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信不信我
作者:消失的血条 更新:2019-09-26

赵阔的离去让本就比较压抑的气氛更是窒息几分,faker故作坚强地拍了拍身旁的新队友们:“好了,走吧,我们也要上场了,”

淡淡的话让四个在第一场处子秀中就颇受打击的新人如行尸走肉般地走出了休息室,一共四个人似乎其他人都是已经等待着一场屠杀了,而faker也是让人看不到半点希望,就这么似无事人一样走上了赛场,

李希玥愁眸望着五个并不算高大的背影,望着让人揪心的faker,李希玥心里很难受,跟赵阔共事这么久,她当然知道赵阔的意思,faker就像梅西,就像c罗,在暴躁的滑铲,在多人的包夹下,你依然要杀出一条血路冲向胜利,这就是faker的使命,但是很明显现在的faker还没有理解,

另一边的赵阔这一次没有选择无为,而是一个人率先走进了skt的隔音间,这一点在韩国的ogn当中可谓是第一出,ogn没有教练的座位,而教练也只有ban选的时候,才能进入隔音间,

对于赵阔的进入,裁判一时也是有些发愣,木然看着赵阔进入了隔音间之中才反应过来:“唉,您好,不好意思,教练员这个时间是不可以进入隔音间的,”

“我知道,不会让你难做的,”赵阔冷冷地靠着隔音间墙壁站着,面无表情却又是杀气十足地对着裁判说道,不高兴,自己心中梦寐以求的队员却是让他失望至极,他又怎么会高兴呢,而此时裁判正好是撞上了赵阔的枪眼之上,

不过赵阔的突然闯入却是让观众和在场的解说乱了套,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一连串的疑问闯入别人的脑袋之中,而这一切的答案都在之后的五分钟得到了解答,一个在华夏充满传奇色彩的教练进入了ogn,这如一个深海炸弹一般在这不大的赛场之中爆炸,但却已经影响不到skt隔音间里面的人了,

此时faker和几个同伴进入了隔音间就开始僵持着,faker和赵阔在僵持着,对于这个不管事的老板,faker没有半点好感,而这时这个人竟然还进入了自己的备战区域,这更是faker所不能忍耐的了,

“你来干什么,出去,”

赵阔笑着倚着凳子,没有理会faker,说道:“谁是上单,告诉我,”

“我,”一个赵阔心中唯一有点印象的男孩回答道,

赵阔看了眼男孩,这个男孩正是之前所说的杀马特,一头堪比大锅饭的锅盖头按在脑袋上,染着不伦不类的金黄色,让赵阔有些头疼,但还是接着问道:“叫什么名字,”

“啊,朴昌,”

一个名字让赵阔差点将昨天吃的全吐了出来,一个杀马特的造型加上一个掉渣天的名字,赵阔也是佩服至极,但还是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朴昌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加油,你要火了,”说完这句话,赵阔心中又小心地加了三个字“在华夏”,这样的名字在华夏不火天理难容啊,

在朴昌有些迷糊的时候,赵阔已经拍起了手,招呼道:“来来来,这把比赛,我们好好打,听我指挥,准备再次腾飞吧,”

在以往,在gzz,这句话过后,赵阔会得到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但是在ogn,赵阔得到的只有一阵白眼,而faker更是讥笑道:“为什么我要听你指挥,你有什么资格呢,”

赵阔将目光盯在了不得不盯着的faker身上,反问道:“难不成你有,”

“作为队员,你先思考一下核心该承担的一切吧,所有人都知道一支战队核心是谁,一支战队的灵魂是谁,但是又有谁像你这样沉沦,理解了这些再跟我叫板吧,现在给我坐回位置上,在我改变心意之前,坐回你的座位上,”

faker还想说上两句,却不想赵阔已经作为一个教练,开始叙说起了自己的战术,无奈的faker也是只能坐回座位上,静静地等待着比赛的再开始,

很快,ban选开始,cj和skt的第二场比赛正式打响,而这一场由于赵阔的插入,也是让韩国的观众们再也找不到立场了,一个排外的民族让他们不能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他们的心里却又十分期待着faker的再崛起,这又该如何是好呢,

但是比赛进程很快,cj拿到蓝色方,直接将挖掘机扔出场外,而skt这边朴昌负责ban人,在赵阔的指示下老老实实地将维克托ban掉,至少这个ban人的选择他还是能够接受赵阔的意见,

ban人的阶段很迅速,cj接下来的二三手没有半点犹豫,妖姬和皇子,两个人就这么被无情地抛弃掉了,至于璐璐和人马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同样被skt甩掉了,

至此ban人结束,faker略带嘲笑的意思自言自语道:“幼稚啊,幼稚啊,还因为第一场的结果来ban人,这种事情也就你这样的人做得出来了,你真当人家cj是傻的吗,”

赵阔随意地笑了笑,对于faker的话,赵阔没有半点要解释的意思,随便你去想吧,至于结果终究只有一个,你被我折服,

与此同时,cj的第一手选择出来了,打野猪女,在韩服的版本更新中,巴米的灰烬推出让肉系打野重回t1行列,而这次猪女的出场却是首次职业队用在比赛之中,赵阔看到这一手,微微一笑,原来都想到一块去了,只是抱歉,我的答案比你们还要暴力一百倍,

“塞恩和狮子狗,朴昌,你带惩戒和传送,”

“不行,”faker奋力地喊了出来,先不说狮子狗这种打野和猪女的差距,光是一个惩戒传送的塞恩,就让faker将赵阔扔进了不会玩的行列,

朴昌明显在faker的大喊下,有些拿不定主意,望了望赵阔,又转头望了望faker,

“听我的,”

“别听他的,”

两个人争执不下,而此时时钟依然在倒数,终于赵阔看着faker,认真地说道:“赌一盘,谁输谁走,可以,”

终于赵阔的话让faker冷静了下来,重新趴在座位上,等待着自己的顺序,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faker的心里却是记上了这个赌,谁输谁走是嘛,那就让你走得心服口服,

〓◆书纵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