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遗弃
作者:银色指头 更新:2019-09-26

  马库斯在服用莱文的狂化药剂后,虽然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大幅提高自身的战斗力,让他再一次体验到终极武者的感觉,但是使用这种药剂后,除了会透支一个人的体力,也有可能有别的副作用,毕竟到目前为止,莱文对这种药剂也没有做太多的测试,尤其是当一个人大量服用这种药剂后。

  挡在马库斯他们面前的骑士不断出现,马库斯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做任何思考,剑立刻就挥了过去,骑士在他们眼里只是一副副移动的铠甲。从第一个骑士被误杀或者被谋杀后,也就没有人再去考虑后果,在马库斯他们眼中现在只有杀戮或者被杀,从他们拔剑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是为了别人,他们大可以不这样做,但这一次救的人却是莱文,是给他们带来希望的人,每个在莱文生活中的人,都能感觉到莱文的魅力,虽然莱文有时候说一些听不懂的话,但莱文却为许多人做了许多事情,马库斯与莱文之间的数年的感情,绝对不是随便就可以替代的,莱文跟马库斯之间,存在的更多的不是忠诚,而是信任和友情或者是感情。

  “冲出去,都跟上。”马库斯不再犹豫,在尽力地开辟着道路,刚到来的几个骑士,甚至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马库斯迅速地切开了。此时的马库斯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平时的水平,只不过现在挡在马库斯面前的是教廷的骑士团,不会因为几个人的伤亡就让开道路。看到前面有人被马库斯斩杀了,骑士们快速的堵上了缺口,在传送点附近本来就驻有大量的教廷精英,他们被用来防止几大帝国利用教廷传送点互相攻击。几个被迫逛街的教廷的终极力量也赶了过来。

  马库斯身边有两位非常重要的神职人员,为了避免误伤到他们,骑士团的攻击魔法师都不敢使用攻击魔法,很少有魔法师能够真正伤害到一个神圣牧师和一个神圣祭祀的完美组合,但教廷却规定不准任何人伤害到神圣牧师,即使是给他们弄乱了胡子都可能要去宗教审判所谈心,而大部分的的神职人员的脾气是非常不好的,宗教审判所根本就不是魔法师们讲理的地方。外围的魔法师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个暴躁的战士在这两个人周围穿插。

  但聚过来的辅助魔法师却没有闲着,各种疲劳、弱化、减速魔法都被释放了出来,砸在马库斯他们身上,马库斯他们的速度越来越慢,压力也越来也大……

  骑士团的辅助魔法师也给骑士们使用了防御、强化等魔法,骑士们也施展了骑士的防御技能,此时的骑士们就是移动的钢铁长城,马库斯他们真的被围上了。

  因为体力透支,马库斯身后的两个跟班紧接着倒下了,马库斯知道药剂的效果也差不多了,已经很难到达传送点了,马库斯又给他们服用了一份狂化药剂,只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

  嘟~嘟号声传来,军旗也展了开了,教廷骑士团的团旗—光与剑。

  “凯特圣骑士,凯特圣骑士来了!”围在外面的守卫们呼喊了起来。

  早晨,凯特听说有人攻击教廷,马上召集他的亲兵赶了过来,此时才看清被围在中间的人竟然是马库斯,他们在科布伦地区打过交道,上一次凯特跟随玛丽亚去仑顿,老马克款待他们的时候,马库斯还陪着他们,去煤矿参观的时候还有马库斯亲自示范,回来时候还带回来马库斯亲自挑选的的野味和魔兽。

  “都住手!”凯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冲在前面的几名骑士费力的拉住了缰绳,停了下来,然后向两边靠拢,给凯特圣骑士让出了道路。

  在崇拜英雄的世界里,绝对武者的到来,也意味着战斗的结束。凯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这里却安静了下来,也说明凯特圣骑士在教廷的地位,远处本来还有说笑的城市好市民,也被外围的骑士的恐吓的目光吓得不敢动弹,所有的人都停住了。

  “马库斯~怎么是你!”凯特又看了看远处马库斯他们经过之处留下的痕迹,不得不皱了皱眉头。

  “先放下武器。”身边几具尸体被快速拖走,凯特圣骑士也憋了一肚火,毕竟这些尸体都是他的骑士团的成员。

  “凯特,你也来了,那这里就交给你了。”这时从人群中,又钻出了几个教廷的终极武者,他们在后面已经待了一会了,本来他们也想帮忙,但看到安德瑞悠闲的表情后,他们选择后退。另外,他们中有人当时也去过科布伦,对马库斯还有印象,他们选择离开这里,但还有几个绝对敬业的人,出现在凯特的身边。

  出现这么多强者,马库斯本该清醒过来,如果在平时,凯特身边任何一个都能够轻易的让马库斯去见心目中的神,即使实在马库斯服用了狂化药剂后,最多也就是陪这些人中某一位练习一下,毕竟个人的实力和战斗技巧不是能够投机取巧的。更不可能跟这么多人对抗,哪怕其中的任何一个对抗。

  “吼~。”马库斯刚才还在犹豫的表情,现在眼睛就变紫了,甚至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仿佛谁都不认识。马库斯奋力向凯特砍了过去,也让自己了解了神圣骑士跟自己的差别到底有多少。

  马库斯奋力的一击,却无法突破凯特的圣骑士防御技能,只是让凯特的坐骑退了几步,而凯特原来位置上的大理石地板,却被马库斯的武技制造出一个半米深的裂痕,周围的几个骑士却没有这么幸运,好在抢救的及时,才保住了性命。

  “他进步的挺快的!”凯特心里在怀疑,不过动手之间,凯特已经知道马库斯的实力远不如自己,刚打算动手还击,却发现马库斯吐了一口血,接着倒在地上。

  “把他们都抓起来。”看到这种情况,凯特下达了命令。

  这次事件的结果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但还是有细心的市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统计,教廷一共损失了八十九人,其中神殿的守卫损失了二十三名,教廷一般守卫损失了三十二名,还有七名路人,二十五个教廷骑士团的成员。另外还有二十八名伤员,四十三个擅离岗位的守卫。

  莱恩家大量使用狂化药剂才一次被证实,却也留给了许多人疑问,教廷的神圣牧师都到哪里去了。   “不愧是凯特圣骑士啊!”安德瑞第一个跳了出来。

  “安德瑞先生,文森特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在这?”

  “对了,凯特,你来的真是时候,派个人去仑顿,告诉莱恩先生,莱文不用来了,教廷里已经没有神圣牧师了。”安德瑞善意的提醒着凯特。   “出了什么事。”凯特显然摸不着头脑。

  “我本人非常期待你们两家的联姻,不知道我们家的莱文跟你们家的女儿能生出什么来,没准比你还聪明。”安德瑞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这也许是他第一次承认莱恩家同他之间的关系。

  “这都什么跟什么?”凯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大陆的传统使他不能对长辈无理,也只能傻傻地忍了下去。

  费了半天劲,凯特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也明白安德瑞话中挖苦的意思,只是聚过来的终极武者太多了,凯特也不能改变什么,只能派人去仑顿。想到要把女儿嫁给可能是白痴的莱文,怕老婆的凯特两天没敢回家。

  凯特派去送信的人到达仑顿的时候,老马克正要带莱文来教廷,为了护送莱文去教廷,老马克已经借到了蓝耳兔,莱文的魔力也被抽空。   “莱恩先生,凯特圣骑士派我来给你送信。”   “有什么事么?”   “文森特大人,已经不能来给莱文治疗了。”   “出了什么事?”

  “具体我不知道,文森特跟安德瑞大人已经被请进了宗教审判所,马库斯等人因为破坏教廷已经被关了起来。”

  听到这个消息,老马克差一点没被气昏过去,刚把莱文从床上翻了出来,现在不得不把莱文再放回去,虽然莱文还在昏睡,不过这种翻动,从莱文的表情上来看,莱文并不好受。

  “老师,我一直想告诉你,那个坎普秘书长我认识。”算斯终于想了起来。   “认识?”

  “上一次我们要在教廷建设农场,最后就是因为贪婪的秘书长,我们的计划取消了。”

  “已经不重要了,教廷现在没有神圣牧师了,去了也没用,只要莱文活着一天,莱文就是我们家最优秀的子孙。”

  “又是该死的教廷,干脆我们去血洗了教廷吧!”莱恩家的坎比亚侍卫毫不犹豫地说出来老马克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也许他们还没有忘记坎比亚分裂时,教廷带给他们的灾难。而传送点旁边的那两个教会的人员却也在发愣,他从来没有想到有人会说要去攻击教廷,消息被快速地反馈回了教廷。

  在这一天,小黑成了仑顿最受人瞩目的生物,已经几乎完工的教堂被清理了出来,而供奉的却是莱文的宠物小黑,仑顿当地的人自发的把信仰放在小黑身上,长久以来,小黑真的都可以被看成是神了,图腾崇拜竟然替代了信仰。每一个人都期待能从仑顿发生什么,但一切却变得安静下来。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关心莱文的人,他们很快就得到了教廷不给莱文治疗的消息,他们不久又听说了教廷的骚乱。关心莱文的势力纷纷向教皇写信,这些信大部分还是被秘书长扣留了下来,看到手中这么多质问的信件,秘书长的日子也不好过。亚特帝国的首相,坎比亚的敌对双方,最奇妙的竟然是索罗的几个马上就要开战的王子竟然联名提出了抗议,(谁让他们跟康拉德伯爵都有点血缘关系呢!)

  许多教会的商队本打算从仑顿经过,却被仑顿以安全为理由,驱逐了出去,而漫的旅途,没有莱恩家的护卫,这些商队只能便宜了那些盗贼团,一些附近盗贼团体开始只抢教廷的商会,甚至有人联想到可能是莱恩家干的,不过也没有证据,差一点引起亚特跟教廷的纠纷。

  大陆的各大魔法行会,魔法学院,各帝国的学者陆陆续续也开始质问教廷,这件事情差一点成为教廷的新一波信任危机,教廷派出了大量的人力斡旋于各个势力之间,但在他们的交涉中忘记了治愈莱文治疗的时间。    起点中文网