋庭霜的面,她就更为矜持了。

罗玉犹豫一会儿,道:“多谢宋庄主美意,只是罗玉有大事在身,不敢耽误。”

宋庭霜道:“敢问是何大事,如此重要?”

罗玉迟疑道:“实不相瞒,武当山有一重要物件,落入了萧守初之手,罗玉正是奉师傅之命下山来取,才会来洛阳的。”

宋庭霜道:“如此最好。墨梅山庄正可助老弟一臂之力。那萧守初城府极深,,世人皆不知其武功深浅,亦不知齐云观是否如少林武当那般遍布高手,老弟一人行此大事,多有不便,不如来我山庄,共举义旗,为天下除害。”

罗玉踌躇不决,莫论非也从旁鼓劲道:“是啊,我们墨梅山庄,进门则兼爱互利,出门则行侠仗义,对老弟来说确是个绝好的归宿。”

如此说着,罗玉不禁怦然心动了,但他还是表示必须先回祥武镖局。那里还有很多人在等他回去。

“罗玉先走一步,到时自来山庄拜访。”罗玉告辞道。

宋庭霜道:“路上小心。待我等回山庄以后,自会予老弟消息,山庄上下恭候老弟大驾。”

罗玉再次谢过。便提剑出了酒楼。莫翠兰眼巴巴的看着罗玉远去,正懊恼着没和罗玉多说几句话,却见宋庭霜正在看着她,她便急速把目光从罗玉的背影上收回,看向了他处。因为难为情,那脸颊早已是火辣辣的烫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