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再见了【大结局】
作者:油偶娃娃 更新:2019-09-26

“杜鹃,你……”萧玉珠看着杜鹃说不出话来,本想提点她在孝中,怎么好穿得这么鲜艳,实属不妥。[ ~]

杜鹃笑笑,拍打袄子上的灰尘,进了房,才说,“这些规矩我怎么会不懂?今儿来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秦浩……老夫人已经给我们许了亲了,只是因我还在孝期内,不便谈婚论嫁,成亲的事要等孝期满了再办。”

杜鹃十七岁了,正是适婚的年龄,等守完孝,年龄就大了,现在能订下来,当然是好的。

看来杜鹃的算盘是打对了,这次李子墨立了功,老夫人对两个伺候的丫鬟大大地有赏,给雨桐赏了好些钗环首饰,杜鹃不要钱财不要首饰,只求让老妇人给她做主。这次有李子墨撑腰,两位姨娘也不敢舀人怎么样,老夫人当场就答应了。

看到好朋友终于要嫁人了,萧玉珠为她感到高兴。

杜鹃还说起了一个好消息,“三少爷把我调到他院里来了,三少爷对下人又好,又不挑剔,到他手下当差活儿也轻松,更重要的是,这样我同秦浩哥就能天天见面了。”

杜鹃说着,嘴角忍不住的笑意,满满地溢出来,明目皓齿,再加上一身红色衣裳,同她平时的素服打扮,明艳多了。杜鹃笑着笑着,突然眉头一皱,哭了起来。

萧玉珠搓手无错,急急地找了块帕子递给她,“好好的,怎么就哭了呢,这可是大喜事。”

杜鹃用帕子捂着口鼻,小声抽泣着,“你说,要是我娘知道我要嫁人的消息,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今日穿得这般鲜艳。实属不孝,她会不会怪我?”

萧玉珠半抱着她,安慰道,“你娘肯定会为你高兴的,她不会怪你的,她还不就盼着这一天,其实她之前所做的那些,也是迫不得已。她一个人拉扯你们几个长大。也是不宜啊!”

杜鹃心里好过了一些,收了声,只是光掉眼泪,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冷不防有一两颗晶莹剔透的泪滴到萧玉珠手上,感觉到冰凉冰凉的。想到杜鹃的母亲,那个把闺女当驴一样使唤,要卖闺女的恶妇。早已经逝去了,过了快两年了,渀佛能体会到她当时的难处。心里的恨也就不再是恨了。

萧玉珠轻轻地拍着杜鹃的背,让她趴在肩膀上哭一会,现在杜鹃的心里,仇恨渐渐地淡去,心里的恨也少了。只是母亲却永远不在了。

杜鹃哭了一会,才抬起头来,用帕子沾了沾眼角,苦笑着道,“你看我,掉哪门子的泪啊,我原本是来报喜的,现下反而是你安慰我了。”

萧玉珠抿嘴道,“等你满了孝,成亲时我定是要去贺的,不过说起来,我可能会赶在你前头。”

杜鹃知道玉珠订亲了的消息,吃了一惊,不过还是为她高兴儿,“你也岁数不小了,明年就十七岁了,早就应该订亲了,傻蛋是一起长大的哥哥,也还算好。”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才叹气道,“可惜的是我看不到你成亲了,明年我们就要同三少爷去西北了。”

“三少爷不是在京城当差吗?怎么突然要去西北?怎么你和秦浩也要跟过去?”这个消息很突然,好友的离开让萧玉珠有些接受不了。

杜鹃说道,“说来话长,三少爷被加管一等,原来是要升官的,可是让大家想不明白的是,好好的朝官不做,他突然向上头提出要去西北外任,任书都已经快下来了,过了新年就上任。老夫人怎么劝他也劝不住,下面的丫鬟婆子们更是乱了套,三少爷去西北,肯定要带几房人过去,丫鬟婆子们也少不了,好些人已经开始活动了,不想到西北去过苦日子,想调到其他院去。”

西北的条件,萧玉珠也是知道的,一望无际的大漠,铺天盖地的风沙,水源很少,十天半个月洗不上澡不说,连饮用水都成问题。那里的气候同南方是天壤之别,夏天干燥炎热,冬天风雪不断,吃食也大不相同,多半是面食,啃的是馍,一日三餐的辣子面,米饭是稀有物。

这样艰苦的条件,怪不得人人都不想去。

“三少爷要去西北上任,你和秦浩是一定要跟过去的,只是……那里和咱们南方是大不同的,吃的是面食,啃的是干巴巴的馍馍,连一口新鲜的蔬菜瓜果也少有,你怎么吃得惯?”萧玉珠有些担心。

杜鹃笑道,“我也听秦浩提起过,那里虽是没有米饭,但是有牛羊肉吃,还是手抓的,喝的又是奶,这些我倒不担心,我想等我们安定下来,也学西北人,养一群羊,每天赶到草原上去放,过过牧民的生活。羊可以挤奶,剪下的羊毛可以卖钱,要是下了羊崽,那就更好了。”

杜鹃已经开始憧憬起塞外的生活了,她在府里太久了,反而是外面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更吸引她。萧玉珠见她对这些变故不太在意,便放下担心,同她一起津津乐道,讨论着西北的吃穿住行。杜鹃甚至已经答应,等养了羊,剪了羊毛,便给玉珠做一件羊毛袄子。

两人讨论了半天,西北还没去,羊的影子还没见着,袄子都已经说上了,萧玉珠捧着肚子笑了一番。

杜鹃想想也觉得好笑,笑完之后,犹豫了半响,才凑过头小声地问,“这次三少爷要去西北外任,你难道就看不出来?”

萧玉珠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支吾着,“我……他……”

“傻妹妹,还不都是因为你!”杜鹃叹了口气,她对玉珠和三少爷的事一直是看在眼里,三少爷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清楚。

萧玉珠有些局促,杜鹃又说,“你老是为别人着想,这回得为自己想想了,眼下你定了亲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见玉珠没答话。心里犹豫了一会,才一狠心,敢把心里地疑问抖出来,“咱们姐妹两个,你就不用瞒我,你同我说说,三少爷那么好的人,你就没有一点想法?”

萧玉珠怔怔地站在窗前。[ ~]窗户已经糊上了纸。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道道窗格,和外面呼呼刮着吓人的风声,她的眼睛定在窗格上,眼睛里有些湿意模糊了。

她不止一次地问自己,她对三少爷就一点也不动心?

萧玉珠也找不到答案。上前打开了一扇窗,让北方灌进来,吹在她的脸上。面无表情,自说自话道,“要是在旦哥儿之前。遇到他,我定是会天涯海角都随他去的,可是我的心太小,有了旦哥儿,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

杜鹃有些意外。又有一丝感动,“说到底……你和三少爷的缘分总归是要薄些。”

眼下离年关近了,过了年又要出塞,府里头有很多事要打点,杜鹃便告辞了。

萧玉珠得知杜鹃要出塞,便做起准备来,想给杜鹃缝一件绒呢斗篷,她知道西北风沙大,出门一定用得上。托曹太太找了块上好的石青色绒泥料子,要是能找到动物毛就更好了,后来,曹太太送来一些貉子毛,说是他当家的在蒙古那边收了一些皮毛,给来冬天卖。

听到蒙古两个字,萧玉珠愣了一下,算了钱给曹太太,曹太太念着和范氏的交情,一再推迟。

“这貉子毛应该不便宜吧?”萧玉珠笑着把钱推回去。

曹太太原想送块料子没什么,只是那貉子毛从蒙古收过来,就不便宜,便讪讪然把钱收了,还做了个顺水人情,送了块积存的余料,让做里子用。

萧玉珠便开始了浩大的工程,和锁儿两个一个裁剪布料,一个缝边,绒呢布料很厚,不好裁,用针缝上去更加难。萧玉珠想用貉子毛在领口袖口处做成毛茸茸的镶边,在帽子边上也镶了貉子毛,帽子可以取下来,风雪大的时候可以带上,斗篷里面做了暗袖,骑马什么的也方便。

新斗篷直到过了新年才做好,锁儿摸着簇新的绒呢面料,羡慕不已,再一看领口袖口处的滚边,和帽子上一圈毛茸茸的貉子毛,不停地说“好看。”她也想要一件,只是做起来太费神了,那就算了,眼下先把斗篷披在身上过把瘾。

萧玉珠帮她系好领口处的绳,让她丑美一番,锁儿的身量和杜鹃差不多,见锁儿穿起来正好,便大大地吐了口气。

原来以为要等开了春化了冻,杜鹃才会走,没想到没出正月,她们就要出发了。好友的提前离开,萧玉珠很舍不得,让锁儿用布把衣裳包了,杜鹃出发这日一早便到城门外去送行。

萧玉涵知道李子墨要去西北了,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难过了一场,他本来还想等春暖花开之际,约人去郊外骑马呢。同萧玉珠说好这日要一起去送的,只因年后和几个同窗外地拜师去了,没来得及赶回来。

天才蒙蒙亮,天空露出一丝鱼肚白,城外寒风习习,让人不由地裹紧了衣裳,萧玉珠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的西北应该是冰雪还没化吧,岂不是更冷。

等了一会,便看到好几辆拉行李的马车驶过来,车上装着的全是大箱子,车辕上坐着家丁,再后面是两辆轿子,还没到跟前,便听到轿子里有人大喊“玉珠……玉珠。”

萧玉珠相互搓着手,跺了跺快要冻僵的脚,朝来的马车看过去。马车停了下来,果然是杜鹃从轿子上走下来,她穿的很厚,一件深蓝色袄子,身上披着厚厚的披风,一下了马车,披风便被风吹得呼呼响,灌得鼓鼓地,杜鹃一边去拉披风一边朝玉珠走过来。

“这么冷的天,怎么这么急就要远行?西北那边估摸着会更冷。”还没等人走近,萧玉珠便迎了上去。

杜鹃握着她的手,“眼下年也过了,马上就要出正月了,三少爷的任书早就下了,也不好在家里待着,我们这么一大班人,一路走一路停的,等到了西北估计就已经开了春了,那里再冷也不怕了。”

她说的也是理,萧玉珠便不理这些。让锁儿捧着新斗篷过来,“这斗篷是我和锁儿赶出来的,针线粗陋了些,一来西北风雪大,出门用得着,二来留给你做个念想,此去一别,不知何年何月能再见了。”

锁儿在一旁插话。“我和二小姐做了一个多月。才把这斗篷做好,这斗篷不仅式样新奇,穿起来还很暖和,这上头的毛还是真的,什么……毛,是二小姐一针一线缝上去的。”

杜鹃收下斗篷。眼里顿时起了泪花,“你瞧我这么粗心,这么多年来。还没送过妹妹什么东西。”说着就从头上取下一个光溜溜的银簪子,放到萧玉珠手里,“这是我多年来常戴的。看到它就如同看得我一样。”

萧玉珠来之前没有这么伤感,只是想到一起长大的好友要离开,此去西北千里迢迢,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再相见了,言谈间红了眼圈。“你要好生保重,记得常给我写信,等你养了羊去草原上放牧,记得写信告诉我啊,你还说还给我做一件羊毛袄子的。”才记起杜鹃不识字,这事只能寄托在秦浩身上。

杜鹃有些尴尬,含着泪儿点点头,“玉珠妹妹,你也要多保重,石榴姐就托付给你了。”

萧玉珠见杜鹃又要掉泪,一把抱住她,开始流泪,“日后定有相见之日,放心吧,石榴姐交给我,我会蘀你常回去看她的。”

两人手拉着手,依依惜别,到最后竟无语凝咽,说不出话来。杜鹃舀起包着斗篷的布包,一扭头要转身回马车上去。李子墨和秦浩骑着马追了上来,因老夫人舍不得儿子,出门时拉着李子墨的手哭了一场,两人才拉后了一段距离。

杜鹃见萧玉珠举步要回避,劝道,“来都来了,就好好地同人告个别,往后再见也不是那么容易了。”说完,便回了马车。

李子墨见着城门外站着的主仆两人,很是惊讶,心里面更是小小的惊喜,不过一想到,她已经定了亲了,心里面更是一抽一抽地痛,想装着没有看见,骑着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可是枣红马的速度却不自觉地慢了下来,他忍不住不去看她。

萧玉珠的脸已经被风吹得成了酱紫色,她身上穿得不薄,可还是抵挡不住寒冬的冷意,冻红的双手人见尤怜,李子墨在马背上俯视着她,见到这个小姑娘,他心里的什么原则都没有了,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玉珠啊,这么冷的天,小心冻得着凉了。”

萧玉珠抽抽鼻子,刚好她的鼻子被风吹得有些堵,“我没什么,只是子墨哥,你多保重。”

李子墨心里情不自禁地欢快起来,笑着点点头,“小姑娘,你也要多保重啊。”

“本来玉涵说要来送你的,可他和同窗去乡下了,没来得及赶回来,他还想约你一起去骑马。”萧玉珠把玉涵的话转达给他。

李子墨感觉有些意外,把手里的马鞭塞到萧玉珠手里,“把这个给玉涵,等他长大了带着这个马鞭到西北找我。”说罢,心情大好,爽朗地哈哈大笑两声,便一个飞跃上了马,策马往前而去。

“三少爷……三少爷……等一等!等一等!”后面有女声大喊着,一个身影箭步一般冲上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三少爷,你千万别丢下奴婢,就让奴婢伺候你一辈子,奴婢就算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李子墨勒住了马,蹙着眉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雨桐。

“雨桐!雨桐”杜鹃掀了轿帘,小声地叫她,让她别做傻事,三少爷这次不带府里的丫鬟,也是有苦衷的,他怕老夫人给他身边安插人。

雨桐含着泪朝杜鹃摇了摇头,出乎人意料的是,雨桐跪在地上,还不停地磕头,边磕头边哭,“三少爷,你这一走,把奴婢丢下,奴婢又该怎么活?奴婢愿意一辈子跟随你左右,即使是粗茶淡饭我也愿意……”不一会儿,额头上便红了一块。

杜鹃听不下去了,急忙从轿子里下来,想去扶起雨桐,见拉不住她,只好向李子墨求情,“三少爷,雨桐伺候你多年,她的真心你怎么会不明白?她怎么会是……”事关老夫人,杜鹃话说了一半,没往下说。

轿子里同乘车的几个婆子纷纷从车厢前面探了头,蘀雨桐求情,“少爷,就让雨桐跟着去吧,你这趟出远门,府里的小丫鬟一个都不用,光我们几个老婆子怎么能照顾得周到?”

“起来吧!”李子墨没有多说。

“还不快谢谢三少爷?”

雨桐大喜,急忙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捡起地上的布包,便被杜鹃扯着上了马车。

李子墨回头深深地望了萧玉珠一眼,缓缓展开一个笑容,还是那永恒的微笑,便转身抓着马的缰绳飞奔而去。

一轮红日冲破云霄,在东边冉冉升起,颀长的身影刚好融入红色的圆盘中,骏马奔腾,风礀翩翩。

几辆马车滚滚前行,萧玉珠同杜鹃隔着车窗道了别,望着追着红日,渐行渐远的身影,蓦然道,“三少爷再见了!杜鹃再见了!”(未完待续)^-^无弹窗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