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骸骨之室
作者:风青玄 更新:2019-09-26

我的血脉似乎也随着地皮的震颤而搏动,心里非常兴奋,忙压着声音喊道:“快过来,这下面好像是空的!”

大家都跑过来,我于是又跺了一下脚,让他们也感受感受这股颤抖。胡子说:“大家帮我找地砖缝隙,东海,你准备好跟我一起撬了上面这层墓砖!”

大家跟找针似的,最终地砖缝隙被何正东找到了,胡子和东海拿好黑折子,小心翼翼地合作,利用双杠杆原理撬开了它,这样做的好处是动静很小。他们拿掉几块砖之后,我们看见下面还有个青铜合金天窗。

他俩继续撬开天窗的合金铁门之后,我们用强光手电照射下去,发现这是一座大型密室,里面摆满了各种古老器具,有的已经损坏了,地上乱七八糟的还躺着很多具骸骨。

我吃了一惊,问胡子和老吴:“难道这就是古书上说的工匠殉葬?”

吴敌点头道:“传说那些大型陵墓施工完成以后,会将工匠们活埋在里面,这样做的用处主要是有两点,第一是保密,不能让参与陵墓工程的人走漏消息,被盗墓者利用,而只有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胡子接着解释道:“这第二点,就是封建迷信的做法,古人相信这些建造陵墓的人已经将他们的灵魂灌注在这些伟大建筑上面了,只要让他们殉葬,就会灵神合一,加固陵墓的安全性,这也是从灭口的做法上延伸出来的黑暗文化,不过已经不再局限于黑暗这个定义了。它已经发展了信仰的一部分,影响到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和生活息息相关,甚至有人自愿殉葬,成为守墓阴灵。”

“嘶……当然了,这是古人的看法,时代有时代的进程与信仰,我不置褒贬。”胡子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可面对此情此景,也没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接着意味深长地说:“照我的猜测,古人将密室建造在这里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墓穴的整洁,埋藏器具杂物的,类似于埋垃圾。在上古时代的道德范畴里,这也算是对工匠的褒奖——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不受狐狸墓的驱使。”

张弦道:“然而事与愿违,这股力量郁结起来,却成了九股力量中最强大的那一股。每个尾巴上都有一个青铜合金太阳轮,类似于能量发射器,只有中间这一股比较粗壮,并且不受我们的生物场影响,以此足可见一斑。”

墓室忽然亮堂起来,我回头一看,狐火光柱腾地窜起一股非常强烈的白焰,吓了我一大跳。胡子说:“原来关键之处就在这里,我们打开了存放工匠骸骨的密室,那股长期郁结的精神力得到释放,已经和狐狸墓融为一体了。”

我惊疑地问:“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胡子摇头道:“这我也说不好,从客观规律来讲,人死了就是死了,现在不过是凝聚起来的能量场在起作用,既然它是宇宙能量,没有人性,那也谈不上好坏吧。”

吴敌忽然问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或许还有构造图什么的,便于我们开启机关。”

我不知道他是在问谁,要是以前,毫无疑问这个问题是丢给李亨利做决定的,可现在他和胡子就是队伍的领导者,难不成还是问的张弦和我们几个人?

张弦和阿依慕交谈了几句,点头道:“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说完就背负好合金古剑,钻进天窗,用手勾着边沿,将自己挂着打量起密室内的情况来。

我赶紧从背包里拿出绳索,可还没解开,他就已经攀着边缘降低距离,跳了下去。惯性的力量踩得那些白骨“喀喇喇”的直响,有好几具骷髅都被他踩碎了,断骨铺得满地都是。

我们将强光手电照下去,时刻关注着张弦的安危,他从骸骨堆里走到墙边检查那些造墓用的器具,翻找着有价值的东西,直到工具堆将他包裹起来,我们只能透过那些工具的缝隙看他,影影绰绰的。

忽然我发现密室里有个人在走动,投射出长长的影子,晃了一下又不见了。我吓得心脏猛地一跳,正想提醒张弦,他忽然举起一块石板晃了晃,开口道:“找到建筑设计图了!”

我心里记挂着密室里那道诡异的影子,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他自己好像已经发现了,连忙往天窗所在的地方跑,迅速将石板扔了上来,被胡子接住了。

我们没顾上去看这块石板上的内容,我赶紧将早就打好了很多结的攀援绳丢下去,可张弦被什么东西往边上一拉,从天窗底下消失了,我只看到了强光手电投下的一道影子,拉得很长,所以看不出那“人”的体格大小。

胡子二话没说,立即攀着绳索滑了下去,我等他下到底之后,就将绳子丢给东海,也准备下去,东海却死活不肯抓绳子送我下去。我知道他是考虑到我的安危,可我心里急的要死,只想着快点下去救人。

那东西太诡异了,以张弦的身手,居然不敢正面迎战,而是选择逃出来,可即便这样,也还是被那东西悄无声息地掳走了。我骂道:“大个子你他妈还是不是人,这么贪生怕死?李老板已经没了,小哥再出了事,你以为你就出得去吗?”

东海眼珠子一瞪:“谁他妈怕死?老子就是个杀猪的,要是真有连小哥都对付不了的东西,你下去陪葬有什么用?你骂老子,老子还想骂死你咧,你他妈是不是傻,居然放胡子下去了!”

我将绳子往他怀里一塞:“我不多说大个子,咱们一条开裆裤穿到大的,是不是兄弟就看这一回了,今天这绳子你他妈拽还是不拽,你自己看着办!”

东海好像被我逼急了,干脆抱着手说:“老子跟你绝交!你有本事找阿勒拽绳子去吧。”

我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固执,居然抢我的台词,我懒得理他,将手电筒装进背包侧袋里,学着张弦的方法,将自己吊着然后松手跳了下去。

等我下来后,发现这也就是二楼到一楼的距离,有一定危险,但得看运气,我脚虽然踩到一具骷髅的脊椎骨上崴了一下,痛得我一声喊,不过我转了转脚踝,居然没出事。

眼前黑咕隆咚的,上面照下来的手电光反而迷得我眼睛有点睁不开,奇怪的是安静得出奇。张弦没有打手电我还能理解,可胡子居然也没有亮灯,他们都不知道在下面什么地方,这气氛,透着一股邪气。

我想到自己正站在一大堆骸骨的中间,心里就有点发虚,赶紧去摸索背包里的手电筒,却发现手电筒不见了。

这情况太骇人,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好端端的手电筒,怎么会自己不见了呢?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底下有古怪,我想叫他们扔一把手电给我,一仰头,却被他们照下来的手电光刺得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