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浑沌法诀
作者:紫天使 更新:2019-09-26

听着刚才那段话,众天灵修们发现那种语气和态度,根本就不大像是“玉虚天主”会对“玉悬天主”说出来的话……

等到众天灵修们不解的视线,往“玉虚天主”那边望去之际,众天灵修们才惊讶地发现,只不过这么一下子,“玉虚天主”居然马上就变成不是“玉虚天主”了……

他的外形,已经在不知道哪一刹那,换成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人!

那是一个浓眉、凤目,眼神冷酷,却又犀利无比,薄唇坚毅,整体看起来极为俊秀,但气质却是比最锋利的刀,还要更加森冷万倍的人……

从“玉虚天主”现身之后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上千对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他……

但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原本和蔼亲切的“玉虚天主”,到底是什么时候,换成了这副样子!

现在的这位俊秀年青人,样子虽然比“玉虚天主”还英挺,但当大家看清楚他时,所感受到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厉冽凶气,却让即使是已经达到“天灵修”层级的众人,也不由得打从心里,泛出一阵冷颤!

这其中,除了气质的突兀转化,让人觉得难以理解不知道“玉虚天主”怎么会忽然间换了另外一个人之外,玠芝在仔细凝着着那个俊秀的年青人一阵子之后,忽然又是大吃一惊地指着他说道:“咦?你……你不是……蛟魔吗?”

其他那些从“真人界”刚飞升过来的天灵修们,经过玠芝这么一提醒,这才忽然发现,眼前的冷森年青人,眉目之间,还真的和以前他们所敌对的“蛟魔”,至少有七、八分类似……

尤其,是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悍厉的气势,更加证实了玠芝修罗的说法,确实是一点也没错……

这位“玉虚天主”,怎么忽然之间,又变成了纵横“真人界”,几无抗手的“蛟魔”了?

而且,更让众天灵修们觉得意外的,是现在这位“蛟魔”,对着“玉悬天主”说话的语气,居然活脱脱,别无他人,就是“阿罗喉”魔主的样子?

难道,这个蛟魔就是“阿罗喉”魔主?

还有,“阿罗喉”和“玉虚天主”,怎么又会变成好像同一个人?

种种惊奇、样样神秘,使得旁观的众天灵修们,简直连神经都快要麻木了!

飞龙与蛟魔,以前在“人间”裂体定型,拉开了眼前这一场混乱浩劫的序幕……

没想到,时王如今,竟然又在一切将要出现最后结果时,飞龙和蛟魔,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又再度出现!

或者,他们,根本才是一开始的发端?

虽然,化成了容貌和以前的“蛟魔”一模一样的……阿罗喉,根本对玠芝修罗的话连理都不理……

不过玠芝却无心多去在意,只是睁大了双眼,注视着诡奇的局势,还有什么其他的发展!

当“玉虚天主”这样一个“转身”,便由长得和“飞龙”一模一样的“玉虚天主”,刹那间幻现成了和“蛟魔”极其类似的“阿罗喉”……

如此的情况才一出现,众天灵修们除了从他和“玉悬天主”说话的语气,揣测出他唯一可能的身份之外,还有另一种惊人的变化,则使得眼前的局势变得更加明显了!

那便是……本来上下一直扩散开来的“黑云”,在“阿罗喉”忽然现身之后,同样也非常突兀地,从漫天盖地的云气之中,传出了密密麻麻的“嘶嘶”怪响!

然后,随着这样的怪响,原本好像沸腾了那般,一真在“滚动着”的“气团”,竟也在此时,一个连着一个地,凝现出一大片,放眼望去根本难以计数的“实体怪物”!

这些怪物,有的须头复眼,有的腹口长爪,有的背壳带刺,有的尾带万虫……

不但长相奇怪骇人,而且数量之多,甚至还比现在已经为数众多的“天灵修”们,还要更多三、四倍出来!

当然,这一大片怪物,不用说也猜得到,绝对就是“妖魔界”有一阵子忽然都没有踪影的怪物们了……

这些魔物,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就在“阿罗喉”乍然显形的时候,猛地“哗啦啦”全面展现……

从这一点上来看,那种“阿罗喉”和众魔物,彼此相连的气势,同样也彰显了对于蛟魔这样的变化,显然就算是“玉悬天主”,也并不怎么习惯,因此当“蛟魔”对她说的话才刚结束,玉悬天主也略为怔愕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阿罗喉魔主是说,贵属的‘阿罗异’魔帅,也完全挡不住他吗?可是……现在他的反应还好嘛……”

透过“玉悬天主”现在话语的再次确定,其他还无法相信“玉虚天主”和“阿罗喉”,居然融变成了好像同一人的那些天灵修们,也不得不承认,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果然确确实实是真的了!

因此有好多天灵修,意外得嘴都微张,都忘了合起来……

倒是只有蛟魔……不,只有“阿罗喉”魔王,甩都不甩其他人,只是将犀利如刀的双眼视线,投射到了四位界天天主所圈围的光罩之中,那明明暗暗,好像一直在不停闪动的“光炁芒团”,而且在注视了好一阵子之后,冷笑了笑,继续像是在暗示着什么那般地说道:“所以,从目前他已经能够克制住‘光炁反射’的这种情况看起来……这个时候的他,显然已经更加完全地恢复了他的本性!”

说到这里,阿罗喉忽然干脆就将说话的对象,直接改成了“炁界之主”:“你说是不是呢?”

就在阿罗喉这样的话才一说完……

好像马上就出现了反应那般地,在四位界天天主所圈围的光罩之中,忽然“轰隆”一声,发出了巨大的爆响……

四位界天天主立刻大吃一惊,连忙同时八只素手连挥,“嗤嗤嗤”的闪光连错而出,显然正极力运元催能,兜阻着突然外放的光炁烈力!

这其中,玉悬天主堆叠的,像千万片碎镜的奇特空间,也马上“唰啦唰啦”地出现了某种快速的、针对着特定角度的整体旋转……

闪爆的环光,加上乍然飞转的空间旋动,使得大家每一个人眼前的这幕特殊景象,变得更加光彩奇幻,让人觉得宛如梦中……

不过这一次,“炁界之主”也跟着有了完全不同的反应。

中央,那千万层相互交叠的堆碎空间,猛然“叭”地一声脆响,好像喷散开来的破镜碎片那般,“哗啦哗啦”地,往外涨凸了出来……

这种忽然“浮凸”出来的空间挤压中,隐约呈现了一个光亮的芒气人形!

而且随着这个“光炁人形”的出现,空中立刻充满了“嗤嗤嗤”的轻响,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放射出来,大家立刻就觉得所有的空间都闪现出了如雨滴斜放般的流洒光炁!

一股几乎无可抵挡的巨大推力,将圈围着中央的玉慈、玉悬、玉清和玉腾四位天主,一声闷哼,“呼啦啦”地往后被推得直退开来将近十丈的距离!

不止是四位界天天主而已……

连旁观着的众天灵修和妖魔怪物们,也都同时马上就看得出来,这种突然的变化,当然就表示了“阿罗喉”魔主所说的话,果然一点也没错……

四位界天天主所倾力布放出来的这层光罩,似乎真的困不住中间的“炁界之主”!

四位界天天主,灿亮的身形,同时这么一挫之后,立刻篷然光现,反射性地便要加元催力,更倾尽一切地将那好像快要脱出掌握的“炁界之主”给重新圈围在她们的威力范围之中……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四位天主中央的那个熠熠闪耀的“光炁人形”,“炁界之主”,忽然做出了一个特别的手势!

那是一个对着她们四位天主,微微虚按了两下,似乎正在叫她们稍安勿躁的手势……

玉慈、玉悬、玉清和玉腾,连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地,只觉得当中央的“炁界之主”,做出了如此的手势之后,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觉,从四位天主的心底哗然涌现了出来……

咦?这……这个手势……似乎,只有一个人,会对她们四位界天天主做出来……

四位天主如此的反应,其实只不过是造成了眨眼也不到的刹那“顿挫”而已。

不过就在这样的“顿挫”之间,那几乎连四位天主也难以察觉的“神识空档”里……

“炁界之主”一声轻幽的叹息,飘飘切入!

四位界天天主紧接着就连她们自己也不晓得为了什么,煞停住了一切的动作!

“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次我真的恢复了神识,从浑沌之中清醒,为什么还要做出如此的抵抗?”

炁界之主的这段讯息,听起来似乎并不是对着周围的四位界天天主所发,而更有点像是在对着比较再远一点的阿罗喉魔主说话。

果然,就在炁界之主的光炁人形在中央出现,而且传出了这么一段讯息之后,阿罗喉魔主随即又是冷然一哼,回答道:“我为什么不能抵抗?难道,我们就只能够等着你来,将我们完全消灭吗?”

中央的“光炁人形”,忽然好像开始快速“凝聚”起原本无形的存在那般,渐渐地,居然有点浮显出约略的,眼眉五官的样子出来了……

这种怪异的变化,四位天主、众天灵修,以及最外层铺天盖地的密布妖魔群,都只能够静静地看着……

而在如此的态势之中,炁界之主的讯息,并不稍有停顿地继续传来:“宇宙万物,成形于天意倾趋,住体于因缘巧合,坏形于动流散放,返空于回归虚无……当灭不灭,这反而是违反了宇宙的自然原则……”

听着炁界之主的这段话,看着中央的光炁人体,渐渐凝结出越来越清楚的凹凸轮廓,在周围的众天灵修,和妖魔怪物们,忽然都有一种不是很妙的感觉……

炁界之主的这段话,似乎传达了某种,真的不是抱着善意而来的隐约企图!

这个时候倒是另一边的阿罗喉魔主,对炁界之主的话,只是“哈哈哈”地一阵狂笑……

“哈哈哈……你说的岂不可笑?既称一切都是‘宇宙的自然原则’,那么又怎么会有‘打破原则’的例外发生?既然我们已经存在,岂不就等于是另一种‘符合原则’的情况了?”

所有“例外”,必定都是某种更大的“例内”……

听着阿罗喉的这段回应,众天灵修妖魔们,也觉得有点奇怪……

怎么这一下子,他们的存在,反倒变成了“不合自然原则”的状态了?

正在众人都有点搞不清楚,炁界之主和阿罗喉魔主,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哑谜的同时……

忽然有些比较眼尖的天灵修,不由得指着中央的“炁界之主”,惊呼了起来……

“哎呀这……他……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咦?怪啦……炁界之主怎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这其中,甚至连靠“炁界之主”最近的四位界天天主,都显露出了些微掩不住的困惑……

会造成这些奇怪反应的,就是因为……

中央原本越来越“凝结”出明确模样的炁界之主,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让人很清楚地认出来,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炁界之主了!

他,浮立在中央空中的他,居然……

也是明明确确,“蛟魔”的模样!

不,换个更直接的说法……

炁界之主现在的样子,和正在对着他说话的“阿罗喉”魔主,根本就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在场的,无论是“天间”的天灵修,抑或是“地间”的妖魔怪物,很明显都为了眼前的变化,而有些怔愕住了……

两个阿罗喉?

炁界之主,为什么也在这样的最后关头,以“蛟魔”,也就是“阿罗喉”的样子出现?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就算是目前又勉强圈住了“炁界之主”的四界天天主们,也同样不知道为什么“炁界之主”要这样作……

这一点,从个性最烈的“玉腾天主”微哼之后,所说的话,就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得出来!。“你到了现在,为什么不以你的‘真正面目’,来呈现出你‘炁界之主’不同的存在?为什么还要以‘阿罗喉’的样子出现?”

周身不断发出耀耀光炁的“炁界之主”,对“玉腾天主”现在所说的话,并没有马上做出正面的回应,而是忽然微微一笑……

就在这一笑间,“炁界之主”整个人的形象,陡地“哗啦”一变,居然化成了另一个样子……

另一个像“飞龙联主”的,“玉虚天主”模样!

一直都很冷淡的“玉清天主”,在“炁界之主”的外表,从“阿罗喉”又变成“玉虚天主”之后,马上就冷冷地开口说道:“我们知道,你来自并不具备‘外形’的‘炁界’……你所知道的形象,就是存在于我们呼唤你跨界而来时的‘玉虚天主’形象,不过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炁界之主,你应该已经能够显现出属于你自己的独特外形,无需再模拟‘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的样子了吧?”

在玉清天主这样的说明下,炁界之主的如此诡异反应,似乎也有了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

不过,在玉清天主的话语一结束,以“玉虚天主”外形出现的“炁界之主”,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说道:“清清,谁说,一直以来,我不是现在我所显现的这个样子?”

听到炁界之主这么一说,玉清天主也不由得一愣,跟着很自然地间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咦?你为什么这样叫我?”

其他周围的众人,当然也抱着怀疑地,望向“炁界之主”……

然后,炁界之主,再次说出了惊人的话语!

“谁说?我是什么炁界之主?”

“炁界之主”此话一出,大家又再次地不由得愣了。

他不是“炁界之主”?他怎么会不是“炁界之主”呢?

如果他不是“炁界之主”,那么他又会是谁?

正在大家心中,疑云重重而起的同时……

“炁界之主”的问题并没有结束,而是又接着继续说道:“你们四位天主,一开始就知道,‘玉虚天主’,竟是在最后,要和‘妖魔界’的‘阿罗喉’魔主合体吗?”

被“炁界之主”这么一追问,玉清天主皱了皱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玉腾天主已经摇了摇头,先回答道:“不知道,我们只晓得,他有几个俗称‘跃变超天人’的朋友……他们和玉虚天主,都是倾力专注于更进一步的进升之机……而这也是为什么,‘天间’从来就没有‘跃变超天人’的正式等级承认的原因……”

对于“玉腾天主”的回答,“炁界之主”只是很自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接着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既只是应你们的召唤而生……为什么我的存在体之中,还会有‘阿罗喉’魔主的模样?”

“炁界之主”的话,让“玉清天主”也不由得再次愣住了……

接着,“炁界之主”的眼光,往其他周围的三位界天天主微微一溜,便又继续说道:“确实,所谓的‘炁界’,不但没有我们‘物界’所呈现的‘外形’……说得更直接坦白一点,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在‘炁界’之中,连我们这些个别成形的‘神识’,也都完全不存在的……‘炁界’所有的,就只是那一大片,更接近宇宙原始的,浑沌融合的‘炁’而已……”

听着“炁界之主”的解释,众天灵修们,包括了四界天天主,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了。

只有“炁界之主”的讯息,化成了清晰而又稳定的声音继续传来:“所以,在我这样的说明之下,你们应该就更能够明白我之前所说的话,其中所包含的意思了……‘炁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另一个‘明确的神识’,叫作‘炁界之主’!”

这一次,是思绪清楚的玉悬天主,忍不住接口说道:“怎么会没有‘炁界之主’的存在?眼前,你不就是清清楚楚,确确实实地‘存在’在这里吗?”

“炁界之主”只是很温和地注视了玉悬天主一眼,点了点头,便回答她道:“我现在确实是‘已经存在’了……但之前的我,并不在‘炁界’的……”

玉悬天主这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追着问道:“之前的你,不在‘炁界’,那么又在哪里?你……说来说去,到底是谁?”

“炁界之主”沉静了下来,抬头以纯真而又坦然的眼光,环视了周围每一位天灵修和妖魔怪物群一会儿之后,才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们依旧不明白吗?还记不记得,你们的分识在种胎的最后过程之中,所感受到的两股回然不同的强烈神识?还记不记得,那个神识就是为了回应你们充满‘爱意’的召唤?除了我,还会有谁能够对你们的召唤,做出回应?‘炁界’既然连个独立的‘神识’都没有,当然更不知道‘爱’为何物,又怎么为了回应你们,跨界而来?除了你们深爱的我之外,还会有谁?”

四位界天天主遥远的回忆之中,似乎一切都忽然……忽然变得清晰无比了!

遥远的种胎之法,遥远的应召回忆,和那熟悉中带着陌生,预期里蕴含着意外的突兀变化……

“他”就是“他”,否则怎么会回应她们……

但是“他”,却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又不是“他”!

四位界天天主,彼此环顾相觑了好一阵子,最后才由玉腾天主,有点难以置信地,开口说道:“你是说……你……你就是……”

炁界之主,肯定地点了点头!

“是的,我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存在层次更加进升,以至于和‘阿罗喉’强大的神识相合,然后整个投入了虚无的‘炁界’之中,再藉由你们的分识召唤,从‘炁界’凝生出来,最后跨界而来的……玉虚天主!”

炁界之主停顿了一下,很快便又接着说道:“或者,更正确的说,我应该是由‘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所总合产生的全新综合体,炁界主宰!”

“炁界主宰”此话一完,在场所有的,无论是天灵修、界天天主,还是妖魔怪物们,都整个完全呆住了!

“炁界主宰”,居然就是“玉虚天主”,再加上“阿罗喉”魔主?

这,简直就完全让人,连想都一点也想不到!

这,实在是让所有的人,都完全地意外了……

不过,话说回来,却又有许许多多,一些以前让人觉得惊奇不可思议的现象,忽然变得合乎情理了……

飞龙和蛟魔,看似矛盾的属性……

死而后生,重复了好几次的生命转换……

号称无人可破的“魔质”,居然在龙魔的特殊感应运作下,出现了别人根本不应该知道的破绽……

这一切的一切,忽然都变得合理了……

这一切原来,就是这个根本的原因!

四位界天天主的心中,各种回忆思潮,连连而来……

不过以她们那种神识的敏感层次,却隐约地已经感受得到,这位“炁界主宰”的话,很可能是真的没错……

因此,好一会儿,玉悬天主才叹了口气,然后才以不解的眼神,回过头来,看了看另一边的那个“阿罗喉”魔主!

当然,其他所有的人,也都同时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因此,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本来以为是“玉虚天主”和“阿罗喉”“合体”的那个“蛟魔”模样的“阿罗喉”身上!

眼前的众人,当然并不是这样就对那位“阿罗喉”,产生了怎么样的“敌意”……

只不过,在“炁界主宰”,说出了如此让人震撼,但某个程度上却又让人不得不信的秘密之后,本来的那位“阿罗喉”魔主,当然也就应该有某种程度上的“回应说法”才对……

因此,目前所有天灵修与怪物群的眼光,才会很自然地移到了“阿罗喉”魔主的身上!

然而,此时的“阿罗喉”,却也更加显示了他那身为“魔主”,睥睨一切,顾盼自如的洒脱气势,对于众人将眼光集中到自己身上的这种现象,根本毫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淡淡地回答道:“这位‘炁界主宰’的话,并没有说完……所以大家先不要急,等到他把一切真相说完了,我再来补充吧……”

阿罗喉这种“不否认”的态度,已经让众天灵们都感觉有点意外了……

他话语之中,那种甚至还要在最后作出“补充”的意思,更让周围那些“妖魔怪物”们,都忍不住歪着头,流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而“天间”的众天灵修们,则是注意到“炁界主宰”,竟像是也不否认“阿罗喉”魔主的意思那般,果然又继续传来了讯息!

“诸位……到了像我们这样的层次,三间九界里,已经到了顶点,再也没有办法,有什么寸进了……但生命存在的最重要本能,就是一直持续不断地‘衍升’……而同样也就是这种力量,使得我意识中的‘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不断地尝试着各种,以你们的层次,根本连想都想不到的‘提升测试’……”

生命存在的最重要本能,就是一直持续不断地“衍升”!

对于这一点,眼前的众灵们,当然很清楚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因此,“炁界主宰”的这段话,倒也让人并不难以理解。

“不过,各位,你们所比较不能体会的,可能是到了我之前‘玉虚天主’、‘阿罗喉魔主’那样的等级,所谓的‘衍升之路’,最难超越的,已经不是别人,而完完全全,在于‘自己’……”

对于这一点,果然在场的众灵群,并不是每一个都能够清楚地明白,“炁界主宰”在做出如此叙述时,那种难以掩饰的“迷惘”与“困惑”,到底代表了怎样的玄殊心境……

“这样的情况,困扰了我们非常非常……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一直到合我二个神识之力,同时探索到宇宙根源的另一种存在,也就是‘炁界’时,才使得我的两个神识的生命有了新的方向与重心……那时,他们就同时集中了所有的神识力量,试了各种的方法,想要看怎么能够跨越那无法跨越的,‘炁’与‘物’的鸿沟……

使得我们的生命存在状态,进入到另一种已经完全无法想像的境界……“

炁界主宰的话说到这里,双眼的目光忽然移到了四位界天天主的身上,隐约里好像蕴藏着无比深情地继续说道:“那时候我的两个神识,玉虚与阿罗喉,已经再也无心于‘三间九界’的一切……只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个完全不同的全新世界……虽然因为遥远的‘炁物鸿沟’,使得我一切只能够用想像,来感受‘炁界’的存在……”

玉腾天主听到这里,才忍不住接口说道:“所以,最后你们……最后你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炁界主宰点了点头:“是的……因为‘炁界’的存在形式,根本就和我们完全不同,因此就算是我的两个神识,合力投入了其中,原本一切的神识形式,同样也会不再存在,因此这会让我连想在‘炁界’‘凝现’出来,都变成了最大的,最不可突破的瓶颈……所以最后只好反过来,借助你们对我的感情,做出引动我神识形式的组成动机……”

玉清这时,也渐渐明白了整个过程,因此玉腾问完之后,也忍不住跟着问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们呢?”

炁界主宰很快就摇了摇头:“生命进升的最大瓶颈,会在生命自身的原因,就在于无论你有多少张牌,所有生命的变化,都将会因为牌数而有最后的‘极限限制’……一方面我所感受到的讯息,你们恐怕没有办法真正的了解与体会,所以就算我告诉你们,也只是徒乱人心,不会有什么更明确助益的……另一方面,你们一向代替我管理‘天间’,因此那些琐事,绝对多多少少,也会分去你们在这件虚无缥缈、连想像也无从想像的事件上,所能够集中的注意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所能够做的,就是暂时将你们已经有的‘牌’,都全部去掉……然后透过玠芝,让一切我所安排的因缘,能够自然形成……”

说到这里,炁界主宰忽然转头,对着周围的众灵群微微一笑,神色之中,那种“玉虚天主”的纯真自然,完全表露无疑……

“让我惊喜的,是这样的安排,没想到真的……真的在‘炁界’,引起了某种程度的反应……我的神识,真的在你们无心的召唤下,于另一个无法想像的‘炁界’,慢慢凝聚了起来……不过,同样的,也有一些我原先没有想到的情况,在这种状态下,震荡发生了……”

“炁界主宰”说到这里,一双明亮的眼光,很自然地便移到了那边的“阿罗喉”魔主身上。

而那边的“阿罗喉”魔主,则依旧还是那副并不大在乎的神情,同时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倒是玉腾天主,有点忍下住地接着问道:“你所说,原先没有想到的情况,指的是什么?”

炁界之主的视线这才从那边的“阿罗喉”魔主的身上收回,重新继续说道:“所谓‘原先没有想到的情况’,指的就是,当我的那两个超级神识,玉虚与阿罗喉,真的合体全力投入到了‘炁界’中以后……没想到我的神识还没有来得及在‘炁界’之中重新成形,由于那种特殊的‘炁性’反震,竟使得我自己的神识,在‘光炁’影响下,于我们‘三间九界’这里,震荡形成了另一个‘自我’!”。说到这里,当“炁界主宰”的眼神,又往“阿罗喉”那边移去时,周围的众天灵修、妖魔怪物群们,终于知道他话意里的那“另一个自我”,指的到底是谁了!

也正因为目前在场的众天灵修、妖魔怪物群们,已经终于多少明白了眼前的情势,因此他们同样也为了如此突兀的变化,只得愣在那里,实在也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了……

这其中最明显的,当然还是要算“天间”带头的那四位“界天天主”……

所以,等到“炁界之主”的话一说完,玉腾天主马上就迫下及待地,转向了那边的“阿罗喉”魔主,急急问道:“阿罗喉魔主,请你让我们的玉虚天主出来一下……玉虚,‘炁界主宰’的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玉腾天主的话都还没有问完,本来还是“蛟魔”模样的“阿罗喉”,果然“唰”地一下子,立刻就变成了玉腾天主所希望看到的“玉虚天主”!

一时之间,中央和这一边,同时竟好像有了两个“玉虚天主”的怪异感觉!

那边那个原本的“玉虚天主”,样子才一转现,并没有马上针对玉腾天主的问话,做出回应,而是先对着玉腾天主点了点头,但又跟着摇了摇头……

“大致上,炁界主宰的说法,并没有错。不过,唯一他没有说对的,就只有一点……”

玉虚天主这么一说,玉腾当然是立刻就接着问道:“是哪一点?”

这一次,反倒是变成了玉虚天主,将自己的眼光,往炁界主宰那边微微一望,然后才接着说道:“我和阿罗喉的合体神识,确实是倾尽全力地,往‘炁界’投射而去……不过真正的结果,却是完全失败了!只不过让我也想不到的是……由于‘炁界’那边的‘炁性’作用,所以我和阿罗喉的尝试虽然失败了,但这样尝试的后续影响,就是在‘炁界’那里,竟按照我和阿罗喉的神识原型,凝结起了一个和我们一模一样的……炁界主宰!”

听着玉虚天主的话,周围的众天灵修、妖魔怪物群,只得又再一次地怔住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奇奥的事发生?

而玉虚天主说到这里,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并没有说完。因此在众人都脸露错愕的同时,他紧接着就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更糟糕的是,那个‘炁界主宰’,不但神识的原型,完全是依照我和阿罗喉的合体所打造……同时,他也继承了我与阿罗喉,急切想要将自己生命型态,做进一步提升的强烈欲望!”

这一回换成了沉思着的玉悬天主,开口接着问道:“玉虚,你说的‘强烈欲望’,指的是什么?”

玉虚天主这时候,苦笑了一下,说道:“就像沸腾的滚水,最后要完全升化成蒸气,一定得要在加柴添火,乱腾一阵之后,点滴不剩!玉悬,滚水化气,绝对没有哪一滴水,是一半为液状,同时另一半又是气体的……这两边只能选一边……”

玉悬天主听了玉虚天主的话:心中微沉,但嘴里却为了得到更肯定的答案而依旧问道:“天主说的这话,指的是什么意思?”

玉虚深深地凝望了玉悬一眼,又叹了口气,反问她说道:“玉悬,你何不问问,炁界主宰,辛辛苦苦地,从他‘炁界’那边,跨越了‘炁’与‘物’的界限,到我们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原因?而他所预先埋藏于‘真人界’,‘紫柔宗主’的‘浑沌法诀’,真正的内容又是什么?”

玉悬天主这时同样稍微地怔了怔,似乎也没有想到玉虚天主竟会将这样的问题,直接交给“炁界主宰”来回应,因此只得转过头,对着“炁界主宰”说道:“对于这一点,炁界主宰您是不是可以说明一下呢?”

炁界主宰此时的反应,也并没有推辞,直接便点了点头,回答道:“这当然没有什么不行的……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生命的另一层跃升,是绝对全部的,也同样是完整一体的……神识的任何一个部份,都不能分割。所以,既然我已经藉由四位天主分识种胎的方式,神识存在已经顺利地在‘炁界’成形,那么为了将这种进升的步骤全部完成,不至于因为‘物界’这边,还有我震荡出现的残余神识继续存在,而影响了我‘炁界’那边,纯净神识的进升……我必须要真正的跨越空间过来,将我的‘残余神识’,完全地清除干净!”

周围的众天灵修妖魔怪物群一听到炁界主宰这么一说,心中都忍不住霍然一惊!

原来,“炁界主宰”,果然是针对了玉虚天主和阿罗喉而来!

这个时候他话语中所谓的“完全地清除干净”,恐怕连笨蛋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只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炁界主宰这样的理由,还真是让大家搞不清楚,到底算不算是理所当然了……

这边的“炁界主宰”,到底就是进升到另一个层次的“玉虚天主”与“阿罗喉魔主”合体神识?还是像原本的“玉虚天主”所说,其实是‘炁界’按照他和“阿罗喉魔主”合体神识,所依样形成的“外来异体”?

同样的,那边的“玉虚天主”,到底是真正的“玉虚天主”,或者其实只是像“炁界主宰”所说,现在的他,只是由于“炁体作用”,所震荡产生出来的“残余神识”?

想到这里,在场每一位天灵修,甚至是好几只眼睛的妖魔怪物群,都只能够怔怔地,眼神溜溜地,看看那边的“炁界主宰”,再看看这边的“玉虚天主”,一时之间根本连话都下知道该怎么说了。

最后,还是由四界天天主的玉悬天主,转过了头,询问“玉虚天主”说道:“如果事情真的是像你所说的这样,为什么你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告诉我们?”

对于玉悬的询问,玉虚天主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轻轻一叹,很温和地以一种无奈的语气顿了一会儿,然后才继续说道:“我们会直到刚刚才正式出面,最主要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和阿罗喉魔主,在这次的‘神识投射’之中,所耗费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只能够努力地,恢复我们的神识在‘物界’这边的正常运作……另一方面,我和阿罗喉魔主都很清楚,依照我们的‘神识模式’,在‘炁界’那边所形成的那位‘炁界主宰’,恐怕很难不想要试着跨越两边那种无法形容的鸿沟,到我们这边来,非得把我和阿罗喉魔主目前所存在的神识模式,给完全消灭不可!”

说到这里,玉虚天主停顿了一下,双眼目光往四位界天天主脸上微微一绕,然后才点了点头,接着继续说道:“所以,我和阿罗喉魔主,为了这一点,就必须在恢复自身神识的期间,同时寻找出另一种,能够和那个即将跨界而来的‘炁界主宰’,互相抗衡的‘新型态神识存在体’!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和阿罗喉魔主的合体神识,会一直到现在,才终于露面的原因……”

能够和“炁界主宰”互相抗衡的“新型态神识存在体”?

听到玉虚天主这么一说,差不多在场的所有天灵修妖魔群,都很自然地转了眼光,往他那纯真、温和而又坦然的脸宠望去。

看样子,这位“玉虚天主”,和另一个没有呈现出来的“阿罗喉魔主”,显然在对付那个什么“炁界主宰”方面,已经有了某种特别的把握!

说实话,在场所有的天灵修妖魔群,对于眼前的情况,可以说已经完全都被搞混了!

“炁界主宰”的存在,就是由于“玉虚天主”、“阿罗喉魔主”的错误“神识投射”?

而现在那个时而会变成“玉虚天主”,时而会变成“阿罗喉魔主”的“神识合体”,在“炁界主宰”的叙述之中,又变成了是他进升“炁界”之后的神识残余?

这两种外在叙述几乎完全相同,但内容同时又完全相反的说法之中,到底哪一个才是对的?

到底现在,哪一边才是真正的“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

面对如此好不容易,终于将以前的一切线索,串串相合起来的情况,众天灵修和妖魔群们,却不但没有将真相搞得更清楚,反倒是更困惑了!

他们,到底应该相信谁?

在已经可以说完全被搞迷糊的众天灵修和妖魔群们之中,还是只有极少数的人,虽然凭藉着深厚的元能修练,也因为眼前的两者,所处的层次实在太高,而没有办法分辨得出来,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但还是有些人,很清楚地将最后的归属,集中到了另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之上……

那就是由其中的玉悬,在左右两边,各打量了“炁界之主”和“玉虚天主”一眼之后,轻轻叹了口气,对着“玉虚天主”说道:“其实,对于天主如此的状况,我们实在已经没有了分辨出谁是谁非的能力了……而且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对于天主以下,包括我们四人,几乎可以说并没有任何的能力,可以为你们做出什么影响……不过,即使是如此,我也依旧很想知道,天主所说,‘新型态神识存在体’,指的是什么意思?”

众天灵修和妖魔群们,听了玉悬的这段话,果然那种惶惶不安的心情,稍微地降低了一些。

她说的还真是没错……

以眼前“炁界之主”,和那个“玉虚天主”,或者是“阿罗喉魔主”,或者是“合体神识”的存在等级,根本就已经不是他们这种层次的天灵修,以及妖魔群们,所能够影响得到的了……

因此,说来说去,这意思也就是指,无论他们双方谁说的才是真话,在场的这些天灵修、妖魔群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去影响他们双方眼看难以避免的一场空前绝后的大决战!

所以,事实上他们有没有能力去分辨出眼前的这种扑朔迷离的情势,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就对最后的结果,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这样的体会,使得在场的那些天灵修、妖魔群们,心里本来的不安,确实是减少了许多。

在场的众人,唯一能够做的,其实就是睁大了眼睛,静静地观察着各种变化的进展……

在玉悬的那番话问完之后,玉虚天主忽然整个人的影像,轻轻一晃……

阿罗喉冷峻的模样与声音,就紧接着闪现出来,淡淡地回答说道:“你说得没错,眼前各位‘三间九界’的天灵修们,甚至包括了我那些妖魔界的孩儿们……你们对于我和‘炁界主宰’的争执,其实并不能够产生什么特别的影响……所以你们的理解与认同与否,对我们现在的情况并不重要……”

阿罗喉魔主的话一说到这里,本来还有一些疑团想不明白,因此想问一问的天灵修们,也只好闭上嘴,一时间什么话也问不出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倒是那边的“炁界主宰”,对着阿罗喉魔主轻轻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你这样未免也太现实冷酷吧?虽然我们之间,这一场难以避免的‘两界对决’,他们那些‘三间九界’的天灵修与妖魔怪物群,完全不能产生任何的影响……但是我们互决之后的结果,却依旧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所以现在就让他们对这种情况多一些了解,又有什么关系呢?”

“炁界主宰”的这段话才刚说完,旁观的众天灵修、怪物群们,心里原本的疑问还没有获得解答,马上就又兴起了一阵惑然……

其中,四界天天主中,一身火红元能,喷然焰射的玉腾,第一个就忍不住接着“炁界主宰”的话尾问道:“你们互决之后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存?炁界主宰,你现在所说的这段话,意思是指……”

现在外形看起来就和原先的“玉虚天主”一模一样的“炁界主宰”,闻言之后,便很自然地转过头,对着玉腾微微一笑,回答道:“玉腾,虽然我也不愿意,但却不得不告诉你,我这次跨界而来,要对付的并不是只有这个我所残留的神识体……”

玉腾微微一愕,很自然地跟着问道:“不是只有残留的神识体?”

点了点头,“炁界主宰”回答道:“是的,不是只有我所残留的神识体……也就是说,所有和我以前的神识体,有关系的任何存在,都要在我这次前来的情况下,完全清除!”

这一次,不只是玉腾……

连旁边的玉清,在“炁界主宰”这样的话一说完之后,她也不由自主地紧跟着问道:“完全清除?”

“炁界主宰”再次点了点头,嘴边的笑容依旧没变地回答道:“是的,完全清除……也就是说,我这次跨界而来的目的,不只是要将我残留的‘神识体’完全清除干净,这其中的目标,同样也包括了我之前所接触到的任何存在!”

“炁界主宰”说到这里,看了看周围,然后很快地便又接着继续说道:“包括了你、她,还有其他一切,在场的所有天灵修、妖魔怪物群……这些所有的存在体,我全部都要清除干净之后,才能够完全斩断我在物界的一切机缘牵连,然后完全地进升到‘炁界’,成就从未有生灵体做到的奇迹……”

他的这一番补充,其中所包含的意思,当然已经可以说是非常清楚而又明显的了!

而听到炁界主宰的话之后,在场所有的天灵修、妖魔怪物群,都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感到大吃一惊。

不过,因为这样的惊讶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话,因此使得周围的环境显现出了一片静默……、大家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站在那里,面面相颅地互相呆望着……

过了好一会儿,才做依旧由玉腾天主,怔怔然地开口问道:“你是说……你这次前来,真的是要将我们所有的人,都全部毁灭吗?‘炁界主宰’,这是你的意思吗?”

当玉腾天主问出了这一个问题之后,周围每一位天灵修们,心中都很自然地浮现了之前的传说……

炁界主宰,最后是为了“毁灭一切”而来!

没想到,如此的预言传说,竟然真的变成了事实!

虽然,因为周围众人的惊讶,而使得眼前的气氛,变得有点诡异……

但是“炁界主宰”现在的表情,却还是非常镇定,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所以,在玉腾天主刚才的话问完之后,“炁界主宰”嘴边,依旧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语气也非常平静地,对着玉腾天主,回答道:“是的……玉腾,你现在所说的话,正是我的意思。”

在玉腾问完话之后,此刻一旁的玉清,也忍不住跟着脱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毁灭我们?难道,我们的存在,也会影响你投射到‘炁界’去的结果吗?我们的存在,也会影响到你在那里的存在吗?”

炁界主宰,再一次轻轻叹了口气,目光中淡然里带着一点温柔,对着玉腾和玉清,静静地说道:“存在,是机缘的一种聚集……而一切的聚集,其实都蕴含了,来自各方面的交错机缘……所以,任何一种存在个体的转移,都不会只有存在个体本身而已……它必定牵连了范围非常广泛的机缘网络。也就是说,在外表的呈现上,也许我们注意到的,只是那朵鲜艳亮眼的花朵……它是那么样地明显,那么样地美丽……但是,如果你更仔细一点地观察……这朵美丽的花朵,绝对不会只有‘花朵’本身而已……在这朵花旁,必定有着也许不那么引人注意,但却衬得花色更亮丽的枝叶;有着同样不显眼,但却将整个花朵支撑起来的茎干;甚至如果继续追寻下去,还会发现到传输着水分养分,让花朵能够呈现出如此鲜软丰嫩,但却完全看不见的,埋藏在土里的花根……”

说到这里,“炁界主宰”,微微一笑,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接着继续说道:“玉腾、玉清,如果要说到一个完整的‘我’,那么在这些交错的机缘之中,所有曾经和我发生过关系的缘力里,都有某种层次部份的‘我’!这样你们明白了吗?”

话已经说到这样,当然同样已经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

“炁界主宰”,是为了“毁灭”而来,确确实实,已经获得了明证!

而且,更让周围那些天灵修、妖魔怪物们觉得很无力,但也不得不承认的是……

“炁界主宰”和“玉虚天主”、“阿罗魔主”的这种最终的决战,层级显然已经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围在附近,数量庞大的天灵修、妖魔怪物群所能够“插手”,或者是“影响”的了……

了解了这一点之后。虽然大家都知道除了“炁界主宰”和“玉虚天主”、“阿罗喉魔主”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在这最后的一战之中,能够插得上手……

但是,在那种本来就将“炁界主宰”围在小央的架势中,很自然而然的反应,当然还是各自忍不住往里面移动了一点位置,使得整个场景看起来,数量惊人的天灵修、妖魔群,好像同时又更往“炁界主宰”的方向集中了一些,宛如将他围得益加紧密许多!

这样的态势,使得周围一切的气氛,同样很自然地,变得凝重了起来!

没有人特别做出任何要求,所有的天灵修和妖魔群,这时候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虚幻般的环境,密密麻麻的“天地两间”群众……

一切目光的焦点,都到了最中间的“炁界主宰”,和旁边与他相对的“阿罗喉”魔主身上!

两个最不可思议的存在体,终于正面对上了!

“炁界主宰”现在的模样,就是以前的“飞龙联主”,同样也就是“玉虚天主”的外表……

他对着目前已经变成“阿罗喉魔主”的那个所谓的“神识合体”。叹了口气说道:“并不是我要特别找你的麻烦……而是你原本来自于我的投射,所以像你这样的反射式波动存在,只是一种不可避免的‘过程’!”

“炁界主宰”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凝视了“阿罗喉魔主”一阵子之后,才接着继续说道:“所以,你就别再挣扎了吧,以神识的相属性来说,副身是斗不过正体的……”

那边的“阿罗喉魔主”,对于“炁界主宰”的说法,只是嗤然一阵冷笑,马上回答道:“我知道你这个虚幻的‘投射体’,因为得到了强大‘炁界’的特殊力量,因此茁壮到了几乎无法估计的程度……所以才能够反过来,想要将我这个‘正身’给消灭掉,以获取你绝对完整的存在……但是你别忘了,我和玉虚天主,虽然对于‘炁界’的神识投射失败了,但我们对于这其中的奥秘,了解得和你一样深……因此我们对于你的来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

听了“阿罗喉魔主”现在所说的话,“炁界主宰”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也知道他的这段表示,并不是空穴来风……

因此,“炁界主宰”在安静了一下之后,才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知道现在的你,已经不止是原先纯粹只有我的‘残余神识体’……也就是说,现在的你,已经不止是‘玉虚天主’与‘阿罗喉魔主’了,你显然掺进了一些其他的存在体……”

阿罗喉魔主,还是冷冷地一笑道:“不错,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不然我怎么敢出来和你直接地面对面相抗?”

“炁界主宰”皱了皱眉头,但也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我感应得出来你的改变……不过你真的认为,这样的改变有用吗?”

阿罗喉魔主忽然仰天哈哈一笑:“别人不敢说,但是对你我相信一定有用的……”

现在阿罗喉魔主和炁界主宰的这段对话,说实在的,周围的众天灵修和妖魔们,真的听得是一头雾水……

因此玉腾天主在此刻,忍不住地插口问道:“魔主,现在的你,又有什么不同吗?”

玉腾现在问的问题,正是众天灵修和妖魔群,都很想知道的问题,因此她的话才一说完,数以千计的眼光,立刻就集中到了阿罗喉魔主的身上……

让人惊奇的变化,就在这个时候出现!

当玉腾的话才一问完,阿罗喉魔主的外表,马上就像水中的倒影,受到小石投入的影响那般,晃起了一波涟影……

他这种瞬间由玉虚天主,变成阿罗喉魔主,然后再由阿罗喉魔主,变回玉虚天主的模样互换,之前大家已经看过好几次了,所以这回阿罗喉魔王的影像波纹再现,周围的众天灵修和妖魔群们,并没有什么觉得奇怪的地方。

然而等到这次他的新模样更换完成之后,大家才发现,此刻出现的,并不是“玉虚天主”,而变成了另一个眉目相当清秀的少年!

这是一位鲜袍俊逸,两眼中的神光,透着浓浓诡秘的陌生少年!

大家直到此刻,才发现眼前那个“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合体的神识,并不是只有“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两个存在体而已……

因为不到眨眼间,已经有一些少数的天灵修,认出了眼前呈现的这位“陌生少年”,其实一点也不“陌生”!

“阳印?你是……阳印……”

“咦?呵罗喉魔主……怎么会变成阳印呢?”

是的,正如那几位认出少年的天灵修所说……

眼前的少年,正是阳印!

在其他并不认得阳印的天灵修们,正私下议论着询问阳印是谁,以至于现场变得有点嗡嗡然,稍微混乱的当儿……

阳印忽然睁开了微闭的双目,对着玉腾眨了眨眼:“你的主神识体也许不大认得我,但是你的分识:艳嫣,却应该是记得我的!”

玉腾天主这时其实正有点愕然地望着阳印,所以在阳印说完话之后,很快就甩了甩头,回答道:“艳嫣的一切记忆已经并入了我的神识之中,所以我当然记得你……只是,阳印,你怎么也跑到了‘玉虚天主’和‘阿罗喉魔主’的神识合体里面去了呢?”

阳印这次又像之前的阿罗喉魔主那般,仰头哈哈一笑,然后接着说道:“哈哈哈……玉腾天主,进入我神识体的,又岂止我阳印而已?”

阳印此话一出,玉腾天主又是一愣……

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又已经不是“阳印”了!

只不过是眨眼般的时间,阳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变成一个银光闪闪,狰狞骇人的怪物……旱魃!

“你……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腾脸色微变地间道。

旱魃的影像,就和之前的阳印一样,当玉腾如此的话一问完,便已经同样消失不见了……

最后缓缓抬起头,回答她的,已经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模样非常慈祥的老爷爷……

“你还不明白吗?玉腾,现在的我,已经不只是‘玉虚天主’,也不只是‘阿罗喉’了……”

老爷爷的话才一说完,玉腾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另一边外侧,天灵修群中的龙龟婆婆,已经“绷”地跳了起来,指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叫道:“鲲鲩,你你你……怎么会是你……”

鲲鲩老爷爷的眼光只是淡淡地,往龙龟婆婆那边一瞟,然后,整个人又是“唰”地一声轻响,换了另一个模样……

那是一位,长相清甜,看起来非常纯真的小姑娘……

所有的人,一时竟有点呆了……

因为,她正是眉目和“玉慈天主”非常类似的……

紫柔!

围在最内层的四位界天天主中,一直都比较少说话的“玉慈天主”,这时终于也轻轻叹了口气,对着那位说来应该还是她神识分身的“紫柔”,轻轻说道:“难怪我一直无法感应到你的踪迹……原来,你真的在这里,紫柔……”

紫柔?

有些从真人界飞升而来的天灵修,原本还觉得这个小女孩怎么有点眼熟,这下总算恍然而惊,整个愣住了……

其中,曾经是“阴阳宗”的玠芝修罗,也忍不住喃喃自语地说道:“紫柔……紫柔……紫柔也在这里?”

面对着又有点纷纷的议论,紫柔只是婉婉一笑,双目往周遭一绕,接着轻声轻语地说道:“如果要说的更直接的一点,现在的我已经不止是‘玉虚’,不止是‘阿罗喉’,当然也就不止是‘紫柔’了……”

紫柔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很奇怪地,让人听起来清清楚楚,丝丝入耳,分毫不爽……

周围的众天灵修,重新安静了下来。

于是,她的声音又接着继续说道:“所以,如果你们任何一个人,真的要称呼我的话,倒是不妨叫我‘紫玉罗’!”

“紫玉罗?”玉慈天主听到“紫柔”这么一说,似乎也不得不接受,眼前这位原本是“玉虚天主”的各种变体,已经再也不是她所熟悉的“玉虚天主”这样的事实……

因此,即使她已经是天主级的天人,也忍不住语音有点震动地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接着继续说道:“你真的……已经不再是玉虚天主了?”

紫柔……不,更正确地说,应该是“紫玉罗”,脸上露出了纯真温柔的笑容,对着玉慈回答道:“你的话只对了一半,玉慈……你应该说,我已经‘不止是’玉虚天主了……”

“不止是……不止是……”玉慈最后只能够喃喃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外表还是“紫柔”的紫玉罗,“唰”地一下,又变成了“飞龙联主”的模样,眼睛的视线虽然已经重新移到了“炁界主宰”的身上,但是嘴里所说的话语,却忽然变得大声了起来,好像是正在对着周围所有的天灵修和妖魔怪物群说话一般……

“诸位,生命型态进升到最后,最难以突破的瓶颈,就在于‘自己’所形成的‘最终型态’……而且这个生命型态,像本来的我,结构越复杂,涵盖面越广,就会使得这样的瓶颈,越加难以突破……所以,自从我的神识投射确定失败的那一刹那起,我就倾全力地,在恢复的同时,寻找着各种其他路径的尝试……”

他的话说到这里,稍微地停顿了一下。

周围的众天灵修和妖魔怪物群们,都安安静静地,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

只有他沉定的声音,继续说道:“现在的我,已经结合了好几种非常特殊的突破……这其中包括了,附体之后重新组态的阳印,以魔质为基础做出了重大跃升的旱魃,和我一样在飞升的瞬间,滞留于人间的‘鲲鲩’,以及由于无法直接飞升的顿挫作用,所产生的激荡变种‘脑脶’……最后,最重要的,就是神识之中,带着‘浑沌奥秘’的‘紫柔’……”

说到此处,“紫玉罗”的目光重新回到了真正的对头,“炁界主宰”的身上。

盯视了一阵子,紫玉罗沉气凝神,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着“炁界主宰”缓慢说道:“这时候的你,已经不一定能够像你所估计的那般,将我‘消灭’了……”

话才刚说完,紫玉罗整个人忽然间,“叭”地发出一声脆响……

然后,他原本的身形,就猛地变成了一大片爆亮的光芒……

在一般话音之后,紫玉罗忽然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使得周围的众天灵修、妖魔怪物群们,都反射性地吓了一跳!

接着,紫玉罗沉稳的语调,猛地就像拉紧的琴弦那般,“嗡”然一阵长响,整个变得高亢了起来……

“来吧……炁界主宰,你我的这一战,终将来临……”

随着紫玉罗那边的状态开始激化,“炁界主宰”这时也同样好像应和着他的改变那般,“叭”地一声脆响,光华陡涨……

两个神秘而又无可比拟的超级存在,终于准备要正面相冲了……

周围每一个天灵修们,面对着两团爆放出越来越强烈芒光的超级存在,于反射性转头闭眼的同时,每一个人的心也都提到了胸腔口……

最后一战,终于开打!

“炁界主宰”和“紫玉罗”,他们的“最后交战”,其实根本就看不清楚,也无法分辨……

唯一大家所感觉得到的,就是从两人之间,所扩散出来的,好似真的变成了实物的刺眼光芒……

这种光芒就像个无限胀大的白球,眨眼间就将周围所有的天灵修、妖魔怪物团,给整个包纳了进去……

当光炁亮芒,透体而过的同时,每个人都只觉得周身好像被一股温暖的水流给“包覆”住了那般,刹那间有着一种颇为舒适的“酥麻感”……

正有些茫茫然地,不知道怎么回事时,忽然有一道尖亢的音波,穿震而来……

奇怪的是,此刻的每一位天灵修和妖魔群,却同时很清楚地,明白这道音波其中所蕴含的意思。

那,竟是一段类似说话的声调……

“炁界主宰,除了把我消灭之外,你最缺乏的,就是藏在‘紫柔’神识之下的‘浑沌法诀’……如今我已经是‘法诀’了,消灭了我,就是消灭了你最后所最需要的法诀……在这种情形下,你也难以抉择了吧?”

听着这段话,那些天灵修们的神识,似乎有一点拉回到了目前的处境……

有些低头举手,想要看看自己的臂掌,到底怎么了的天灵修,这才骇然发现,他们的手臂……甚至不止手臂,应该说整个身体,竟然都正在周围强烈光炁的渐强透射下,慢慢“蒸发”了……

会使用“蒸发”这样的形容词,是因为他们不但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手臂,开始也变得透然发亮,甚至炽亮到了某个程度,他们的身体组织,就开始像火焰上的冰滴那般,边“嗤嗤嗤”地冒着烟,边像裂散的烟尘一样地开始“消散”!

大吃一惊,有些天灵修、妖魔群,想要呼喝出声……

但是紧跟着,他们便又发现,他们已经没有“声音”可以发出来了……

因为,只这一瞬间,所有的物质都已经崩散!

他们的存在,一时间竟好像变成了另一种他们完全无法了解的状态……

再一次的震撼之中,他们最后听到的,就是只有“炁界主宰”,非常平静的语音!

“浑沌法诀,其实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现在的你,现在的众生灵们,而留存着的……这一切都将结束,但也是另一个完全不可知的开始……”

《全书完》

卷后语龙魔,终于写完了。

我抬起头,看着窗外微明的天空,轻轻吐了口气。

七十本,三年,终于告一个段落了……

虽然写到最后的两本,因为试着要将一切的线索做个结束,我的速度忽然慢了至少三、四倍……

我不晓得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留下了悬尾,但我终于还是结束了这部小说的写作。

回顾这部作品在这创作的三年,确实是点点滴滴,各种体会、感触在心头。

有些地方我同样和某些读者一样地不满意自己,有些地方我也同样地怀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写……

这是一部小说,但我却加了好多好多,我自己在哲学上的思维,或是科学上的反质。这使得有些人,甚至认为我写的这根本算不上是一部小说。

因此,如果要我为自己的这部作品打分数,我想我大概只会给个七十五分……

然而,话虽然是这么说,这毕竟是我的第一部长篇的,超级长篇的小说,我确实也真心地并不认为,我可以写出多么完全无瑕的作品……

我唯一可以稍微安慰一下自己的是,最后的几本,我花了几乎三、四倍的时间来做结尾,绝对不愿意随随便便地就做结束……

我知道这样的结尾,不一定是最完美的,但至少我非常地用心了。

“龙魔传奇录”最后这样,到底算不算是结束了?

这个问题,其实连我自己,也有点没有办法回答。

说实话,我本来还想在最后,加个什么“尾声”、“终章”的,内容当然就是描述我想像之中,另一个更高“次元”的存在情形与生活状态……

可是后来我却发现,其实一般我所能够想像的“更高层存在”,大部份都已经在“天间”的生活之中,有所着墨了。因此小部份那种几乎是纯属于“哲学论述”的“超次元”描述,写出来根本只有让人看了头大而已。

就像玄奥的高等数学函式,已经可以证明二十八次元的存在,但这对于只熟悉四次元的我们来说,绝大多数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一样。

所以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把多余补上的那个“终章”删去,以这样的结局,当作“龙魔传奇录”的收尾。

以“精神的意念运作”当作基础的“三间九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掉了八界……

最后剩下的“世俗界”,当然在发展上,会倾向以“物质验证”为主的科学。

为了阐述这个道理,我还加上了以“龙鸡鸡”为主的一个小情节……

但后来,我也把这段叙述的结尾情节给去掉了。因为当我在审视时,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强作解人”的味道。

好吧,就让这个终局,在此结束吧!

最后他们到底怎么了,就留给所有的读者,自己去诠释吧……

因此,我便在此放下了“龙魔”,开始写这篇“卷后语”。

当然我最要感谢的,是一直支持着我的朋友们。

我知道有些地方我对于情节的安排、故事的叙述,都还称不上可以让大部份的人,甚至是我自己满意……

不过我想,我自己一直努力的,就是从这些不断的尝试之中,得到各种不同的体会与心得。

我会进步的……我也一定要不断的进步……

不然,就太对不起这些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了!

所以,在今天,我写完了“龙魔传奇录”之后,喝了杯茶,回想起这三年的点点滴滴,我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继续努力,写出更精采、更吸引人的好作品!

人生虽然可贵,但有心灵的同伴相挺,这才是最大的幸福!

我会努力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