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鬼抬棺
作者:悠悠暴闪 更新:2019-09-26

?

看着那忽悠忽悠上下翻飞的红棺材到了眼前,闫九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这感觉就像他们几个人躲在那种能看到对面的人但是对方看不到他们的镜子面前。可,这棺材突然停住了。

在他们这面的其中一个红衣厉鬼突然缓缓转过了头,这转头的速度可以说是慢慢悠悠的。但对于看着他们的人来说,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闫九不自禁的退后一步,捂住了嘴。

他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现在这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他清晰的看到那个红衣厉鬼的头扭过来的时候整个脑袋都掉了下来。那脖子上的肉茬子已经没有了血色,很显然她被断头死的。

现在的情景就是。她的身体已经走过了一段距离,而脑袋却慢慢扭了过来,闫九看着她的眼睛,奇怪的是,这厉鬼的两个眼珠子并不是一个颜色。闫九见过白色。红色,黑色的眼球。

但是,他却从来没看过绿色的眼球。而且,这厉鬼的眼球还并不都是一个颜色,一个绿色的不用说。而另一个却是发着奇怪的紫色。这厉鬼的嘴唇是黑色的,她慢慢张开了嘴。

闫九直觉的想吐。因为那一口碎牙在她的嘴里伴随着不知道为什么黑了吧唧的东西流了出来,就像墨汁一样,大口大口的从里面流了出来。她翕动着嘴唇,仿佛要说什么,突然。

闫九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大叫一声对身边的几位仙家道:“快跑”话音刚落,便见那厉鬼紫色的眼睛发出了一股红光,然后,他们面前的结界应声崩塌,但幸亏躲得快,没有人受伤。

仙家就是仙家,只这一击,便已经了然对方的实力,常天庆对自己的这个结界非常有自信,他的本体是条修行千年不止的通体黢黑的黑蛇。因此也是最擅长结界和隐藏的。

可万万没想到,居然被这厉鬼的一只眼睛破了,他不止是震惊,还有一丝丝的失落。但是,他毕竟不是只有几年道行的小鬼,知道如何与这些厉鬼周旋。

“老太婆,我们把她们引出野**,快点”常天庆对着黄三太奶叫道,这黄三太奶刚刚也是一惊,见自己差点着了这厉鬼的道儿,也不敢大意,紧张应敌。

“臭黑蛇,奶奶我不用你来指点,你照顾好你自己吧。”这两个老仙儿,都到了这紧要关头还不忘互相调侃,打闹,不过好在两个人很是默契的冲出了茶室一起应敌。

黄三太奶冲出茶室的一瞬间,丢出了自己的那个心爱的烟斗,那烟斗就像有生命一样,直接就冲着那个一只眼睛是紫色的厉鬼袭了过去。但那厉鬼并没有躲闪,而是慢慢伸出了手。

那手,形如枯槁,一根根血管就像一条条黑色的蚯蚓,暗藏在已经发青发紫的皮肤下面,这厉鬼的指甲不知道为什么,很长,而且看起来发黄发黑,十分的恶心。她用手抓住了烟斗。

闫九藏在茶室里面,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并不知道黄三太奶的烟斗有多厉害,但是,他知道那是太奶一直很宝贝的东西。如今,这宝贝的东西被这厉鬼轻易的就抓在了手心里。

闫九试图从这厉鬼的脸上看出她的情绪,但是不仅是她,连带她旁边的厉鬼都表现的一副僵尸脸,别说情绪,你根本都不知道她们下一步要怎样。但是,那烟斗可不仅仅是个烟斗。

这烟斗突然变得如一根烧红的铁柄一样,闫九眼瞅着这烟斗将厉鬼的手点燃,那厉鬼虽然看不出情绪,但是,却能感觉到暴涨的阴气,闫九看到她的红色血衣都飘了起来。包括她的发。

闫九想,看来这个僵尸脸是愤怒了,果然,只见她一下子扔掉了黄三太奶的烟斗,四个厉鬼抬着一个看起来很沉的红棺材,“嗖”的一下便消失在了闫九面前。仿佛抬着的是空气。

闫九急忙从茶室跑了出来,但是,只看到了厉鬼们的背影以及那一抹红色。而刚刚被那厉鬼扔掉的烟斗,此时也消失在了地上,想必是飞回去找主人了吧。

这一切的发生仅仅一瞬间,要不是结界被打破后整个茶室的大门被轰掉,闫九真的以为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此时的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多么的渺小。在这些大咖面前还是安静吧。

闫九发现,身边的蟒家兄弟和胡天罡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这间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这次没有冒失的跟着跑出去,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逞英雄的时候。他不能任性。

而这常天庆和黄三太奶,分别是化作了两股旋风,一个是黑色的旋风,一个是黄色的,他们就在黄三太奶抛出烟斗的一瞬间便离开了,他们离开野**之后找了个地方便停了下来。

果真,没等多久,黄三太奶的烟斗便飞了回来,常天庆对着黄三太奶笑道:“老太婆,我以为你这个烟斗能有多厉害呢,也不过是就坚持了这一下啊。”黄三太奶完全不屑他的挤兑。

她将手伸向空中,那看起来不起眼的烟斗居然远远的飞了过来,稳稳的落到了黄三太奶的手里,黄三太奶将烟斗自头顶轻松的绕了一下。便抱回在了怀里,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

突然,这烟斗的头部,显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吱吱吱的叫了几声,黄三太奶宠溺的笑了笑用手拍了拍烟斗的小脑袋。常天庆看着这一幕,笑道:“老太婆用自己徒子徒孙做武器。”

黄三太奶瞥了他一眼,哼道:“你懂个什么,老家伙,一会儿也让奶奶我看看你这些年的手段,不勤加修炼,我可顾不了你。自求多福吧,别让奶奶我在救你。”

常天庆刚想还嘴,瞬间,他的表情便凝重起来,那四鬼抬棺已经到了眼前,为首的那个红衣厉鬼嘴里依旧嗫嚅着什么。刚刚常天庆在茶室里并没有看清,现在他看清了,是个“死”字。

常天庆哪里还敢怠慢,那厉鬼嘴里依旧大股大股的吐出黑色的墨汁一样的东西,他不知道这厉鬼是不是逢人便杀毫无章法可言。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打再说。

只见他原地一旋转,便化成了一条浑身布满黑色鳞片的黑蛇,这蛇大的有些吓人,只它身上的一个鳞片就几乎有小孩儿的头那么大。黄三太奶躲到了一边,准备逮住时机便行动。

那四个厉鬼和那口红棺材在这条黑蛇的面前变得十分渺小,可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更看不出恐惧。只见,那个两个眼睛颜色不同的厉鬼突然仰天长啸,其他鬼也如此。

声音刺耳,不仅是在场的黄三太奶,连常天庆幻化的黑蛇都停滞了一下没有向前攻击。随即,四个厉鬼放下了棺材,向黑蛇飞了过去,每个鬼的嘴里都喷出大量的黑色墨水。

这黑色的墨水样的东西,喷射到常天庆身上,便冒出了丝丝的烟,这让他幻化的黑蛇痛苦的扭曲,常天庆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和这四个厉鬼周旋。他们在他身上抓一下便会撕掉一块肉。

黑蛇的皮肤看似坚硬,但是在他们眼里,却如那待宰的羔羊一般,不多时,常天庆幻化的黑蛇便遍体鳞伤,浑身已经鲜血淋淋。但是,那些厉鬼仿佛不知道累,依旧进攻着。

常天庆心里想着,不知道那该死的老婆子现在在干什么,这会儿不进攻,还在等什么但是,此时已经不允许他分心了,他继续疲于奔命的对抗着嘴里一直说着“死”

~好搜搜篮色,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