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四只麟牛
作者:空口白话 更新:2019-09-26

麟牛,四只清一色的麟牛各自鼻尖挂着一个金环在我的面前,这些麟牛并没有像其他以前所见的怪物那样有自己的属地,在里面走来走去是像凭空出现一样,四对牛眼瞪着我,搞得老子是他杀父仇人一样。

接着一只麟牛出一声令大地为之颤抖的叫声,四只麟牛齐刷刷地向我冲来。那几只没用的骆驼在麟牛出叫声的时候早就跑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我一个人应付着眼前的怪物。

唐刀在手里冒出一片红光,八面来风开到极限,身体猛地像麟牛扑去。

头冲来的麟牛身体一挪,用头上的牛角撞上我的唐刀,差点令我的唐刀从手里飞出。

巨大的反震力转来,在我的身体还没有站稳的时候,另外一头麟牛两只巨角向我顶来。

眼看着牛角向自己的胸膛冲来,脚腕猛一用力,将自己的身体甩开,避过两只牛角的冲撞。

在身体离开的时候,手里的唐刀抓住一个一闪而逝的机会,猛地向麟牛的牛头砍去。

麟牛的度飞快,唐刀没有能够命中目标,不过却成功在麟牛的身上留下一条刀痕。

避过四只麟牛的冲撞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骇然看到四只麟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分了开来,它们再我跟前占据了一个位置,接着一头麟牛率先向我奔来,另外的三只则是等待最好的机会,再对我起猛烈的进攻。

“娘的,这样也行?怪物也会车轮战?那个破烂设计员。”看到四只麟牛一副分工合作要把我挂掉的模样,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麟牛扬蹄快奔来,后面是因为疾奔而扬起的漫天黄沙。

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奔来的麟牛,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中,或许这样还能避过一劫。

麟牛越来越近,手里的唐刀已经返回刀鞘之中,我微微地弯下身体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麟牛。

突然身体横移,避过麟牛的双角,接着在瞬间一只手抓住麟牛的牛角,脚下一蹬地面,身体向牛背上窜起。

内力从双手上狂涌而出,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些麟牛会不会使用像囚牛那样会让能量从牛角上爆出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力会不会伤害到麟牛,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让麟牛伤害自己就行了。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在我的手抓住麟牛牛角的时候一种奇异的能量从麟牛的牛角上传递过来,让我的手掌在瞬间麻。

飞身落在麟牛背上之后,虽然麟牛的能量震得我手掌麻,但是打死我也不敢松开手掌,反而另外一只手握上麟牛的牛角,身体就随着麟牛的奔窜不住地上下颠簸。

骑过不少的坐骑,但是这麟牛绝对是最令人痛苦的坐骑,似乎知道我已经来到它的背上,麟牛不断地上下跳跃着,努力想把我从牛背上甩下来。

我紧紧地握住麟牛的牛角,有一个奇怪的现,那就是麟牛在剧烈蹦跳的时候它释放出能量就会变少。而它在停下来的时候,能量就会大增。

过了好一阵子之后,麟牛似乎觉得这样的办法不足以将我甩下来,于是就停了下来,好像是被我驯服了一样。

但是我很清楚事实并非如此,麟牛这是在聚集能量要把我一下从它背上轰下来。

有了这样的明悟之后,我一点不敢迟疑,松开一只手,反手拔出唐刀,接着一下向麟牛的勃颈刺去。

内力毫不吝啬地涌出来,麟牛还没有准备好要将我轰下来的能量突然受到重创,猛地出一声牛哞。

我一招得手之后,将长刀从麟牛的脖子上拔出来,牛血喷溅而出,同时另外一只手拍在牛背上身体快地从麟牛的身上跳下来,就地一滚。

我才滚出没有多少远,受伤的麟牛突然爆裂开来,血肉横飞。

麟牛的血肉如一把暗器一样飞来,打在身上,血量刷刷地往下掉。还好我刚刚从麟牛背上跳下,不然这样的爆炸别说会不会直接挂掉,但是弄个重伤是可以肯定的。

一只麟牛被杀,引得另外三只麟牛仰天长啸,接着其中一只继续向我奔来。

连忙从腰带里掏了一颗补血药吞下,手里的长刀也被**刀鞘内,盯着奔来的麟牛,我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笑容。

一种同样类型的怪物,虽然强力,但是只要找到对付它们的规律之后,那么即使重来一百次也没有任何问题。

麟牛狂奔而来,同样是横身闪过,同样是伸手抓住牛角,飞身而上。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这次对付起麟牛来更有经验。

坐在麟牛的背上,抓着一对牛角任由它不断地跳跃。直到它认为时间到点了之后,拔出长刀刺入牛脖子,接着从牛背上跃离。

四只麟牛用同样的办法将它们变成四团模糊的血肉,虽然这四只麟牛的身体变成一块块的血肉,但是它们的牛角却留了下来。

八只牛角应该是上好的材料吧,我心里暗忖着走过去要将最近的一只牛角捡起,突然八只牛角同时爆出一团土黄色的光芒。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我吓了一跳,停下了伸出去的手。

八只牛角上面的光华越来越亮,接着八只牛角似乎有灵性一样齐齐地将上面的光芒射向中间。

光华溢流,牛角上的土黄色光芒越来越浓,亮的我都睁不开眼睛去看。

突然一声吼叫就在近处出,差点吓得我变成软脚蟹,而身后的骆驼们真的扑倒。

我猛然回头看去,这声吼叫并不响亮,但是却足以震慑人心,这比那些巨龙的龙吟还要让人震惊。

八只牛角光芒四溢,良久才黯淡下来,光芒中间出现一只奇异的怪物。

我看清楚这怪物之后微微一愣,接着狂喜将刚刚惊骇一扫而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这个穷乡僻壤的该死沙漠中居然也能够见到这样的怪物,幸运,就算搞不过这家伙挂在它手里也是一件值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